我記得,那段改變社會也改變我的臺灣八〇年代

「那些不行動的,不會感受到他們自己身上的鎖鍊。」回想我八○年代後期的求學生涯,尤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