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逵的〈送報伕〉:日治時期普羅文學代表作,台灣作家進軍日本文壇的開端

即使一生也面臨許多艱辛與挑戰,楊逵仍然用生命及手中的筆桿,努力向世人展現他對於台灣的想像。

「你才糞!你全家都糞!」──關於四〇年代的臺灣文學筆戰

這波筆戰體現了臺灣文學界在日治時期的兩大派系,究竟是浪漫好,還是寫實好呢?

一生圍繞著府城創作的葉石濤:「我肚子裡的文學之蟲沒那麼容易死去」

葉石濤生於台南白金町一個沒落的地主家庭,他一生創作的小說幾乎都是圍繞著台南的故事

為什麼文藝雜誌這麼重要?——文學雜誌與呂赫若

雜誌的興衰,可以說幾乎是直接反映了該時代文學活動的樣貌。

台灣哪有文學?從直木賞說起──訪談《再見原鄉》導演吳米森

導演吳米森討論了三個台裔作家的原鄉,特別是原鄉的複雜性,也藉此解構「台灣之光」的概念

只要相信了,就是真的──讀劉梓潔《真的》

小說從一個相當吸引人的句子開頭:「自遇詐騙以來,看什麼皆假。」

永遠的異鄉人──讀《臺北人》

在如今本土意識抬頭的台灣讀《臺北人》,似乎已是相當政治不正確的一件事了。

是失竊的歷史,亦或失落的記憶——讀《單車失竊記》

《單車失竊記》是吳明益累積至今的集大成之作,他把生命中所追索過的一切,凝聚在這本小說裡,使其綻放出巨大的文學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