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林業的工人薪資已逼近當時的老師,但為何還是缺工?

這些為帝國賣命的林業工人,從事的工作不但重要也危險,那平均薪資應該很高………吧?

縱使顛沛流離,印尼的華人過年時的餐桌仍然一點也不馬虎

雖然印尼華人多半信奉天主教,但過年時家裡還是一點都不馬虎,最重要的便是團圓時吃的炒麵

臺灣疑案事件簿 II:首富、小妾情慾糾葛命案

《臺灣日日新報》記錄了一則小妾與富商的命案,引起當局的特別重視,派員重新開棺驗屍

回顧臺灣數百年的歷史中,有哪些族群曾經被稱作「外人」?

日常生活中「我們」常會用到「我們」、「你們」、「他們」這樣的用語。

美國與中國在臺灣問題上如何打「日本牌」?

季辛吉與周恩會談過三次,在這三次中,季辛吉與周恩來打了三張牌:越南牌、日本牌和蘇聯牌

當女巫師遇上人類學家,他們如何攜手守護祖靈的精神?

在巫文化中,最顯著也最讓人好奇的就是女巫會做很多儀式,這是外人看起來會霧煞煞的地方

傳統的民俗活動應該改善嗎?從「統一拜拜」給我們的啟發

許多人認為民間信仰應該隨著時代進步,逐一淘汰,但對擁護者而言,卻又好像多了分無奈

從花廳吃到酒樓,百年前的臺灣飯局這樣吃!

時光回溯到清末時期,台灣已經出現「酒樓」,當代士紳階級可以在此宴飲或是叫外送服務。

被遺忘的初代直木賞臺灣作家:陳舜臣、邱永漢

除了王震緒外,你聽過另外兩位直木賞得主──邱永漢、陳舜臣的名字嗎?

台灣哪有文學?從直木賞說起──訪談《再見原鄉》導演吳米森

導演吳米森討論了三個台裔作家的原鄉,特別是原鄉的複雜性,也藉此解構「台灣之光」的概念

即使知道邱永漢的名字,臺灣人卻把他作為作家的一面完全忘掉了

大家一直忘記邱永漢其實是第一個得到直木賞的台裔作家,且寫作題材就是「二二八事件」。

與林獻堂一起漫遊 1930 年代的紐約港

早年台灣山線海線各路菁英,來過紐約的比我想像中多,多集中在禁酒令時期與爵士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