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解決手術休克的外科醫生,卻誤打誤撞從染料中找到精神疾病的藥方?

事實上,當代許多突破性療法的出現,通常不是有什麼合理的科學論證作基礎,有時往往是誤打誤撞,甚至是莫名其妙的誕生。

從難登大雅到登堂入室—解剖學如何成為醫學生的必修課

以往內科醫生對解剖學的訓練沒有什麼興趣,因為揮刀解剖對內科行醫診症沒有什麼用。

兩百年來沒有一門科學,比外科更具備無畏無懼的勇氣

在新舊世紀轉換之際,外科醫師會如何描述自身形象?英雄?人道主義者?科學?具實驗精神?無私?民主?近乎於神的存在?

死亡推動的台灣器官捐贈:器官移植簡史(四)

「求你一定要把我救活!」這是淡江大學講師陳希聖在昏迷前的最後一句話。

用器官拼圖的人:器官移植簡史(三)

史達策醫師扭曲著臉,整個手術房都籠罩著痛苦和無力感……

奇蹟的聖誕節:器官移植簡史(二)

「醫生,我哥的手術成功率有多少?」「零,所有做過這個手術的人,都死了。」

從必死無疑開始說起:器官移植簡史(一)

對當年的腎衰竭病人來說,死亡是一種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