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江戶時代的「生物憐憫令」究竟是苛政,還是被曲解的愛護動物法?

放眼整個東亞地區的王朝時代史,都不曾看過有統治者以命令形式,要求平民百姓,以至政權本身去愛惜動物。

鎌倉時代開始流行、武士們只追不殺的血腥射狗運動──犬追物

狗在日本的歷史源遠流長,相比其他的家畜,日本狗兒的考古紀錄最為古老。

在演化過程中,意外走進人類社會的動物──《狗:狗與人之間的社會學》

藉由對人狗關係的討論、定位,除了發現狗之所以為狗,更重要的是進一步確定人之所以為人的可能性。

上至皇帝諸侯,下至平民百姓,漢代人就是愛養狗!

漢代人養狗的用途不盡相同,有好命的狗,也有歹命的狗,甚至還有神奇的狗怪傳說。

不僅是財產,貓狗如何在法律上與人平起平坐?

寵物並不只是物品,而是佔據了一個介於個人與個人財產之間的特殊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