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人如何抵禦南遷的水土不服?蘇東坡:我都吃檳榔消瘴癘之氣!

對「瘴」這個字,現代人應該是很陌生的,但對於古人來說,這是人人聞之色變的疾患

香港人千年史(一):海洋華南社會與香港意識的發軔

國族主義會從前現代的族群史中汲取養分,那麼,香港前現代的族群史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