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碰到公共議題,男人總是要叫女人閉嘴?──古典時代的女性噤聲史

言說是男人的事情?讓我們從將近三千年前荷馬史詩中的《奧德賽》說起。

這部作品控訴的,正是傳統父權思維的愚蠢──馬奎斯《預知死亡紀事》

如何掙脫父權社會的框架?馬奎斯想做的是透過文字持續進行向弱勢奮戰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