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攝影書是小眾興趣的香港,為什麼她要堅持出版攝影書?──專訪獨立出版社brownie publishing

「攝影師不一定需要技巧高超,我反而重視攝影過程中的交流。攝影不只是按快門那一刻,而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神社祭典、女性時尚、城牆內外的風景──八十年前,兩位攝影家用鏡頭記錄下的臺北城記憶

透過鄧南光和李火增這兩位攝影家的作品,你看見了哪些老臺北的秘密故事呢?

眼見為實?一位號稱能拍到靈魂的十九世紀攝影師

這位號稱能夠拍到靈魂的攝影師,到底是何方神聖?

乾旱是造假的!美國1930年代的旱地牛骨照引發的攝影爭議

一具白骨出現在寸草不生的烈日平原上,這張照片嚴正警告我們,這塊土地有淪為沙漠之虞。

有人味的影像寫作──讀《影像的追尋:台灣攝影家寫實風貌》

在這個年代重讀張照堂所寫的這些文章,首先特別令人有感的是其中的「人味」。

愛是什麼?

作為一個男人,愛在我生命中佔據甚麼樣的位置?

當皇太后成為影中人─慈禧攝影集 1903-1904 (四)

朝廷高官並不是被動的攝影對象;相反地,他們在塑造其公眾定位時非常主動。

當皇太后成為影中人─慈禧攝影集1903-1904 (三)

前數位時代,一個中國太后如何在肖像裡掩飾她的老邁。

當皇太后成為影中人─慈禧攝影集1903-1904 (一)

慈禧太后和她的攝影師勛齡──中國攝影史上絕無僅有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