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流轉在人心與自然之間──吳明益《苦雨之地》

長期關懷並書寫人與環境之互動關係的吳明益,最近又交出了此一議題的精彩新作。

維多利亞時代,一部長達百萬字的男子性冒險傳奇──《我的祕密生活》

《我的祕密生活》在6年間就印了11冊超過一百萬字,等於是色情書刊領域的《戰爭與和平》。

最古老的笑話集──《愛笑人》

《愛笑人》是流傳下來最古老的一部作品,且相當完整。

就是「她」的緣故,我們現在稱女性之間的情愛關係為蕾絲邊

莎孚不只留下許多詩作,更賦予了「蕾絲邊」一詞所代表的意義。

一生創辦160種刊物,敢於以詼諧尖銳之筆批判時政的媒體人──宮武外骨與他的臺北城趣事

在宮武外骨整個的生涯中,共計創辦刊行了 160 種的新聞、雜誌和單行本。

「現代社會的真實,都存在於我們視界的彼方」── 社會派推理小說家松本清張

近年來,松本清張的小說被改編成電視劇以後,因深獲視聽大眾的好評,再度掀起閱讀松本清張的熱潮

明清小說也有黑色幽默?從《醒世姻緣傳》一窺人性的貪與惡

《醒世姻緣傳》描繪出商品經濟發達,傳統儒家觀念鬆動的社會下,倫理道德走向崩壞的過程。

文白之爭、文體之辯、文化之別──從「文」學看臺灣

文是文學,也是文化,而從這個字投射出去的重重歷史波動,是華語世界現代性最明顯的表徵之一

臺灣現代裝幀史的燦爛開端:西川滿與他的手工限定書

「西川滿」不僅是一個名字,而是代表一段時代、一股氛圍、一種品味。

【臺灣藝文的 40 年代】專題後記:如果在日治/當代的臺灣,當一個文青……

在呂赫若那個時代裡,或許會被稱為「文青」的一群人,會具有怎麼樣的質性?

「我想觀察歷史是如何殘酷地對人們嘲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的文學之道

「我出生在 1954 年,那剛好是距離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十年。」石黑一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