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各原住民族中, 誰是三百多年前荷蘭人筆下的『文明人』?

隨著荷蘭東印度公司領地範圍擴大,其官員對不同人群的「文明化」程度也有著不同的評價。

「往南國,往太陽燃燒的傷痕記憶之地」──讀《太過野蠻的》

津島佑子用虛構的文字淘回一段遺落在日台航路底下的「記憶」,對日本人與台灣人同樣彌足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