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廣冀:科學做為一種溝通──關於《第三種猩猩》的讀法

如果說科學實為一類溝通,那麼,我們有必要思考,到底這本書想要溝通的對象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