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腳步聲】從日治時期傳唱至今,四首經典的臺語情歌

你知道這幾首經典的「臺式情歌」裡,有哪些濃情蜜意跟故事嗎?

「展」與「被展」──從日治時期到戰後藝壇,美術展覽會與臺灣藝術家們的故事

過往那些展覽會中呈現出來的「美」,究竟帶有什麼樣的歷史脈絡呢?

學生該有學生樣?那些日治時期臺灣學生穿過的制服

學校的制服制度,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在臺灣的呢?

為什麼有基隆市卻沒有基隆縣?原來就差那麼一點點

基隆港真的是傳說中的天然良港嗎?曾經的基隆縣又是在哪裡呢?

神社祭典、女性時尚、城牆內外的風景──八十年前,兩位攝影家用鏡頭記錄下的臺北城記憶

透過鄧南光和李火增這兩位攝影家的作品,你看見了哪些老臺北的秘密故事呢?

臺灣的街道美術館:來自歐洲建築的「立面」藝術,如何成為臺灣在地街屋的特色

街屋,是最能反映商場征戰的風格戰場,也最能形塑城市對外展現城市氣質與面貌。

這裡曾經孕育了臺灣的文化思想,後來卻成為政治噤聲的所在──天馬茶房和他的當家主人

天馬茶房的當家詹天馬,是日治時期大稻埕有名的士紳,更是當時知名的辯士。

楊逵的〈送報伕〉:日治時期普羅文學代表作,台灣作家進軍日本文壇的開端

即使一生也面臨許多艱辛與挑戰,楊逵仍然用生命及手中的筆桿,努力向世人展現他對於台灣的想像。

「期待藝術上的福爾摩沙時代來臨,我想這並不是我的幻夢吧!」——台灣教育會館與台灣近代美術的起步

台灣教育會館,是台灣近代藝術史上在日治時期可以被稱為是第一個美術館的場所。

選擇日本,不如衝撞日本:三位臺灣人用書冊精神抗日的故事

在日本高壓統治下,日治時期的臺灣人以筆為鋤,默默在書頁中,種下了抗日的種子。

臺灣為何沒能成為文化輸出國?

臺灣其實曾經有一個機會,有那麼一個時間點,可以成為文化輸出的寶地,那就是日治時代。

臺灣現代裝幀史的燦爛開端:西川滿與他的手工限定書

「西川滿」不僅是一個名字,而是代表一段時代、一股氛圍、一種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