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船東去】第十三章:再次遠行

菲德烈.德郝特曼(Frederick de Houtman)受到阿姆斯特丹市長的召喚,要他前往市政廳。

【蘭船東去】第九章:危險,但利潤驚人的好生意

上次的荷蘭人失敗的遠征,證明了東方航路是可行的,雖然非常危險,但是非常有利可圖。

【蘭船東去】第八章:一個由商人統治的國家

荷蘭遠征公司的第一艦隊自從 1595 年 4 月 2 日出航以來,已經過了兩年四個月。

【蘭船東去】第七章:荷蘭艦隊踏上歸鄉之路

荷蘭人與蘇丹簽下一紙和平貿易協議,重新允許荷蘭人在遵守萬丹法律的前提下進行貿易

【蘭船東去】第六章:戰火中的白鴿

在蘇丹的宮廷上,葡萄牙商會的人指控荷蘭商人想要偷渡香料種子、到爪哇以外的地方栽種

【蘭船東去】第五章:萬丹見聞錄

1596 年,這是荷蘭史上的第一次:他們繞過了葡萄牙的封鎖、成功地抵達香料集散地萬丹

【蘭船東去】第三章:尼德蘭的愛國者們

荷蘭有史以來第一次派遠洋船隻前往亞洲,消息一出,吸引了許多圍觀的群眾到阿姆斯特丹港

【蘭船東去】第一章:里斯本的囚犯

在監獄裡的每天早上,荷蘭人都要如此復習一遍「里斯本、綠角、好望角、馬達加斯加……」

她的歷史小說讓江戶的下町風情重新躍然紙上 ,重建人與人之間的「絆」

時移事往,東京現代化的過程,高樓大廈蓋起來了,但下町還是維持著一點「老東京」的風味。

雞啼而復明,天淨而滅清:鴨母王朱一貴與台南大商號交織而成的一段長篇史詩

康熙五十二年初冬,農曆十月十二水仙尊王誕辰,這一年少年頭家正式接掌家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