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民主變成民粹──政策買票是如何殺死雅典的民主?

民主政治最大的挑戰有兩個:第一個是專制威權的外敵、另一個是內部貪得無厭的人民。

我記得,那段改變社會也改變我的臺灣八〇年代

「那些不行動的,不會感受到他們自己身上的鎖鍊。」回想我八○年代後期的求學生涯,尤其如此。

民主雖然容易著火,但也比任何制度更能滅火──《民主會怎麼結束》

民主政治正面臨嚴重的中年危機──死不了,但會出現各種鋌而走險或企圖抓住青春尾巴的中二行為!

是誰把權力交給了獨裁者?二十世紀,三個讓民主國家死亡的魔鬼交易

潛在煽動者存在於所有民主國家,偶爾,其中一個或一群會引發民眾共鳴。

攻擊菁英、收編媒體、擁抱群眾——一名政治素人如何摧毀了秘魯的民主

老派的獨裁者經常監禁、放逐、甚至殺害他們的對手,當代專制者則傾向以表面合法性掩飾他們的打壓。

全面徵兵、強制同化、慰安婦召集──韓國現代歷史最苦難的篇章

日本為了有效統治朝鮮,頒布了一連串的政策,可是都遭到當地的強烈反彈……

三一運動一百年:從次等公民到追求自主,殖民壓迫下韓國人的獨立浪潮

所有韓國人都想要兩件事:獨立和民主,在不了解的人心中,這個字宛如黃金般珍貴。

冷戰過後,美國為什麼需要保守主義?──政治思想家杭亭頓與他的觀點(下)

美國不是謊言,是失望。但它之所以是失望,唯一原因是它同時也是個希望。

冷戰過後,美國為什麼需要保守主義?──政治思想家杭亭頓與他的觀點(上)

杭亭頓認為,美國的自由社會需要一個軍事機構,深植於保守的現實主義,來加以保護。

政教分離是伊斯蘭國家邁向民主政府的前提嗎?

你知道嗎,全世界有超過十億的穆斯林,絕大多數都欣然接受民主的基本原則。

沒有接收難民的波蘭,為何有人上街遊行反難民?

這些遊行者的口號是「白色歐洲屬於兄弟國家」、「白色歐洲、白色波蘭」

他教過袁世凱的兒子,曾認為中國毫無希望,最後卻成為中日親善的先驅

日本的民主是經過長期演變而來,想理解它就得從「大正民主運動的理論先驅」的吉野作造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