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民間的殺夫判決,如何牽動日後動搖宋朝國本的新舊黨爭?

宋朝,一位名為「阿云」的驚世媳婦預謀殺害丈夫,卻意外讓王安石與司馬光決裂……

讓數據說話吧!從實證研究破解「法院到底是不是國民黨開的?」

司法,本來應該是一塊超然中立的淨土。然而在臺灣,卻總免不了被民眾用帶著顏色的眼光檢視。

該如何撲滅雅典城裡的革命之火?德爾斐神廟給了他一個答案

雅典的英雄希隆在奧林匹克運動會期間,帶領一群敢死隊攻進地勢最高的雅典衛城。

你的痛苦值多少? 他以實證研究,解開「慰撫金方程式」的演算秘密

當你受傷、痛苦時,若要幫你的「痛苦」標個價,你知道該開多少嗎?

那段不准與學校起衝突的過去,將威權的種子就此埋入每個學生的心底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都一直以為,在解嚴之前的法院是完全不運作的。

活在過去,或者與時俱進?——你以為的婚姻制度並非「千年傳統」

法律是隨著時間與社會發展而變化,並沒有所謂的萬年不易的法律規範。

不僅是財產,貓狗如何在法律上與人平起平坐?

寵物並不只是物品,而是佔據了一個介於個人與個人財產之間的特殊位置。

再見了!萬年國會——臺灣民主歷史的一個轉捩點

究竟發生什麼事,產生了巨獸之萬年國會?又是什麼因素,讓他走入歷史?

再讀《大憲章》:一份八百年前的法律文件,對當代中國法制有何意義?

《大憲章》對現代社會能有這麼大的影響,恐怕是約翰王始料未及的。

是懦夫還是勇者?──英國約翰王與大憲章的八百年傳奇

他是懦弱無能、領地盡失的懦夫,還是敢於對抗外國教皇、保衛英格蘭的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