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後冷戰的世界,誰才是新絲路的秩序主導者?──《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

該怎麼理解後冷戰世界、今日國際態勢的發展?這本書提供了一些觀點。

冷戰過後,美國為什麼需要保守主義?──政治思想家杭亭頓與他的觀點(上)

杭亭頓認為,美國的自由社會需要一個軍事機構,深植於保守的現實主義,來加以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