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主體性與學術社群──讀《知識台灣》(上)

既然本土知識已有所建樹,那又何須本土理論?追求理論是否只是模仿「西方」學術領域的動作?

如何研究作為「現代性」實驗室的臺灣?

臺灣因位處全球貿易、航線上的要衝,故可成為現代性實驗的重要場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