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樁改變美國生醫研究的小狗綁架案

儘管人類很早就開始利用動物作實驗,但實驗動物的相關規定卻很晚才出現。

回顧理論物理發展的黃金年代──讀《愛因斯坦的辦公室給了誰?普林斯頓高研院大師群像》

愛因斯坦教授到底在哪裡辦公做研究?他的辦公室是不是應該像他的大腦一樣完整保留至今?

如何扭曲科學真實,且在市場兜售懷疑──讀《販賣懷疑的人》

為什麼有些科學家會脫離科學群體,扭曲同儕的研究成果?為什麼新聞媒體會樂於傳播「懷疑」?

愛因斯坦:「唯有個人,才能有高尚卓越的創造」

我完全不相信哲學上的「個人自由」,每個人的行為不僅是受到外在驅使,更要符合內在需求。

詩與科學彼此看似相距遙遠其實很近,看似距離很近其實遙遠

詩與科學彼此看似相距遙遠其實很近,看似距離很近其實遙遠。

布魯諾.拉圖的巴斯德(Louis Pasteur)

在法國社會,幾乎無人不知巴斯德這位民族英雄等級的科學家。

公開經費來源的研究,就百分百可信嗎?你所不知道的科學與政治

科學和政治可能分開嗎?媒體只要做到公開經費來源的「利益揭露」便足夠了嗎?

臺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為何提倡研究中醫?

很多人知道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是「杜聰明」,他同時也是高雄醫學院的創辦人。

充滿爭議的真相:測謊儀器如何製造出法庭上的證據

當測謊儀的結論與法庭最終判決不符時,那是否要將其當作證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