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高棉過後,活下來的柬埔寨人怎麼面對這一切──《他們先殺了我父親》

人民、女性或弱者的處境,並不會因國籍而有不同,唯一的差別或許是,活下來的人,怎麼面對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