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球最丟臉」、「撂倒對手是應該的」足球的初代玩法與今日大不同!

1870 年代初,足球在維多利亞時代的社會依舊小眾,只被一小群社會階層的人當作休閒活動。

「藝術與生活最終都將殊途同歸」──英國首位藝術評論家「約翰.羅斯金」

藝術承載著一個時代、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的精神──這就是約翰.羅斯金的信念。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的吸血鬼──《德古拉元年》導讀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我們是不是也能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的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