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正到民國, 一本最終只寫了 12 年青春的臺南少年日記

葉盛吉從自己 15 歲時 1938 年開始寫日記,寫到 1950 年被國民黨逮捕的前一天

檔案館裡的臺灣歷史傳奇:出身金門、征服東亞的貿易航海王

來自金門的陳國樑可能沒想到,未來他和家族成員將在此攜手建立傳奇的跨國企業「泰益號」

從小錯到大的驚人事實!葡萄牙人讚嘆的「福爾摩沙」,其實不是臺灣?

當你仔細分析葡萄牙人到亞洲的文獻後,會得出一個驚人事實!

深耕臺灣近半世紀,日本料理如何抓住臺灣人的胃?

一盞紅燈籠、一首日文歌或一句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歡迎光臨) …日本料理在臺灣如何發展?

回顧臺灣數百年的歷史中,有哪些族群曾經被稱作「外人」?

日常生活中「我們」常會用到「我們」、「你們」、「他們」這樣的用語。

1920年代的知青必學社運歌曲!〈臺灣文化協會會歌〉與〈臺灣自治歌〉

蔣渭水寫了封信給林獻堂,報告各地同志加入的情形,還附上一首〈臺灣文化協會會歌〉

當女巫師遇上人類學家,他們如何攜手守護祖靈的精神?

在巫文化中,最顯著也最讓人好奇的就是女巫會做很多儀式,這是外人看起來會霧煞煞的地方

當老師掉到水裡,歷史系的人可能會這麼做

作為一個歷史學系的學生,遇到老師掉到水裡的情境題,究竟會怎麼處理呢?

那些年,齊聲向慣老闆 SAY NO 的臺灣勞動者們

距今約 90 年前的日本統治時期,當時的整個臺灣島,幾乎都籠罩在勞工抗爭的風潮

傳統的民俗活動應該改善嗎?從「統一拜拜」給我們的啟發

許多人認為民間信仰應該隨著時代進步,逐一淘汰,但對擁護者而言,卻又好像多了分無奈

二二八是爭取來的「和平紀念日」——陳永興臺史博講座側記

關於二二八事件,我們的長輩幾乎不願意談,二二八家屬也受到嚴密監視,社會的氣氛是避之唯恐不及。

越符合體制要求的人對歷史越無知——陳芳明講座側記

陳芳明老師直到去了美國華盛頓大學讀書後,才真正認識了臺灣歷史,也真正瞭解了政治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