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毓荃:是誰定義了我們的精神疾病?

對於許多人而言,精神醫學已不再是關乎他者的事情,而是一個非常切身的問題。

殖民臺灣後,在臺日人之間盛傳一種「熱帶狂亂」或稱「南洋呆」的疾病?

日治時期,台日人之間流行了一種疾病,小從個人生產力、大至國家政策都深受影響。

從打狗到廈門,這位英國醫生如何破解熱帶病媒,甚至培養華人醫生?

19 世紀末的英國醫師萬巴德遠渡重洋,來到打狗任職中國海關,開啟了熱帶醫學研究之旅。

從難登大雅到登堂入室—解剖學如何成為醫學生的必修課

以往內科醫生對解剖學的訓練沒有什麼興趣,因為揮刀解剖對內科行醫診症沒有什麼用。

醫學上那些最重大的進展,都是在戰爭的壓迫之下誕生

自古以來,戰場一直是新的手術技巧、技術發展和應用的舞台

醫學決策的不確定性──如何診斷扁桃腺要切還是不切?

從西元一世紀就開始有人切除扁桃腺了。

顯微鏡下的新世界:細菌是如何被發現的?

起初,細菌在人們的眼中只是奇特的小動物。

果真有屁用:「菊花」的醫學史

菊花殘,滿地殤,你的……關於「菊花」如何被看作一種醫療途徑的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