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絕症,人類有權利以「自己的方式」死去嗎?

1994 年,奧勒岡州以些的微差距通過法案,成為美國第一個讓末期病患能獲得醫師協助自殺的州。

面對重病的兒女,父母親有權利決定放棄治療嗎?──挑戰「死亡權」的美國凱倫昆蘭案(下)

凱倫昆蘭案是法院首次正式審理照料臨終病患的問題,在此之前,醫療還未進步到讓相關爭議有機會浮現。

面對重病的兒女,父母親有權利決定放棄治療嗎?──挑戰「死亡權」的美國凱倫昆蘭案(上)

凱倫・安・昆蘭的父母為了讓醫師停止治療,提出訴訟,這件時代大案成了「死亡權」運動的先聲。

棕色獵犬暴動:一場解剖活體小狗引起的醫學爭議事件

二十世紀初的英國,因為一隻棕色小獵犬殘忍地被活體解剖實驗,引發了社會的暴動。

醫者杜聰明:暗殺袁世凱的醫學生,臺灣史上第一位醫學博士的奮鬥旅程

從小聰慧號學的杜聰明,是臺灣史上第一位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的人,同時,也是熱血青年的代表。

在沒有麻醉和止血的時代,外科醫師動手術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快」!

在那個外科醫師能依靠的工具有限的年代,他們不得不要求自己在手術中儘量求快,以免病人失血過多而死

藥袋上該寫上藥名嗎?——五十年前,一個讓藥學界吵翻天的爭論

1967 年 4 月,一位叛逆的哈佛教授出版了《處方藥手冊》,徹底顛覆了醫學的消費模式。

面對虛弱的早產兒,人類什麼時候開始有能力扭轉他們的命運?

歷史上一直都有早產兒,但一直要到近 200 年左右,人類才有能力扭轉這些小生命鬥士的命運。

為什麼精神病院會被叫做「杜鵑窩」?

「雲裡杜鵑地」這一詞,最早是由希臘劇作家亞里斯多分尼茲所創的字眼,它又和現代醫療史有何關係呢?

龍發堂的緣起、傳奇與爭議:臺灣精神醫療史上一頁難以分類的篇章

到底為什麼這個充滿著神秘色彩、令人畏懼的地方,會成為精神疾病患者收容機構的代名詞?

痛起來要人命的「痛風」曾經推了美國獨立運動一把?

在羅馬時期的名醫蓋倫(Galen)在自己的行醫記錄裡,記載了一個痛風的故事。

在伊莉莎白女王時代的英格蘭,連家庭主婦都得兼職內科醫生!

生病的時候,你會怎麼辦?在伊莉莎白時代,你不一定要立刻尋求專業的醫療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