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界已經發明了 「聰明藥」嗎?

人類何時才開始專注所謂「聰明藥」的研究呢?那就必須說到 1960 年代一個美麗的錯誤。

面對絕症,人類有權利以「自己的方式」死去嗎?

1994 年,奧勒岡州以些的微差距通過法案,成為美國第一個讓末期病患能獲得醫師協助自殺的州。

面對重病的兒女,父母親有權利決定放棄治療嗎?──挑戰「死亡權」的美國凱倫昆蘭案(上)

凱倫・安・昆蘭的父母為了讓醫師停止治療,提出訴訟,這件時代大案成了「死亡權」運動的先聲。

醫科女學生全部扣分?回顧日本現代醫學的發展,女醫師可是有過不少貢獻

將歐洲近代醫學傳入日本的重要人物 Philipp Franz von Siebold,是來自德意志的婦產科醫師世家。

藥袋上該寫上藥名嗎?——五十年前,一個讓藥學界吵翻天的爭論

1967 年 4 月,一位叛逆的哈佛教授出版了《處方藥手冊》,徹底顛覆了醫學的消費模式。

日本小漁村裡的兩張桌子,與一段臺日關係史的謎團

在舊見明醫院住宅遺跡裡,擺放著兩張古早的臺式桌子,究竟是誰從臺灣帶去的呢?

在伊莉莎白女王時代的英格蘭,連家庭主婦都得兼職內科醫生!

生病的時候,你會怎麼辦?在伊莉莎白時代,你不一定要立刻尋求專業的醫療建議

第五十五號:害死音樂大師們的眼科醫生

巴哈和韓德爾這兩位作曲家,可能都死在同一位眼科醫生的手上!?

「波波醫師」與臺灣人對海外習醫的超時代執著

為了擠進醫學院的窄門,一百年前,也有許多臺灣人遠赴海外,換一個學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