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作品控訴的,正是傳統父權思維的愚蠢──馬奎斯《預知死亡紀事》

如何掙脫父權社會的框架?馬奎斯想做的是透過文字持續進行向弱勢奮戰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