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山的希望之歌,一段鄒族政治家的傳奇故事──《拉拉庫斯回憶》

〈杜鵑山〉的創作者高一生一輩子擁有三個名字,象徵著他人生不同所處時期的身分烙印。

「臺灣王」情歸何處?十七世紀一場在高山國上演的國際搶人事件

「臺灣王理加」是十七世紀西拉雅族新港社的頭目、同時也是間接促成 1628 年濱田彌兵衛事件的關鍵人物。

一個經歷霧社事件、二戰、白色恐怖的臺灣家族:下山家

下山家族的特殊歷史背景,讓他們一家經歷了霧社事件、二次世界大戰、白色恐怖……

霧社事件結束後,賽德克族人去哪了?

台灣原住民紀錄片導演比令.亞布所拍攝的紀錄片《霧社.川中島》就是在回溯這段歷史。

臺灣疑案事件簿 IV:隘勇線殺人縱火命案

一場帶走三人性命的大火,究竟是原住民的怒火,抑或是有更大的利益陰謀?

每年七月初三,向祖靈獻上白鰻的傳統祭典—邵族「拜鰻祭」

拜鰻祭是邵族的傳統祭典,以糯米做成白鰻形狀祭祖,祈求來年好漁獲。

當女巫師遇上人類學家,他們如何攜手守護祖靈的精神?

在巫文化中,最顯著也最讓人好奇的就是女巫會做很多儀式,這是外人看起來會霧煞煞的地方

擺盪在過去與現代的《綠搖椅之夢》:菲律賓的尋根之旅

「不懂得珍惜方言的人,比腐爛的魚更臭。」反觀台灣,為了保護傳統文化,我們能做到甚麼程度呢?

「三年一小亂,五年一大亂」是臺灣的歷史宿命嗎?

這句福建巡撫徐宗幹的名言,彷彿成了清領時期臺灣社會亂象的一般印象

在首份登山守則公告以前,人們如何攀登各大山脈?

在各種守則出前以前,人類究竟如何克服重重困難登山的呢?

電網兩端──百年依戀,以及他們的時代之一

日本政府的漸進包圍與推進戰術,迫使台灣山區的原住民部落一一歸順投降,將山地完全納入國家的控制。

比 KANO 還早!第一支橫掃日本的臺灣原住民棒球隊「能高團」

其實,臺灣第一個進軍日本的棒球隊,並不是 1931 年的嘉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