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如何撲滅雅典城裡的革命之火?德爾斐神廟給了他一個答案

雅典的英雄希隆在奧林匹克運動會期間,帶領一群敢死隊攻進地勢最高的雅典衛城。

一位勇敢突破鐵幕的孤軍青年,與他用生命寫下的亡國回憶錄

1947 年,立陶宛森林兄弟高層任命年僅 26 歲的盧克薩為特使,命其立即動身前往西歐

第一百零六號:你夠瞭解電影資料網站 IMDb 嗎?

或許我們常常利用IMDb來查詢電影的評價,但我們到底對它有多少認識呢?

那群受困鐵幕,卻不願低頭的波羅的海孤軍—「森林兄弟」

在波羅的海東部沿岸—這個被西方世界有意遺忘的角落,數以萬計的人民拿起武器悍衛自己國家

雅典社會長期的貧富不均,點燃了神殿內的革命之火

關於雅典的誕生有一個傳說,哪個神誰能夠賜給這城市最好的禮物,便以那個神的名字命名

三百年的怨偶羅曼史:蘇格蘭、英格蘭與法國的繼承者之戰

蘇格蘭的第二次獨立戰爭其實根本就是「繼承者們的戰爭」,彼此的三角關係糾纏不清

變調的東征:十字軍出征的第一站將是另一座基督教城市!

當基督教的十字軍東征,碰上威尼斯的帝國主義計畫時,原本的聖戰便蒙上一層詭譎的氛圍

他的畫筆見證了柏林永恆的一刻:奧德華・格特納

畫了許多柏林街景的奧德華・格特納,被後人視為一位「建築畫家」,而不單單只是一位畫家…

在民族主義淹沒的十九世紀,奧匈帝國皇帝如何守住內憂外患的帝國?

來自奧地利哈布斯堡皇室的法蘭茲.約瑟夫一世,繼承的是一個危機四伏、面臨崩潰的奧地利帝國

一位老好人之死:敦克爾克大撤退後的英國首相張伯倫

許多人在今天仍然對二戰時的英國有一種想像,想像當時的首相張伯倫軟弱無能

歐洲今日的困境不是極左或極右,而是她的老敵人—疑歐思潮 

面對這樣的課題,我們很難不從歐盟的本質,以及成就今日歐盟的「歐洲統合之路」談起

理想與現實間的掙扎:大英帝國下的小不列顛

由於國策無法變通與民意制肘,英國沒能成為「大大不列顛」,還淪為「小不列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