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號:改變中東的一紙條約——〈賽克斯-皮科協定〉

在奧斯曼帝國瓦解以前,阿拉伯世界對於國家的想像和我們今天認知的國家有非常大的不同。

伊斯蘭主義與民族主義的對撞,對中東的影響有多大?

經過二百年來的思潮蘊釀到反覆實驗,中東似乎沒有比從前更美好,卻相反地墮入了這無底深淵

遍佈世界各地的沙威瑪

為了把沙威瑪的身世說清楚,讓我們先回憶一下中學歷史課本裡的中國史……

家國的呼拜,亙古千里── 讀《遠山的回音》

《遠山的回音》是以阿富汗為起點繞遍世界後,再回到阿富汗的故事。

日不落國的日落──讀《沙漠女王戈楚‧貝爾:引領阿拉伯人邁向國族之路》

戈楚‧貝爾的父親是實業鉅子,貝爾家的財富來自曾祖父胼手胝足從底層奮鬥累積而來。

戈楚.貝爾—為阿拉伯國族在世界版圖謀得一席之地的沙漠女王

她現在會同時寫兩份日記。一份沿續之前風格,像本草率的備忘錄。

千瘡百孔的鄉愁──讀《燦爛千陽》

《燦爛千陽》以喀布爾為背景,採用兩個相差十九歲的穆斯林女性作為主角。

穆斯林:曾經雄視歐洲中世紀的王者

兩大文明之間有重大的差異,即對對方的興趣和好奇。

恐怖攻擊之後,我們能看見真實的伊斯蘭嗎?─專訪台大歷史系教授梁元禎

理解暴力不代表同情或贊同暴力,而是讓我們可以阻止其再度發生。

每年的3月21日是伊朗傳統新年,他們是這樣慶祝的

伊朗新年期間,家家戶戶會在家中擺放 7 樣「物品」,而這 7 個「物品」開頭字母均為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