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是男兒郎,逗陣來扮女嬌娥──臺南竹橋牛犁歌陣的DoReMi

你不知道比劉福助更早的臺灣早就有嘻哈,而且還有霸王別姬會唱Rap?

十二年一次的出巡遶境中,哪位神明是關帝爺的先遣部隊?

庄廟也有角頭?關帝爺的先遣部隊是怎麼形成的?建醮跟地方創生能放在一起思考嗎?

臺灣傳統陣頭中的「宋江陣」是在演水滸好漢嗎?

宋江陣是臺灣民間耳熟能詳的陣頭,你知道為什麼臺灣會有宋江陣嗎?他是在扮水滸好漢嗎?

藝陣是敬神娛人的神明coser?

為什麼臺灣會有藝陣?它是敬神娛人的神明coser嗎?

寺廟和神社的拜觀費應不應該課稅?三十年前,一場京都寺院們的罷工抗爭

京都政府曾經要徵收「古都稅」,於是寺廟、神社就關起了門不營業?究竟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高雄有座逍遙園:傳說中的皇家別墅,日本時代的新南向基地

1939 年,日本西本願寺的門主大谷光瑞,興建了逍遙園作為他的別墅。

龍發堂的緣起、傳奇與爭議:臺灣精神醫療史上一頁難以分類的篇章

到底為什麼這個充滿著神秘色彩、令人畏懼的地方,會成為精神疾病患者收容機構的代名詞?

臺灣為何沒能成為文化輸出國?

臺灣其實曾經有一個機會,有那麼一個時間點,可以成為文化輸出的寶地,那就是日治時代。

「祭」承者們的戰爭:一場由神像引發的正統之爭

在民間信仰裡,擁有正統地位與否,將會影響廟宇的發展,甚至與當地聚落本身的發展也息息相關。

魔神仔是鬼嗎?中研院學者畢生鑽研臺灣民間傳說,解開長久以來的誤解

林美容在《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與《台灣鬼仔古》兩本書中,將「魔神仔」與「鬼」做了系統性的分類。

日本石佛在臺灣:日治時期移植臺灣的庶民信仰

完成於庶民之手的石佛,可以撫慰民眾心靈的苦惱與不安,也表達他們內心祈求最忠實的守護。

她走遍世界的佛教石窟與造像碑,尋找隱沒在歷史巨河中的藝術

早三十幾年前,專研藝術史的顏娟英就已揹著背包,前往陝西、河南、新疆、巴基斯坦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