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男性文人觀點,白居易筆下琵琶女的真實生活樣貌為何?

琅琅上口的《琵琶行》,道出長安女伎的一生,亦是唐朝社會寫照。

從石榴裙到七破間裙,武則天如何一步步突破唐代性別玻璃天花板?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的傳奇,在封建社會裡,她是否打破那「看不見的天花板」了呢?

辜顏碧霞——1940 年代臺灣文藝界的一抹雲彩

「成功的男人背後必有位偉大的女人。」1940 年代的辜顏碧霞,正是撐起臺灣文藝界一片天的女人。

織田信長當過婚姻諮商師?在日本戰國時代,只要老公沒出息,妻子就可隨時改嫁!

當時的女性只要符合一定條件,便可以隨時改嫁、再嫁,而且還受到當時戰國大名的法律保障!

才女不寐!用寫作創造自我不朽的清代女性文人們

中國傳統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的文才是重擔、負累,女性作家的手筆如同身體的一部份,不應該暴露。

縱使顛沛流離,印尼的華人過年時的餐桌仍然一點也不馬虎

雖然印尼華人多半信奉天主教,但過年時家裡還是一點都不馬虎,最重要的便是團圓時吃的炒麵

城市哈哈鏡──老上海的新式百貨文化

工業革命後,百貨公司把各種理想生活、異國情調帶到當地,也突顯各種事物的消費性。

他們不僅男扮女裝、還燒香治病:北京城裡幾起離奇的狐仙事件

狐仙是華北地區常見的民間信仰,但發生在京城裡,往往會被官員們詳細詢問與記錄下來。

新女性需要舊道德:民國《婦女雜誌》的厭女論述

德國海德堡大學漢學系教授梅嘉樂曾說,「厭女」幾乎是中國婦女刊物的傳統。

「往南國,往太陽燃燒的傷痕記憶之地」──讀《太過野蠻的》

津島佑子用虛構的文字淘回一段遺落在日台航路底下的「記憶」,對日本人與台灣人同樣彌足珍貴。

樋口一葉與她筆下的吉原花街柳巷

樋口一葉的名字在日本人人皆知,但實際上看過她文章的人並不多,這大概有兩個原因。

【絲路控】絲路上的英國新娘:古城裡的俄國總督

想像一下深藍色的廣大內陸海上,太陽在西方山巒上沉下去,一片火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