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南國,往太陽燃燒的傷痕記憶之地」──讀《太過野蠻的》

津島佑子用虛構的文字淘回一段遺落在日台航路底下的「記憶」,對日本人與台灣人同樣彌足珍貴。

樋口一葉與她筆下的吉原花街柳巷

樋口一葉的名字在日本人人皆知,但實際上看過她文章的人並不多,這大概有兩個原因。

【絲路控】絲路上的英國新娘:古城裡的俄國總督

想像一下深藍色的廣大內陸海上,太陽在西方山巒上沉下去,一片火紅

【絲路控】絲路上的英國新娘:弄丟老公怎麼辦

1898 年的九月,蘇格蘭裔的倫敦女子凱薩琳柏蘭,21 歲,從未出過遠門⋯⋯

【絲路控】絲路上的英國新娘:太平天國的往事

1898 年、秋天的一個週六早晨,一戶中產家庭的廚房裡名叫凱薩琳‧柏蘭正在做早餐。

大奧宮內的眾生百態──讀《大奧日本》

「大奧」是日本江戶幕府時代,將軍的生母、子女、御台所、側室和各級女官的住所。

西方武則天:歐洲歷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拜占庭帝國的聖伊琳娜

歐洲第一位女皇帝,跟武則天可謂不分秋色。她們共通之處都是憑算計奪得權力。

就算脫掉裙子,也要誓死保護國家子民:改寫奧地利歷史命運的傳奇女王

就算要我脫掉裙子,我也不願失去西里西亞。-瑪麗亞.特蕾莎。

女人可以治國嗎?──讓男人焦慮不已的歐洲女王時代

由女人當家的局面,在1559年至 1600年間尤為突出,西歐此時期只有西班牙由男君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