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錯到大的驚人事實!葡萄牙人讚嘆的「福爾摩沙」,其實不是臺灣?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接地氣的臺灣史研究

中研院臺灣史研究所的翁佳音副研究員,強調歷史學應該「史地不分離」:累積在地生活經驗,再去看史料要告訴我們什麼。並將發現的故事,與編輯黃驗一同呈現於《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專書。

走進翁佳音的辦公室,看見牆上掛了一張貼滿地名便利貼的臺灣地圖,每個地名都承載著歷史故事。
攝影│張語辰

 書中提到 17 世紀臺灣有「魍港」,現今還存在嗎?

 當時臺灣缺少可以停泊大型船隻的港口(harbor),像現在的花蓮港等等是後來用工程建出來的。雖然在史料上看到「魍港」這個門戶,但這裡的港不是 harbor 的港,是閩南語「大水管」的「管 (ㄍㄤˋ)」,用來形容急水溪這條河流非常大,魍港就位於這條河流的出海口。

1630 年代荷蘭人 Johannes Vingboons 繪製的臺灣暨澎湖群島地圖。可看到魍港這個重要門戶。
資料來源│《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翁佳音、黃驗提供

魍港曾經是個繁忙的港口,除了漳泉人、臺灣原住民在這裡交易,還有海盜進進出出,也能看到每年冬季從福建來的捕烏魚船。但後來在 1800 年代,魍港因為急水溪的河沙淤積,逐漸退縮成小港,結束了「臺灣第一站」的輝煌年代。

 當歷史資料不齊全時,如何還原歷史樣貌?

 我舉個例子說明,《熱蘭遮城日誌》上記錄臺灣漁民常在烏魚季時捕捉烏魚、製作成烏魚子運往中國,現實生活中,漁民一年 365 天不會只捕烏魚,我看到當時漁民還會捕國王魚(Kingfish),但國王魚是哪種魚,學界對此討論甚少。

有歷史學者說國王魚就是黃魚,但我去請教中研院的魚類專家邵廣昭教授,他覺得早期文獻中出現的魚名,若無插畫、圖片很難斷定種類。荷蘭時代沒有相機,也沒有畫家將國王魚記錄下來,更沒有魚拓,該如何找出國王魚究竟是何種魚類?

我在文獻中找到幾個切入點,從字裡行間推敲,發現國王魚多在烏魚季節後的 12 月到翌年 3、4 月之間被捕獲,地點在臺南附近,體長屬於大魚,國王魚與烏魚是荷蘭時代的兩大重要魚穫。

對照清代文獻會發現臺灣漁民常運送大量土魠魚到中國,是當季重要漁獲,加上臺灣當時的經濟活動變動不大,漁獲量從 1550~1760 大致上沒有變化,綜觀史料可由此推斷荷蘭時代的國王魚,就是土魠魚。

《熱蘭遮城日誌》中提到臺灣漁民捕捉的國王魚 (Kingfish),其實就是土魠魚。
資料來源│臺灣魚類資料庫,魚類生態與演化研究室

 荷蘭時期的荷蘭外科醫生,竟跟理髮師是同一人?

 荷蘭時期沒有所謂的現代醫生來臺進駐,你看荷蘭史料會看到有趣的紀錄,當荷蘭人要進攻原住民時,隊伍有十個步槍兵,五個砲兵,還有理髮師。

不是因為他們打仗還注重儀容,是因為從中世紀以來,理髮師跟開刀的人多是同一人。許多理髮師成為船醫隨著荷蘭東印度公司來臺,也在軍隊充當軍醫。

當時理髮師在執業時,常常是一號客人進來理頭髮,二號客人進行放血手術,三號客人刮鬍,四號客人割瘤,早期理髮院你會看到藍紅白三色旋轉燈,其實分別代表著著靜脈、動脈和繃帶。

荷蘭畫家 Hieronymus Bosch 的畫作:《愚蠢療法》,描繪當時理髮師替病人進行開腦手術,諷刺當時醫學不發達的荒唐行為。
資料來源│《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翁佳音、黃驗提供

這項研究一開始沒有在我計畫中,直到臺大醫學院的學生來問我關於荷蘭時代的醫學狀況。 18 世紀前後,歐洲醫學院是以培育內科醫生為主,手術則交由同一體系的理髮師與外科醫生處理,他們並非正統醫師(physician),等到之後解剖學越來越發達,整個體制才慢慢翻轉。

 葡萄牙人看見的福爾摩沙,不是臺灣?

 幾乎所有歷史教科書都提到, 16 世紀葡萄牙船員遠眺臺灣,讚嘆臺灣為福爾摩沙(Formosa),但當你仔細分析葡萄牙人到亞洲的文獻後,會得出一個驚人事實!

他們記載的福爾摩沙是西北東南向,長度約 100 公里;臺灣則為東北西南向,長度約 400-500 公里,由此可見葡萄牙人認知中的福爾摩沙,地指沖繩而不是臺灣。

1600 年葡萄牙人繪製的海圖,其中「福爾摩沙」應是指沖繩。
資料來源│《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翁佳音、黃驗提供

1584 年西班牙船長航經臺灣時,在航海誌首次稱這個島嶼為 As Ilhas Fermosas(意思為美麗諸島),西班牙人後來畫了一幅海圖,將臺灣稱作 Hermosa(艾爾摩沙)。幾經更迭,最終由 1624 年來臺的荷蘭人確立福爾摩沙(Formosa)一詞,自此成為西方國家對臺灣的定稱。

而當今教科書所教──葡萄牙人讚嘆臺灣為美麗之島的起源,來自後人推論後的想像。

1597 年西班牙人繪製的海圖,將臺灣獨立畫成一個島嶼。
資料來源│《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翁佳音、黃驗提供

 解讀歷史也需要創意?

 地理歷史有很多名詞要背,我不擅長背誦,我喜歡根據事實去推論。

《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書寫的歷史不是新發現,而是根據史料做出接地氣的解釋,你也可以說它是一種創意。

例如,荷蘭時代臺灣中部有位大肚番王 (King of Middag) ,統轄 18 個村社,在我之前學界都將其翻譯成柯達王(Quata Ong),這名字聽起來很有學術高度、異國風味,但我覺得這翻譯不符合臺灣風情。

後來我去比對史料跟地名,發現柯達王的統轄領域大肚南社附近有條 Patientie 溪,英文直譯為忍耐之溪,它溪流寬廣,人們渡河時要忍耐水流衝擊,因此為名。身為中部人的我一看就知道這條 Patientie 溪是大甲溪,而柯達王的名字應該是閩南語 Hoan-á-ong(番仔王)的誤傳,因此將他正名為大肚番王。

大肚番王的統轄圖中的大肚社、大武郡社、水里社等,是當時少數重創外來勢力的原住民族群。
資料來源│《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翁佳音、黃驗提供

當我看到文獻提到一個名詞,就會想知道這是臺灣的哪個地方、在現代人生活中的意義是什麼。如果發生在臺灣的事,卻因學術音譯讓人摸不清發生地點,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所以我才會強調「接地氣」的重要!

 書中為何將 1550-1720 年代定義為臺灣信史起源?

 目前主流觀點認為臺灣信史是從 1624 年荷蘭人來台才開始,事實上,1555 年與 1563 年分別有徽州、漳州海盜進出臺灣的紀錄,倭寇、走私討生活的人,都比荷蘭人早來臺灣湊熱鬧,從 1550 年到 1624 年這段朦朧不明的前荷蘭時代,我將其定義為「倭寇時代」或「東番時代」。

另外,也有許多清代文獻指出,黑潮常帶著日本人、沖繩人或菲律賓人漂流到臺東、花蓮來,史料雖記載他們是莫名其妙漂來,但我認為他們是為走私貿易而來。

臺灣是寶島,真的是寶島嗎?我認為過往不好的一面也該將它呈現出來,臺灣在 16 世紀還是部落社會,只有海盜前來,代表這個地方當時還沒有人想來開發,這是事實不用隱藏。不需要非得把臺灣形容得多有歷史淵源、地大物博。雖然臺灣曾是個原始的地方,但我們將之變成亞洲四小龍,這是一件很厲害的事。

《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本書涵蓋東番、荷西、鄭氏、清朝四個時期,提出新穎的歷史解釋,翻轉一般對臺灣的印象。
圖片來源│遠流出版社

 書中對史料的解釋與教科書不同,為何會有這種現象?

 研究者跟教育者本來就屬不同範疇,教育有教育的目的,學術有學術目的,要是每個學界新發現都要在課堂上教授,教課書沒辦法編撰,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定於一尊。

歷史學不是記憶學科,要對目前的論點提出批判,並透過史料來驗證。

 為什麼認為要跟歷史談戀愛?

 作為一個把史料活化的歷史學家,我強調要聽歷史文獻講話,盡量回到當時的歷史脈絡中,用時人的語言,去思考這段歷史是如何被創造出來,以一種人類學、民俗學的方式,先跟歷史談戀愛、再加入科學的研究方法。

「別預設研究主題去看史料,要尊重歷史在講什麼、跟史料談戀愛」翁佳音說。
攝影│張語辰

想多了解臺灣史,除了多看書,我更建議你跟朋友或情人騎著車、四處遊歷臺灣,把臺灣當成一本書,多吃多看多玩,你的收穫會更多!

 延伸閱讀

 《解碼臺灣史 1550-1720 》
 翁佳音的個人網頁
 鹽水溪歷史之夢─國王魚的故事
 翁佳音。2002。〈被遺忘的臺灣原住民史:Quata(大肚番)王初考〉。收於《異論臺灣史》。臺北:稻鄉。
 「臺灣日記知識庫」新開放《熱蘭遮城日誌》

採訪編輯|生鮮時書(劉俊佑)
美術編輯|張語辰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研之有物 │中央研究院

研之有物 │中央研究院

研之有物,取諧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探索具體研究案例、直擊研究員生活,成為串聯您與中研院的橋梁,通往博大精深的知識世界。
研之有物 │中央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