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地震」國家,臺灣與日本的共同宿命──歷史上的震災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在《震識》還沒開始寫歷史地震題材前,我們發現了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策畫了《「地震帶上的共同體:歷史中的臺日震災」特展》,當然要去參觀啊!參觀當日也有幸由策展人陳怡宏陪同導覽聊天,透過交流也多認識了更多人文角度觀點,由於本文為阿樹的觀展心得,免不了會透露一些展品資訊,不過,說不定讀完文章再去看展,會有更深的體驗!

從臺日地震交集回推的歷史故事

如果你是地科人,可能一到展區入口一看錯誤的板塊邊界線,會想掉頭就走。但請先留步啊!

雖然這張圖有些問題,但我們不是來看地震科學的啊(笑),此時我倒是反思:如果人人在國中畢業後,不會客氣的把板塊運動知識送還給老師,或許不管是文組理組,都能正確理解臺灣附近的板塊環境與地震的關係,自然就不會畫錯邊界了。

特展入口處附近標出的臺日板塊邊界與歷史大地震的位置。(Source:作者提供)

回到正題,臺灣和日本地質環境有一個共通點:同樣處在板塊聚合的邊界上,有著地震災害頻繁的宿命。而在歷史洪流中,又有五十年日治時期的交集,在這交集間也發生了上個世紀傷亡最為慘重的地震,譬如 1923 年的關東大地震、1935 新竹臺中烈震。這些歷史與自然的巧合,或許就是這個展的發想緣起吧?

雖然是歷史面向的特展, 但以板塊運動架構帶入臺日地震的頗為特別。(Source:作者提供)

不過只講臺日交集的地震,故事未免太短,所以展區還是有稍稍拓展時間軸,臺灣的部分就追到了上世紀的清領後期,而日本則是到江戶時代。不是說更早的時期就沒有地震,只像臺灣在清領初期、明鄭時期或是更早的時期,人口較少,紀錄自然也較少且不夠完整。

以前阿樹在演講分享時,總會舉幾個不同國家見過的地震傳說意象,不過我大多是舉「動物靈」的傳說為主,較為接近年輕學子,譬如大家熟知的月月(即哈士奇,來自西伯利亞的傳說)。不過實際上這種神話的傳說,除了動物靈之外,還會有「巨人靈」與「自然靈」[1],有趣的是,在臺灣的原住民傳說中三者都兼具,分別在不同族中。至於我們常聽到「地牛翻身的說法」,其實是「現代」才流行的[2]

那麼以前居住臺灣的漢人說法多是什麼?

特展中有提到「陰陽調合」的說法,似乎頗接近道教融合民俗的觀點,當然常見的還有「上天示警」,甚至會涉及政權轉移等等,大地震的週期也接近數百年,而多數的政局更迭週期也差不多,拿來作為聯想也不令人意外,畢竟當時的人們還不知道地震的成因。

圖像化的各種臺灣原住民的地震傳說。(Source:作者提供)

至於日本,或許有些人較常聽到以「鯰魚」為地震靈的說法,不過就像前面地牛的例子一樣,這傳說也是「進化」而來的,更早的時期早就有人直接拜「地震神」。而鯰魚「大紅特紅」則是自江戶時代的「鯰繪」開始,鯰繪中也有些寫著要以「要石」一種靈石)鎮住作亂的鯰魚,方能平息或減少地震。而由這些資料以及相關祭拜的神社,多少也可以了解過去震災較為嚴重的地方,當然臺灣的宮廟也亦然,許多歷史地震的科學研究,也有來自廟裡的石碑廟誌的資訊。

哈士奇犬這麼可愛,現代人很難想像牠和地震有關了吧?(Source

清領末期時的地震

在展區中的歷史地震開端是 1839 年的嘉義地震,接著是 1845 臺中地震、1848 彰化地震、1862 臺南地震。並非早期完全沒有史料或沒有地震,詳情可看臺灣地區歷史地震文獻資料庫中的資料,或許是受限於展區空間,僅選了數次代表性的地震來展示。而這些地區為當時臺灣主要的行政區,傷亡也較為慘重,歷史與故事的可著墨之處也相對較多,展示品中包括了廟誌的拓印,寫著民眾的重建善款,還有官員們上報朝廷的奏褶,以及政府的告示等等。

由過去的史料可以發現,地震多少會對政治、經濟、民俗等發生影響,而地震造成的影響除了跟它的規模、地點有關,也會因當時的背景而有不同的變化。

譬如「新化十八嬈」的習俗出現,就與 1862 的台南地震有關,有人考究傳說中的說法是,或許是因為地震的搖晃劇烈,八卦蜘蛛穴中的蜘蛛精被「震」出來作亂,造成的的影響則是當地女性在接近元宵節(應該是隔年)附近時行為「怪異」,「怪異」的說法是比較保守,維基百科條目引用研究後的用詞是「放蕩浪漫」,而嬈字的台語念ㄏㄧㄠˊ,熟悉台語的人大概就能了解這意思了!而據傳說也在請示神明後,才有了新化朝天宮和傳承下來的宗教活動。

特展中直接用影片的方式呈現「新化十八嬈」(Source:作者提供)

關於新化十八嬈的民俗背景,疑點重重,筆者、同行的鍾令和博士於車籠埔斷層保存館服務以及策展人陳怡宏研究員在展區中討論此事時,由於各自有看過不同的說法,對於這件事的想法莫衷一是。1862 台南地震的時間發生在農曆五月,到隔年的元宵還有半年的時間,把這兩件事拉在一起也算有點牽強,至於它是不是有背後目的譬如教化女性、以此為蓋新廟的契機,或許也很難考究了。不過也可以藉此看出當時社會民俗對女性地位的觀點,像是男尊女卑、對於情感態度的諸多限制等等。

奏報台郡震災勘捐卹由(故宮館藏,特展中拍攝)。(Source:作者提供)

安政年間的地震

比起清領時期的臺灣地震,日本安政年間的大地震在特展中的史料,明顯多出許多,一部分是這三次地震真的都很大、影響也深遠(包括美國的黑船來敲門等事間,認為不吉利而在 1854 年改了年號「安政」,不然其實原來是「嘉永」年間的地震,但沒想到改完後 1855 又大地震),一部分是當時的日本史料對於天災的紀事已經頗有經驗,過去長期的與災共生,雖然不明白地震成因,但對於災情的記載仍十分豐富。

科學面來談,1854 年的安政地震算是一個接連兩個大地震的地震序列,包括較北邊的「東海地震」和稍微南邊一點的「南海地震」(日本的東海、東南海和南海指的是日本本州中部到四國的南側海域,見下圖)。1854 年的 12 月 23 日和 24 日相鄰的 2 天、不到 36 小時接連發生了兩次規模約 8.4 的地震,也造成了嚴重的災害,除了震災,還有伴隨的海嘯以及因地震造成的火災。

簡單再提一點,從東海(Tokai)、東南海(Tonankai)、南海(Nankai)連起來,為一個連續的隱沒帶,這些地區時有規模 8 以上的大地震,前兩次大地震的間隔約 100 年左右,1854 發生地震後就是 1944 年,因此是十分重要且需持續關注的孕震區。

至於 1855 的地震,又稱「安政江戶地震」,是屬於「直下型地震」,規模推估大約 7 左右,震度則有達 6 級(日本的分級),雖然規模沒有前一年的地震來得大,但由於當時行政中心已有京都改為東京(即江戶),影響仍大。而這種地震其實也是地震預警難以提前警告的!(不過像 P 波 3 秒這類的技術就能派上用場)

東海(Tokai)、東南海(Tonankai)、南海(Nankai)位置示意(Source:Wikipedia)

從人文的角度來看,這時期的地震產生了特別的藝術創作,那就是「瓦板」和「鯰繪」。很少在他國看到以地震為主題且當代十分流行的文創作品,後世的人來看這些作品,也可以更了解當代民間對於地震的想法。

首先,瓦板看起來比較像是「新聞」的感覺,只是並非固定發行,但這樣幫大家整理資料卻有助於掌握災情,讓不在當地的人們也能身歷其境。而由於當時的印刷術較為普遍,瓦板和鯰繪便能大量製作並廣為流行,而且還有精美的多色套印,不失為一種藝術創作。

瓦板印刷,圖中為 1855 年安政江戶年間的震災情況,可見火勢驚人。(Source:作者提供)

至於鯰繪作品,除了傳遞鯰魚與地震關聯的傳說,也間接傳遞出人們對地震的看法,包括大家因為不喜歡地震而在鯰繪上可見以要石壓制巨大鯰魚、或是人們追打鯰魚的概念。仔細看作品細節,還能看到更多東西,譬如各行各業不同階層的人們都不喜歡這些大鯰魚;在某些著名作品中,也會看到不止一隻大鯰魚,不同隻鯰魚分別代表不同次地震的「成因」,這點阿樹自己也覺得頗為巧合,因為的確這些相隔甚遠的地震,的的確確就是「不同斷層、成因也不盡相同」啊!

左上那隻鯰魚頭上寫著「信州」,下方則寫著「江戶」,代表造成兩次不同地震的不同鯰魚,大家正想辦法壓制牠們。(Source:作者提供)

另外,附帶一提,特展中也有和災後重建有關的作品,就是一幅以弁慶[3]作為形象的木工武士,除了正史之外亦有許多傳說記載,傳說中弁慶收集了大量武器,使用「七武器」也是他的特色,故日文稱其具有「七つ道具」,而這幅鯰繪則以鯰魚著武士服背著數種木工道具,代表著重建的力量。而藉由策展人提示並未寫在展示說明的部分),才知道原來「七つ」的日文發音「ななつ」(nanatsu)和鯰魚的日文「なまず」(namazu)有諧音的梗在裡面[4]。也就是說即使深知地震可怕,但災害復興重建的正向力量,也是在這地震頻繁的島國必備的心態。

弁慶形象的鯰繪與背上的「七つ道具」(Source:作者提供)

文化差異下對地震史料保存的差異

或許大家會覺得,怎麼日本保存的東西好多好精美,我們臺灣都沒多少?是我們比要沒有努力嗎?這方面阿樹倒有不同的想法,試想一下,如果是像前述的廟會文化,或是其它口耳相傳之事,其許多事情經過多人的傳播情況下,已不知加了多少油添了多少醋,就像我們已難以揣測新化十八嬈中的諸多疑點。

另一方面,其實臺灣還有一種獨特的記載媒體,那就是「音樂」,像是我們曾介紹過林占梅的「地震歌」,便是一例,然而現在僅能留下古詩文字,譜曲就少了許多。此外,經過考證,其實也發現了許多地震的文獻記載,只是文字的傳播多少受限於知識水平的落差,是故也沒辦法像鯰繪般有兼具渲染、傳播與保存之功效。但古人也應該不懂多媒體傳播的理論,他們只是用最習慣的方式,將記憶流傳下去罷了。

至於歷史中的地震災害有什麼差別?

像前述安政年間帶來大海嘯的東海、南海地震的類型,在臺灣並不常見,史料多多少也反映出過去受到海嘯頻率的差異,在日本顯然是較多的。而地震部分,則可看出不同的建築方式造成不同的災害種類,在日本多半較為嚴重的是火災,由於房屋多為木造,對於剪力的扺抗能力比單純的磚造房較好,然而木造房最怕的就是火災;反觀臺灣早期的漢人建築多以磚造為主,許多從閩南一帶遷來臺灣的人過去少有遇到地震經驗,這些磚造建築抵擋不住規模 6 以上造成的震度,雖未釀火災,但屋毀人亡顯然是更大的威脅。

 

[1]巨人靈也包括像類似人的形體的神靈,而自然靈則是指涉像天、地、水、火這類偏向環境的神靈。

[2]地牛與地震的關聯說法考究請見http://think.folklore.tw/posts/709

[3]武藏坊弁慶,為平安時代的著名僧兵,為源義經(平安至幕府時代的著名人物)重要的家臣武將。

[4]相關的日文說法請見此連結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震識:那些你想知道的震事
Facebook

震識:那些你想知道的震事

本站不但有科普知識,也將會提供充滿人文氣息的「地震故事」,我們期待讓更有溫度的文字、更具情感的筆觸分享關於地震的故事與歷史。讓我們從鑑古知今來防範未然,對於地震更能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震識:那些你想知道的震事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