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旅行法》前的臺美交流往事:華府湖畔的櫻花與日治澎湖、霧峰、新高山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文:《台灣旅行法》前的臺美交流往事:百年前美國眾議院議長曾經到訪過基隆港?

《台灣旅行法》第二個前世記憶,是華府的櫻花。當台灣改唱《君之代》進入日治時期時,華府人在潮汐湖(Tidal Basin)種下日本的吉野櫻。

史上第一位在華府種植櫻花的植物學家叫「大衛.菲爾柴德(David Fairchild)」,當年他常常到雙橡園(Twin Oaks)——如今產權屬於台灣政府之地作客,還娶了前雙橡園主人、也就是電話發明家貝爾的女兒(Marian Bell),他們的婚禮就辦在雙橡園內。1906 年,婚後的菲爾柴德從日本橫濱進口了吉野櫻,試種在華府,結果非常成功,從此華府吹起一股日本櫻熱潮。

櫻花該種在哪?該種多少株呢?早年的華府是一片沼澤地,建有一座人工潮汐湖,用來調節波多馬克河的水量。當時的人可能這麼想:何不在單調枯燥的潮汐湖邊,遍植三千株日本櫻,以收春華、夏蔭、秋葉、冬雪之效呢?

1912 年春,美國第一夫人塔夫托(Helen Taft)和日本駐美大使夫人珍田(Viscountess Iwa Chinda),出席華府櫻花首植典禮,兩人親手種下象徵邦誼的吉野櫻,手植地點現有一紀念牌。在此之前,珍田夫人之子殉職於澎湖馬公,1908 年松島號軍艦行經澎湖進行例行操演時,不幸全艦爆炸,現在馬公蛇頭山有一塊「軍艦松島殉難將兵慰靈碑」,就刻著她的兒子名字。走過喪子之痛,珍田夫人才隨夫婿珍田捨巳(Sutemi Chinda)出使華府。

如今,我們在華府的潮汐湖看到的吉野櫻,已非 1912 年那批原種了,現在這些吉野櫻都是後來植栽的,因為櫻花樹壽命平均只有 4、50 年左右。

每年四月,多嬌的花簇配上拱形的枝枒,岸邊擺好畫架的,盛裝自拍的,扛著腳架的,推嬰兒車的,露天茶會的,慢跑健身的,遊覽巴士的,眾人合力妝點湖岸繽紛,為平日過於嚴肅理性的華府帶來少有的熱鬧感性。

有時風大,花瓣似雨點飄落,拾起如片片細雪,置身其中爛漫英燦,素潔典雅,百年前的這番勝景吸引了 1928 年遠從霧峰而來的台灣遊客——林獻堂父子,當時 48 歲的林桑杵著紳士杖在潮汐湖賞櫻時,直呼「在花下閒行,恍如東京之上野公園」呢!

就在華府櫻花開了第 29 次後,珍珠港事變爆發了。

1941 年日軍以「登上新高山 1208」(ニイタカヤマノボレ一二〇八)為行動代號,在 12 月 8 日突襲夏威夷美軍,代號中的「新高山」指的就是當時還是日本領土的臺灣最高峰——玉山。珍珠港事變當晚,日本政府隨即動員台灣人提燈籠上街,慶祝突襲成功。

美日兩國正式開戰,華府櫻花彷彿人質受到株連,當時被砍倒好幾棵,成為洩憤對象。(待續)

繼續閱讀:《台灣旅行法》前的臺美交流往事:艾森豪總統訪臺與前駐美大使館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洪德青
Follow me

洪德青

西班牙文系、藝術研究所畢業。著有《南向跫音:你一定要認識的越南》,臉書南向跫音DVW。目前經營分機815的美國故事館。
洪德青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