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金子前,雙手抱到的都給你!」日本戰國超豪氣的獎賞方法是真的嗎?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武田信玄公像

一般提到戰國大名武田家,除了他們的「風林火山」,怎會少的了英雄武田信玄的統治及諸政策呢?除了有名的「信玄堤」、「信玄棒道」外,另一個會被人常常提到的就是他坐擁的金山,以及提鍊出來的「甲州金」。

在著名的武田家軍記物《甲陽軍鑑》中提過,信玄在獎賞家臣時,曾許以「一抱金」,也就是讓當事人在稱為「碁子金」(如象棋般大小的金塊)的金子堆前,用雙手一次抱抓的金子作為獎賞。隨著《甲陽軍鑑》的流行,以及江戶時代甲斐國(山梨縣)有自己的貨幣政策,信玄的「黃金傳說」廣為傳頌,最終讓很多人相信當時武田家靠著金山配合風林火山戰略來打出大領國。

甲州金(碁子金)

那麼,從傳說回到現實,究竟是不是這樣呢?

從目前的考古學挖掘成果,以及江戶時代留下的實物來看,甲斐國的產金無容置疑,而且質量非常高,可以配合不同需要鑄造出不同的形狀。而在歷史文獻裡,我們也不難發現甲斐國的產金遠在信玄以前,在他曾祖父的時代便已經看到「金山」的記錄。

然而,問題是,我們在龐大的武田家史料中,卻不曾找到或看到武田信玄與勝賴是如何管理金山,產金多少,與如何利用金子發揮具體的經濟用途的記錄,記錄上我們只能知道武田家曾經以金子作為寄贈給寺院,但實際上利用金子去振興經濟,甚至投入市場來刺激經濟效益一事,實在難以在龐大的史料中得到確認。

另外,關於武田家與著名的金山開鑿集團「金山眾」的支配關係也是不太明確。同樣擁有金山的穴山氏是派遣專責官員去指揮管理自己領內的金山眾及金山,而武田家則相信是按地區分別進行委託經營及直轄管理,但依然是沒有足夠史料去看清全貌。

故此,我們雖然可以肯定武田領內有數個主要的金山礦場,也存在十分熟練、善於運用技術掘金掏金的專業技術集團,但也很難因此斷定武田家依靠金山來實現自己的擴展,又或者金山的收益有很大的作用。一般相信,武田家使用金子是用作軍功獎勵、貢獻給寺廟,以及從外地買入一些特需品,甚至是用在外交送禮上,但這些例子都算是零星個案而已,不足以看到全面的財務狀況。

金山在武田氏滅亡前後出現產量減少,原來開鑿金山的金山眾也轉為從事一般的土木工程和去外地從事開礦工作來維生。但產金的減少在經濟上財務上對武田家是否有很大的打擊,在歷史學上也難以斷定,畢竟當時的主要經濟收益還是田稅、不動產稅、物流業及特產品,並不是倚靠金山。我們從武田家的法制《甲州法度次第》可以清楚看到武田家為有效收取田稅等土地相關的課稅,作了十分多的詳細規定,而關於金山的卻幾乎沒有。

另一方面,說到武田家真正成功又有實質成果的經濟措施,其實是統一了領地內的度量衡標準,其中最大的成果是制定了秤重專用工具「甲州枡」,統一的秤重標準有利於買賣及價格換算。這個標準也一直沿用到江戶時代,成為參考武田家遺制的江戶幕府制定同類標準的雛形。

甲州枡的各種容器

最後順帶一提,信玄堤的建設的確是在信玄時代完成了第一期工程,但問題在於,它卻不一定開始於信玄之手。歷史上,一方面沒有史料證實信玄下令修建(但有途中下令領民去建設修築的命令),二來在信玄以前似乎已開始了小規模的整改河道(釜無川)的民間活動,因此目前一般相信,信玄僅是最終利用公權力加強了修建的力度及規模。武田時代完成了上游段的整段整改,下游段則在豐臣、江戶時代才完成,只是後人冠名為「信玄堤」,才會讓人以為是信玄開始並完成的。

釜無川畔的復元「信玄堤」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胡 煒權

胡 煒權

香港長大,曾遊走各大網路論壇討論戰國史,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研究日本戰國史,剛出了《明智光秀與本能寺之變》,接著要寫《戰國織豐時代史》,日夜與筆電共寢眠,但仍不忘健身、旅遊。
胡 煒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