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騎士精神的「條頓騎士團」,為波蘭帶來了什麼文化遺產?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今日想要度假的波蘭人,若熱愛山林,可以選擇到南部的札科帕內(Zakopane);若喜好大海,則可以前往北部的波羅的海(Baltic Sea)。無論是搭乘鐵路或公車,要到這些度假勝地都很方便,但是在近八百年前,如果波蘭人想要享受海風和陽光可就沒這麼容易了,他們將會遭到一群武藝高強的士兵阻擋。

這群佔地為王的士兵,即是鼎鼎大名的「條頓騎士」(Teutonic Knights),也就是在《世紀帝國 2》中擁有厚重裝甲的步兵。不過依照史實,條頓騎士團的軍隊成員裡身披重甲者通常是騎士,步兵則是輕裝。

1198 年,條頓騎士團在在中東的阿克(Acre)成立,團名意為「條頓人(日耳曼人)組成的騎士團」,但其成員也包括了歐洲各地的戰士。另外,某些想聲名遠播的大貴族,也會一同加入,例如捷克王「盧森堡的揚」(Jan Luksemburski),曾領軍討伐立陶宛人;尚為王儲的英王亨利四世,也曾參與騎士團和波蘭、立陶宛的戰爭。

1960 年,波蘭的電影《十字軍騎士》(Krzyżacy)之劇照, 故事的背景是十四世紀晚期。事實上,當時的條頓騎士,並非人人都有裝備精良的板甲可穿。(Source:YouTube

中世紀的「騎士團」,其成立宗旨並非是為了扶貧濟弱、鏟奸除惡,不如小說描寫的那般高尚。結合了嚴格的軍事訓練和宗教教條,他們的敵人則是異教徒(正確來講,異教徒包括了不服從教宗的基督徒,例如東正教徒、清潔教徒)。

條頓騎士團主要的進攻方向是東歐。

1211 年,他們先應匈牙利國王安追二世(Andrzej II)的邀請,前往外西凡尼亞(Transylvania)定居,協助抵禦來自黑海草原的波洛夫齊人(Połowcy)。隨著其羽翼漸豐,騎士團試圖聯合日耳曼移民獨立建國,結果在 1224 年被憤怒的國王驅逐。

不過,在那個烽火連天的年代,戰鬥力高強的條頓騎士們,自然不擔心沒有雇主。隔年,波蘭的康拉德公爵(Konrad I Mazowiecki),就請他們移師到馬佐夫舍(Mazowsze),對付盤據在維斯瓦河下游的普魯士人(Prusowie,波羅的海民族的一支)。誰也沒想到,此舉讓康拉德公爵,成為了波蘭歷史上的罪人。

赫曼.馮.薩拉札為騎士團的第四任大團長(1209-1239), 他奠定了騎士團在東歐的發展。(Source:WIkipedia

條頓騎士團與同時期歐洲各國的軍隊相比,其優勢在於嚴謹的紀律,讓他們的騎士、步兵、弓兵等各兵種,能夠有良好的協同作戰,再加上西歐的貴族們不斷挹注人力與資金,使得條頓騎士團在 1250 年代的勢力達到高峰,對波蘭人、羅斯人和立陶宛人造成巨大威脅。

另外,騎士團也擅長用「宗教正確」、「政治正確」等理由,周旋於鄰國間,例如和波蘭人結盟對抗俄羅斯人,聯合丹麥、瑞典,擴張在波羅的海東岸的勢力,但他們可不遵守騎士應有的信義,一有機會就佔地築城。

在 14 世紀前,騎士團和波蘭王國並未爆發正面衝突,一方面是騎士團在開拓波羅的海沿岸時,仍需波蘭人的移民支持;一方面是他們打著十字軍的旗號,不能在沒有藉口的情況下攻擊天主教國家。

1308 年,這群狡猾的騎士們終於等到了機會──格但斯克港的居民們,為了防禦布蘭登堡邊侯國的侵略,雇用了條頓騎士。此舉就好像在家中飼養惡犬來抵擋野狼,騎士們入城後屠殺居民,控制了格但斯克港,並征服波莫瑞(Pomorze,意為濱海之地)的其他城市,波蘭人遂失去了重要的貿易路線。

波蘭國王「矮子」瓦迪斯瓦夫 [1],因為王國南部的局勢不穩,直到 1327 年才派軍反擊,但騎士團和捷克王「盧森堡的約翰」,聯手發動雙線進攻,波蘭雖在 1331 年的普沃夫切之戰贏得勝利,但也無力擴大戰果。三年後,波蘭和騎士團議和,暫時放棄收復波莫瑞的失土。此後,雙方雖維持了 70 多年的和平,但邊界上不時會發生小規模的衝突。

當波蘭累積足夠力量並找到可靠盟友後,對騎士團復仇的機會就來臨了。

波蘭王國失去波莫瑞的最大影響,是少掉許多海上貿易的收入,邊境衝突更讓波蘭花上許多人力、物力,在北方修建堡壘。為了與條頓騎士團抗衡,波蘭將眼光轉向了東方和南方的鄰國:致力抗擊韃靼人的加里西亞─沃林王國 [2],以及意圖往巴爾幹半島擴張的匈牙利王國。

波蘭和上述兩國的利益衝突較小,和它們結盟則能互蒙其利。爾後,波蘭藉匈牙利之力,併吞當時發生內亂的加里西亞─沃林,獲得了森林、鹽礦等重要資源,以及自德涅斯特河往黑海的商貿通道,這可說是波蘭在騎士團壓迫下,「窮則變、變則通」的成功外交政策。

條頓騎士團對波蘭帶來少數的正面影響,即為先進的築城技術。

條頓騎士團興起的年代,正好和金帳汗國鼎盛的時期重疊,面對猛捷殘暴的蒙古韃靼騎兵,最有效的防禦手段便是「高築牆、廣積糧」,而騎士團雇用的日耳曼工匠,用石頭、磚塊建築堡壘的技術在歐洲是屬一屬二的純熟。

條頓騎士團的總部──馬爾堡,該城堡為歐洲最大的紅磚城堡。(Source:by Arian Zwegers ,via Flickr

波蘭的木製城郭,在蒙古韃靼的兩次侵略下(1240 年、1259 年)遭到嚴重損毀,王公們開始改建防禦設施。1287年,當第三次侵略來臨時,波蘭的幾個重要城市:桑多梅日(Sandomierz)、克拉庫夫(Kraków)、新松奇(Nowy Sącz),都已擁有石砌堡壘(技術應來自日耳曼移民),蒙古韃靼在圍城戰時遭受嚴重損失,只能撤退回國。

到了 14 世紀時,波蘭王公們進一步增強堡壘,模仿騎士團用紅磚雕砌城堡,紅磚相比石塊大小較固定,抗壓能力、硬度較強,更適合修築高塔與城牆,例如雷格尼察城堡(Zamek w Legnicy)的聖彼得塔,25 公尺的高度傲視東歐的塔樓群,這種風格又被稱為「波蘭哥德式建築」,成為了現今重要的文化遺產。

克拉庫夫古城區入口的甕城,即模仿了騎士團的建築風格。 照片為筆者所攝。

在東歐歷史上,日耳曼人(尤其是條頓騎士團)常以侵略者的角色,讓斯拉夫、波羅的海人等反抗者的民族意識興起,聯合各部落組成國家。臺灣人講到歐洲文明,常習慣將其視為一個整體,但歐洲各地的文明差異與民族分野,早在中世紀就開始出現,東歐諸國一方面自日耳曼移民身上,學習先進的工藝與商業技術;另一方面抵禦他們的侵略,逐漸發展出自己的文明體系。

在這裡並非肯定日耳曼人間接使文明得以在東歐紮根,而是強調中世紀國家的形成、強化,常只是在外敵威脅下不得以而為之的防禦,況且條頓騎士團帶來的破壞,是波蘭人永遠忘不了的歷史傷痕。

因為條頓騎士團侵略的記憶太過深刻,波蘭的許多城堡裏, 都有和他們相關的展示品。照片為筆者在桑多梅日的巴藍努夫城堡 (zamek w Baranowie Sandomierskim)所拍攝。

[1] 原文為 Władysław Łokietek,意指他只有一手肘那麼高,遂譯為「矮子」瓦迪斯瓦夫。

[2] 加里西亞─沃林王國(Królestwo Halicko-Wołynskie),是自基輔羅斯分裂出來的國家,領土為西烏克蘭一帶。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獵鷹之巢

獵鷹之巢

輔大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曾多次到歐洲旅行,包括在波蘭、烏克蘭自助旅行一個月,
也曾在日本學過一年日語。未來希望能成為不受拘束的小說家、歷史學家。
獵鷹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