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看不見的偏見,聽聽「她」的聲音──That’s What She Said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Joanne Lipman, That’s What She Said: What Men Need to Know (and Women Need to Tell Them) about Working Together, New York: William Morrow, 2018.

作者:曾盈穎

性別平等在人權進展上是個重要指標,美國身處先進國家之林,在這方面的表現卻不突出。美國本地對於談論性別議題,男人的反應不一,有些人戒慎恐懼、深怕一不小心誤觸地雷,有些人則覺得自己被貼上加害者的標籤、害怕工作機會被搶走。更有甚者,有些人認為是女人太過敏感。總之,這個話題讓男人很不自在。

與此同時,網路世代的來臨正在加劇性別不平等。本因網路的匿名性與便利性,人們更容易傳播交流不同觀點。不過科技始於人性,網路成了人們尋找同溫層更便利的管道。以美國為例,對於女性的尊重從 1990 到 2000 年代初期持續成長,然後突然在過去十年間急遽下跌。過去幾年間,針對女性的網路霸凌更有上升的趨勢。

在 《聽聽她的聲音》(That’s What She Said)一書中[1],曾任出版公司及雜誌社主編的作者利普蔓(Joanne Lipman),將自身與身旁親友豐富的職場經驗與各項研究報告交叉證明,清晰詳盡地呈現美國性別不平等的現況。

她使用科學數據給予大略的輪廓,並同時讓讀者清楚感受到性別不平等如何在現實生活中開展。從嬰兒時期開始,父母就容易高估兒子的爬行能力,並低估女兒的能力,在 Google 上針對兒子搜尋「我的小孩是否是天才」的比例是針對女兒的 2.5 倍。在學校,當教師批改匿名數學試卷時,女孩的表現較好,但當看得到名字時,教師給予男孩較高的成績。

這樣的偏見也延伸到大學:在男學生眼中,得到 A 的女同學與得到 B 的男同學具有同等的能力。職場的狀況也很相似:當耶魯大學的科學家審閱內容相同但性別不同的履歷時,給予男性申請人較佳的評價與高於女性 4000 美元的薪水。一份研究指出,比起女性上司,人們給予男性上司較高的敬意。這樣的偏見連帶影響了自我評價:男性容易高估自身能力,女性則相反。

透過變性人的經驗,這個落差更顯驚人。Babarra 指出她在解出一道難題時被教授指稱作弊:「他說,一定是男朋友幫我的。」在爭取獎學金時,比她少出版六份論文的男性競爭對手贏得了獎學金。當她變性為 Barres 後,他突然獲得了各種尊重。Barres 的權威不再常被質疑,在對話中,他也不再被忽略。一位不知情的科學家甚至評論道:「Barres 的作品比 Babarra 的好太多了。」Barres 說女人無法在學術界佔有可觀比例的原因,不是因為小孩或家庭,而是身為一個男人,「人們會認真看待我。」

另一方面,變性女性則遭遇相反的待遇。生物學家 Jonathan 是領域中備受尊崇的佼佼者,但當他變性成 Joan 時,便開始有人質疑她的能力。當她對數學概念提出疑問,不知情的同事會認為她不懂數學。Joan 大為驚訝:「男性的能力被預先認可,直到出現反證;而女性則被假定能力不足,除非她能夠證明自己。」

因為這樣的社會框架,女性在工作機會及升遷上都處於弱勢,連向來以「任人唯才」自居的 Google 也難逃這樣的偏見。事實上,心理學家指出,一個人越是強烈相信自己擁有某種特質(例如公正、慷慨、有愛心等等),他/她越不會表現出這個特質。利普蔓直白地說:「你相信你就是這樣,所以沒必要擔心。你不必做出任何改變。(You believe you are, so you see no cause for concern. There’s nothing for you to fix)」。

這個心理盲點正解釋了 Google 的窘況。隨著越來越多公司行號意識到這個看不見的偏見,它們開始修改面試流程與公司政策,補救修正這個窘境,例如盲眼面試(blind audition)、去除偏見的訓練、公司統籌的輔導計畫和多元化專案小組等等。透過這些努力,女性員工比例明顯成長、員工留職率也大幅提升,節省公司幾百萬美元的人事開支。另外,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院 2016 年的報告,如果有更多美國女性投入職場,將會在未來20年間替美國 GDP 貢獻 2.1 兆美元。

利普蔓明白指出,每個人都有偏見,所以「不要說教。告訴別人他們做錯了並非解決辦法」,而是從自身做起:時刻提高自我警覺、避免落入性別偏見的陷阱。她也在附錄提供了重點摘要,整理出女性面對的困境和解決辦法。在本書的尾聲,利普蔓親自探訪了性別平權排名第一的國家:冰島。利普蔓驚訝地發現,冰島人對這個排名嗤之以鼻:「我們離平權還遠著呢。」對於美國男性對談論性別的不自在,冰島前電工工會理事說:「那是來自恐懼及無知」,但這樣的對話「是必要的。它遲早會發生。男人越早踏出這步,越好。」

小至儀容與行為舉止,大至工作環境,利普蔓詳實刻劃了女性為求融入父權社會所付出的努力。她表示,這個存在已久的體系不只讓男性覺得理當如此,甚至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女性本身也絲毫沒有察覺任何不妥之處。因此,在性別平權的議題上,沒有人是局外人,我們需要男性及女性共同合作來翻轉父權體制。

她訪談了各個領域的傑出人士,蒐羅在不同狀況下,對抗性別偏見的解方。除了曉之以理,利普蔓也誘之以利。書中不只有性別平等化替企業帶來效益的案例,更有女性將能為經濟與社會整體帶來多少貢獻的計算。

本書對於女性心理的著墨、如何創造友善女性的工作環境以及連帶的巨大效益,都有詳細的論述。雖然資訊量龐大,但因為利普蔓口語化又富故事性的行文風格,不知不覺間,傾斜的現實世界已然清楚呈現在讀者眼前。


[1] 此處中文書名為作者試譯。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