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到中國:一個朝鮮文人在浙江的歷險與驚魂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說「不要出發」、「不要上船」,如果非要在這趟旅程加上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明天就能回家。

我總覺得有一天,朝鮮人崔溥(1454-1504)在中國的意外之旅能拍成電影,第一幕就該讓他站在船上,反省自己為什麼要出航,差點讓全船人員一體陪葬。

開端:意外中的意外

故事的開頭是如此平凡:認分給朝鮮國打工的官員崔溥,奉命前往濟州島清查戶口。那時許多罪犯、百姓跑到濟州島,一方面是躲避官府追緝,一方面就是想要「逃稅」;沒有戶口,不就等於找不到人納稅嗎?

正當崔溥在濟州島努力工作,某日卻傳來父親去世的消息。

崔溥心急如焚,恨不得趕緊回家奔喪,但他孤絕於海外。(他得從濟州島回到全羅道的羅州)為了盡速返航,崔溥僅僅花了兩天交代公務,不顧朋友的勸阻,在弘治元年(1488)的閏正月初三日,搭上了直達朝鮮半島的私船。

船發不久,悲劇很快地發生了。

先是天漸漸地黑起來,風漸漸地強起來,海波浪也益發激烈,完全就是颱風要來的態勢 。接著在莫非定律的發威之下,這艘本來就有點兩光的船「帆席盡破」,船底開始破損。眾人一邊設法止住進水,一邊拿出鍋碗瓢盆,努力地撈水,以免船隻沉沒。正當大家努力拯救撈水之際,船錨也因為劇烈的海流而斷裂,這艘小船開始隨風漂流。

漂流第二日,崔先生一行人「完全不知道現在的位置」,他回憶當時情況是「昏霧四塞,咫尺不辨」。與此同時,連日的暴風雨卻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海像極其惡劣,「怒濤如山,高若出青天」,這根本就是海嘯嘛!即使我們沒有辦法親歷其境,也能夠想像一艘小船在險惡海象中漂流的恐怖。(他們沒有錨也沒有帆)

更可怕的來了,古人對海的恐懼,自然不單是因為海象千變萬化,重點是有怪物啊!

例如朝鮮人李德炯(1566-1645)的《朝天圖》(現藏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국립중앙박물관),就從朝鮮人的角度,詮釋了他們的海洋認知。

李德泂1566-1645朝天圖
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藏《航海朝天圖》

大海有飛龍翱翔於上,有未可狀名的海怪潛游於下,航海根本就是能避則免的事情。因此,當漂海途中,船上一行看到「鯨魚」時,緊張地要大家安靜下來,畢竟鯨魚這東西可是「大則吞船,小則覆舟」,很是凶猛!當風雨大到快翻船時,船員也只能將各種行李丟到海裡,他們相信海中的龍神接受這些禮物後,能夠快點放他們回家。崔溥自小修習儒學經典,壓根不信此類怪力亂神的說法,儘管極力阻止,卻無法管束船員扔東西的「獻祭」。

(船員表示)嘗聞海有龍神甚貪,請投行李有物,以禳謝之。

倘若船隻意外翻覆,今日我們就看不到崔溥事後寫成的回憶錄、報告書《漂海錄》。

崔溥最終活了下來,即使他在船上面臨過好幾天沒有東西吃,全船逼到喝尿、內鬥、互相指責的景況,他們一船還是度過難關。

他們在寧波附近擱淺,繼續另一個悲慘的故事。

2015-07-03_141747
《漂海錄》書影

擱淺:嘿嘿嘿

不得不先提一下崔先生的好運氣,只花了九天就在沒有帆、錨的情況下,高速免費直達寧波外海旅行,不論是速度跟過程都是超緊湊的行程。如果你以為他即將安全上岸,快樂回家,那就完全錯了。

擱淺不久,遠遠地有兩艘船靠近過來,眾人大喜,簡直如獲重生。崔先生連忙使出絕學:「修書一封」,畢竟「中國語會話」又不是朝鮮讀書人的必修,總不能荒郊野地的找個翻譯吧。

中國船人一看到要「筆談」,似乎並不驚訝,雙方就這麼「聊」起來了。

根據這位自稱「林大」的中國船員表示,他們擱淺處是「大唐國浙江寧波府地方」,而林大一夥最在意的,莫過於崔先生身上有沒有「金銀寶貨」,擺明沒好心眼。果不其然,林大簡單安撫朝鮮眾人後,晚上就趁機打劫!

林大帶著壞壞的笑容說:「我可是觀音佛,你有很多金銀財寶,快快交出來!」(我是觀音佛,洞見你心。你有金銀,便覓看。)

崔先生估計當下比較希望死在海上,沒想到在海上漂已經夠慘了,擱淺當晚就遇到海盜搶劫。

較幸運地是,他們真的是只搶錢的海賊,於是在洗劫一空這艘破船後(東西早就丟海里了,根本沒啥好搶的),把他們一船拉到海中,讓他們「繼續漂」,然後揚長而去。

上岸:你是朝鮮人?

之前在海上漂,感覺是痛苦想死,搶劫後被放去漂,那是生不如死。

為什麼?因為崔溥與其他人的衣服、儲糧「盡為賊奪」,套一句崔先生的話:「餓死之期逼矣」。船上的人幾乎放棄求生,一行人都枯坐在船上,「莫能出聲,坐待死期」。

但天無絕人之路,沒想到這次漂個兩三天,他們又擱淺了。

幸運地是,發現他們的不是兩艘大船,而是一艘小船,只有八九人,估計是當地的漁民。來人寫了一句簡單的問候:「看你異類,來從哪裡?」想必船上諸人有的只穿內衣內褲,加上十幾天沒洗澡,看來有點恐怖吧。

不論如何,他們被老實的漁民發現,真算是天幸了。

浙江台州沿海的這幾位漁民,準備了簡單的水以及糧食,讓他們在船上安頓。隔日(閏正月十七日),崔先生與船上眾人作了一個決定性的選擇,從後來的資料判斷,這拯救了全船的人。崔溥決定帶領船員一起捨舟登陸,當然這有許多考量,最重要的是他們缺乏糧食與水源,而上岸的機會總比在船上枯坐多。

另一個誘因很簡單,他們害怕又遇到海盜。

崔溥與老實漁民作了簡單的交易,船上的東西歸你,你帶我去官府就好。雖然崔先生沒有說的是「船上其實也沒東西了」,但老實漁民還是作足國民外交,領著一行人離開岸邊,前往附近的官府衙門。此時此刻的崔先生想必心慌慌,前途未卜,只想趕快回家,卻沒想到自己可能是第一位有文獻記載,漂流至浙江,順利(活著)上岸的朝鮮人。

官府:一個吃案的概念

崔溥上岸後越走越覺得不對,沿路的村民對他們很不友善,有的甚至拿棍棒追打,搞得崔先生摸不著頭緒,不知發生什麼事。他形容當地百姓對他們的威嚇方式,例如以手劃頸,祝他們好死(道傍觀者,皆揮臂指頸,作斬頭之狀以示),看來這種通俗的 body language 也是自古皆然。

俗話說得好,否極泰來。崔溥決定上岸堪稱極其幸運的決定,不久他就在路上遇到了明朝官員許清,當時許清擔任的是武職「千戶」,崔先生想必都是稱呼他「許千戶」。許千戶向他解釋,近有倭寇犯境,當地鄉民覺得你是賊,所以才會如此厭惡你,因此一行人還是盡速到官府去,查明身分吧。(潛台詞就是:誰知道你是不是倭寇)

當天晚上,崔先生一行借宿城中的寺廟,等待明日繼續趕路。透過僧人了解情況後,崔先生知道事情不妙,原來他們一夥被認定是「倭寇」,許千戶以及其他明朝將領本來是要帶兵去「驅賊」,他們選擇盡速上岸完全是正確的,這既避免被認定是倭寇,同時又主動跟官員聯繫,都算是洗清嫌疑的好說詞。

明朝是嚴格管制外人來中國的,即便你是朝貢冊封體制的成員,也必須按照官方程序辦事。例如幾年內來一次,並攜帶朝廷頒發的勘合(一種驗證文書)。換句話說,如果你沒有遵循這些程序,又私自出現在中國沿海,尤其又是十五、十六世紀的東南沿海,那麼官府很容易聯想到你是「倭寇」。從事後的記載看來,崔溥漂到沿海時,居民可能通報官府,而官府很快地認定崔溥等人是倭寇。

《倭寇圖卷》中的倭寇
《倭寇圖卷》中的倭寇

我們都知道崔溥是朝鮮人,肯定是沒事。不過如果讀者覺得這種擔心是多餘的,那你還不了解官員解決問題的心態:越省事越好。

隔天崔先生急著蒐集資訊,他很幸運地經由當地士人王碧等人(估計是一位生員)了解自己的處境。原來明朝長期以來苦於「北虜南倭」的侵擾,在南方沿海設置「備倭都指揮」、「備倭把總官」,如果他們遇到倭寇,出於軍情緊急,可以「先斬後奏」。他們第二次擱淺時,附近的官員已經先上奏「倭船十四隻,犯境劫人。」早早派兵準備「剿滅倭寇」。官員誇大數字,以為將來請功記獎的藉口,至於這些人是不是倭寇,還是外國漂流難民,Who cares?

崔溥聽到這些噩耗後,當下的反應是「毛髮豎立」,這不擺明要整死他們嗎?明明被海盜搶劫,現在又被說是倭寇,先是被天鬥,後來被人整,其樂也融融阿。

訊問:生死擂台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尤其是性命交關的時候,例如論文答辯的前一天,或者是在明朝你被認為是倭寇的時候。

幸好崔溥已經意識到,一行漂流難民被視為倭寇,因此知道在審訊的那一天該怎麼辦。

審訊當日,由幾位千戶負責訊問,判他生死,估計當下他比考科舉時還緊張。

千戶:「你總共有十四隻船,對不對?」

崔溥:「我只有一隻而已。」

千戶:「我手下看到倭船十四隻,我已經往上報告了。」

千戶用力一拍桌子!你說!你那其他十三隻船放在哪裡?(此處純粹是劇情效果,沒有這條史料)

崔溥知道現在認了就死定了,他說:「我到海岸邊的時候,有幾個漁民的船,頂多就是六艘船,如果你要問這六艘,那我知道。」

沒想到千戶使出大絕,開始無限迴圈:「你就是倭寇!你快說為什麼要打劫這裡?」

幸好崔溥有讀書啊,他說:「我是朝鮮人,跟日本人說話不一樣,衣服穿得也不同,我不是日本人!」

千戶:「倭寇都很厲害,他們可以變換服裝,看起來就跟朝鮮人一樣。」

人要死前還被誤認國籍,真是申訴無門。

崔溥繼續抗議:「我身上有朝鮮官方賜與的冠帶、印信,這些都可以證明我的身分。」(所以在古代,穿著真的很重要)

千戶:「你搞不好就是日本倭寇,搶劫朝鮮人,所以才有這些東西的。」

就這樣,在崔溥努力的抗議之下,他似乎平安度過第一關,尤其是他向明朝官員拋出了重要的「證據」: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請在北京的朝鮮使節來訊問我,就知道我是真是假。話都說到這份上,明朝官員開始相信眼前這群流浪漢,搞不好真的是朝鮮國民,因風漂流至轄區。他們同時也擔心那封向上奏報的公文,聲稱有倭寇侵襲邊境,劫殺百姓。

永遠不要低估官員的智慧。幾位千戶在協商後,相信崔溥等人應該是朝鮮國民,不然也不敢說要請北京的朝鮮使節驗明正身。問題是要怎麼解決倭寇呢?報都報上去了,現在如果又說沒有倭寇,不擺明之前都亂殺人嗎?

再者,如果要遣返他們,那崔先生如果到處亂說怎麼辦?明朝的千戶還是深諳為官之道,把總官劉澤要求崔溥把擱淺後的經歷寫下來,重點是要求他刪除「在沿海遇到海賊,上岸又被村民用棍棒打,而且被誤認為是倭寇」的部分。畢竟,如果證明崔溥遇到海賊,不就代表官員辦事不力,平常沒有維護治安,而上岸被打則是有損國威,有傷邦誼,至於倭寇,根本就沒有啊!

崔先生當然知道這是吃案,於是拒絕修改供詞。千戶說了一句意味深遠的話,原文是:

今皇帝(弘治)新即位,法令嚴肅,若見你前所供詞,帝意必謂「盜賊盛行」,歸罪邊將,非細事也。為你計,當以生返本國為心,不宜好為生事也。

劉把總的意思很簡單,今天我剛換新老闆(弘治皇帝),他跟之前的成化皇帝(1447-1487)不一樣,挺認真治理國家。如果他看到你這份供詞,就會覺得地方上壞人很多,然後我就死定了。我跟你說,為了你好,你也想好好回國吧,最好不要亂來喔。

崔先生不愧也是當官的,一聽就知道這裡是浙江,不是漢陽,還是乖乖配合。

於是,他安分地寫下符合官方標準的供詞,得到把總、千戶的允諾:速速護送一行抵北京,後轉朝鮮漢陽方向前進。至此,崔溥總算苦盡甘來,回家不再是夢想!而他沿著江南大運河的旅程,將成為他畢生難忘的經歷。

明代中葉以後的江南是當時全世界最富庶的都會,崔溥沿著大運河的歸途,是多少朝鮮人永遠無法達成的夢想,而他最終成為歷史上第一位遊歷南方,完成大運河全程的朝鮮人。

*延伸閱讀

  1. 朴元熇,《崔溥漂海錄校注》,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13.12。
  2. 朴元熇,《崔溥漂海錄分析研究》,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14.07。
  3. 葛振家主編,《崔溥漂海錄研究》,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5。
 
【故事 X 紫藤廬】「當中國浪潮襲來,朝鮮怎麼辦?」 
主講人:吳政緯(《從漢城到燕京:朝鮮使者眼中的東亞世界》作者) 
時間:7/19 (三) 7:30- 9:30 PM 
地點:紫藤廬 花廳 (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 
購票這裡去:https://goo.gl/8nne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