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前的寧靜: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

Print Friendly

一百年前的 1914 年七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戰爭導火線發生在當年的 6 月 28 日:奧匈帝國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夫婦在塞拉耶佛雙雙遇刺身亡。刺客為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那一天,也是塞爾維亞的國慶。

事發前不久,斐迪南大公才到剛被奧匈帝國吞併的波士尼亞檢閱軍事演習。由於斐迪南大公被視為是軍國主義者,該演習又以塞爾維亞為假想敵,因而引起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的仇恨。斐迪南大公遇刺後,塞爾維亞拒絕配合奧匈帝國的要求,一個月後的 7 月 28 日,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數週內主要歐洲列強紛紛捲入戰爭。這場戰爭延續到 1918 年,造成約一千萬人喪生,參戰人數估計達到六千五百萬。一百年前,在斐迪南大公夫婦遇刺前的一天,歐洲各地看起來似乎仍是風平浪靜。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同盟國與協約國的分佈,圖為 1915 年時的勢力分佈,同盟國標示為紅色,協約國標示為綠色,中立國標示為黃色(來源:維基百科)。

§ 法國 1914.06.27 §

5 月,由德國作曲家理查.史特勞斯作曲配樂的芭蕾舞劇《喬瑟夫傳奇》(Josephslegende)才在巴黎歌劇院首演,舞畢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然而劇評家卻有不同的看法。這齣舞劇在六月掀起藝文界熱烈的討論。

6 月 27 日,英國著名樂評家 Ernest Newman 在 The Nation 批評這個劇作充滿著「了無新意地條頓式幼稚」(with a typically Teutonic childishness)(譯註:條頓為日耳曼人的一支,後世也以此稱呼德國人),並且批評理查.史特勞斯為「德國最無趣、同時也最自以為是的作曲家」(one of the dullest and at the same time one of the most pretentious composers in Germany)(見附註)。

6 月 27 日晚,巴黎冬季賽車場(Vélodrome d’Hiver)舉行世界拳擊賽,現場擠滿了近二萬名群眾,呼聲震耳欲聾,場上一方是六年連霸世界拳王寶座非裔美籍的 Jack Johnson,挑戰者是美籍的 Frank Moran。

§ 奧匈帝國 1914.06.27 §

維也納報紙報導著奧匈帝國王儲法蘭茲.費廸南(Franz Ferdinand)夫婦波士尼亞的參訪行程。

至於奧匈帝國的皇帝法蘭茲.喬瑟夫(Franz Joseph),他此時正打算前往溫泉小鎮 Bad Ischl。他出遊的陣仗,吸引了許多人到維也納的宮宅前觀看。

§ 英國 1914.06.27 §

英國溫布頓公開賽的場上,德國網球選手奧圖.佛伊茲海(Otto Froitzheim)正要和英格蘭的代表 A. H. Lowe 一較高下。

§ 德國 1914.06.27 §

英國海軍造訪了德國北方的港口基爾(Kiel),兩方人馬以隆隆禮砲相迎致意。英、德海軍高階將領,在基爾市政府共進早餐。

§ 波士尼亞1914.06.27 §

奧匈帝國王儲法蘭茲.費迪南,偕同其妻蘇菲在風景優美地度假盛地伊地札(Llidza)度過美好的一日。他們的隨扈認為:王儲夫婦的安全無虞。一位醫師警告:許多波士尼亞的塞爾維亞人視王儲夫婦的出訪行程為一種挑釁。

對這樣的警告,蘇菲笑著要他放心,她回應:「我親愛的 Sunaric 醫生,您完全多慮了。此行所到之處,每一位塞爾維亞人都對我們投以相當的友誼、禮貌和熱誠,因此我們有相當愉快的行程。」

§ 回顧歷史 §

蘇菲這段話被寫下的時間,是她於 6 月 27 日在塞拉耶佛下榻過夜時。殊不知,隔日這對王儲夫婦就會在塞拉耶佛喪命,隨著他們生命結束的,還有歐洲的和平。

6 月 27 日早晨在基爾市政府共進早餐的德、英海軍將領,也沒有料到:他們很快就要在戰場上兵戎相見,兩方戰艦將互相射擊。奧匈帝國皇帝將會在溫泉小鎮對塞爾維爾宣戰,開啟第一次世界大戰。

6 月 27 日晚,塞爾維亞的剌殺者正等待著第二天(28 日)王儲夫婦的公開行程,準備伺機而動……

 

參考資料:

Laird Mcleod Easton(2002), The Red Count: The Life and Times of Harry Kessler(p.211)

Joachim Käppner & Ronden Steinke:《Die letzten Stunden》Süddeutsche Zeitung Nr. 3 Januar 2014

原文刊於: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不只是認同表態,也是價值的確立,理性分析的抉擇:透過資訊瞭解世界,我們追尋觀念的理路,試圖描繪知性的座標。
觀念座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