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拉美】攸關生死的球賽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球賽歷史可追溯至西元前1600年,源於奧爾梅克文明,風靡至整個傳至美索亞美利加後,球賽不只是體育項目,還是宗教儀式,也結合天文探索涵義,描摹了蒼穹間的生死之戰、日月之爭與善惡之鬥,超越了娛樂目的,攸關族群生死。

球賽對大部分的文明而言,應是最早的體育項目之一;然而,球賽在美索亞美利加(Mesoamérica)卻超越寓教於樂的功能,不僅是宗教儀式,也結合天文探索涵義,描摹了蒼穹間的生死之戰、日月之爭與善惡之鬥。

墨西哥灣出土的球賽人偶雕刻,收藏於墨西哥國立人類學博物館。(來源:作者提供)

十六世紀初,加勒比海的奇觀令西班牙征服者目不暇給,同樣,美索亞美利加的宗教、習俗、飲食、育樂等,也讓西班牙征服者彷彿走入另一個時空;其中,球賽更是教人嘆為觀止,一顆彈性極佳的圓球就在球員中彈跳,不禁納悶那圓球是什麼材質所製。原來那圓球是由橡膠所製,而在此之前歐洲人從未見識過這類材質。

橡膠原產地為美洲,主要產區為:墨西哥東南部熱帶地區、南美洲奧利諾科河(Orinoco)和亞馬遜河(Amazonas)叢林一帶。一株橡膠木長到五至七年後即可採取膠汁,此後可連續採膠三十年。乳白色的汁液黏稠,凝固後即成黃色軟塊,富彈性。因此,熱帶叢林的部落皆善用橡膠,其中,奧爾梅克人(Olmeca)更研發出橡膠硫化技術,以加強其彈性,而「Olmeca」即為「橡林之子」。橡膠製品琳琅滿目,有橡皮球、膠罐、膠繩、膠鞋、防水布等,亦可做為接著劑,鑲嵌不同材料。此外,膠汁有醫療用途,並用於宗教儀式之中。除了自用之外,奧爾梅克人並外銷生橡膠到美洲其他地區,使橡膠用途擴及墨西哥北部高原乾旱地帶。

橡膠原產地為美洲,一株橡膠木長到五至七年後即可採取膠汁,此後可連續採膠三十年。乳白色的汁液黏稠,凝固後即成黃色軟塊,富彈性。(來源:維基百科)

球賽歷史可追溯至西元前1600年,源於奧爾梅克文明,並由此風靡到整個美索亞美利加,甚至流行到加勒比海地區。美索亞美利加的各個城邦均以神廟為中心,大大小小的祭壇分布於四周,而在這神聖的祭祀空間內,球場是必備的建築。球場為長方形,大小不一,彷彿一條走道,宛如大寫英文字母「Ι」,象徵銀河系,也代表寰宇的縮影。球場兩邊的牆面可築成斜坡或呈垂直,牆上各掛有一個圈環,用以投球計分。並非所有的球場都在牆面鑿刻圈環,亦有比賽時,才立上計分圈環。後期的一些球場甚至講究雕飾,在牆面刻有天體運行的奧秘與神話。

有關美索亞美利加球賽的史料並不多,馬雅聖書《波波烏》(Popol Vuh)係其中一部對蹴球有較完整紀錄的古抄本。各部落所制定的球賽規則不盡相同。有球員一對一比賽,也可以每隊由二人以上組成。賽球方式可以單邊臀部碰球、或以單邊膝蓋踢球、或以單手拍球、或以單邊手肘觸球,甚至可用球棍擊球。由生橡膠所製成的實心圓球,雖因直徑大小不一,但一般可達三、五公斤之重,顯然球賽係一項相當激烈的運動,因而有皮製護臀、護膝、護肘、手套等護具。

馬雅聖書《波波烏》係其中一部對蹴球有較完整紀錄的古抄本,係以馬雅象形文字所寫。圖為西班牙神父席梅內茲於1702年重新謄寫的拉丁文版本。(來源:維基百科)

在比賽前夕,球員會為球具和護具舉行祝禱儀式,祈求比賽勝利。一旦進行比賽,球場儼然蒼穹,身歷其境的球員隨之神格化,在圓球的跳動中模擬宇宙運行,詮釋生死之戰與日夜之爭。美索亞美利加各族群無不擔憂宇宙停止運行,害怕各種異象與天災;因此,藉球賽助一切回歸正常,並伴隨舉行活人祭獻,以取悅神靈,祈求風調雨順、連年豐稔。

那麼,賽後哪一方會遭獻祭?對此,學界筆戰多時。有學者認為,基於榮耀,獲勝一方的隊長必須獻祭給神靈。也有認為,輸球一方的隊員全遭獻祭。另有研究以為,己方球員和戰俘賽球,賽後再將戰俘奉獻予神祇。甚至有專家主張,活人獻祭中的人牲另有他人,並非球員,既不是失利的球員,更不是獲勝的一方。

美索亞美利加族群為球賽披上宗教彩衣,以此開啟了一扇意義深遠的儀式之門,賦予蹴球神秘力量,維持宇宙秩序,保佑部落平安。不可思議,球賽超越娛樂目的,攸關族群生死!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評論網─陳小雀專欄:魔幻拉美
陳小雀

陳小雀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文哲學院拉丁美洲研究博士,現任淡江大學外語學院院長。專研拉美文學與文化。學術工作之餘,不時探訪拉美,足跡遍及拉美各國。
陳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