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六百多年的歷史大戲──讀《鄂圖曼帝國三部曲:奧斯曼的黃粱夢》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許禮博

從小到大我就一直對蒙古三次西征非常好奇,但是不解的是如此大的一個帝國在短時間之內竟然就煙消雲散沒留下什麼東西,歷史老師都說「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天下」,所以蒙古西征跟蒙古帝國很快就消逝,對後世沒有影響,這是真的嗎?還是國內資料太過貧乏?甚至是歷史老師缺乏專業導致的刻意漠視?

於是漸漸地,我對蒙古三次西征的興趣轉而延伸到了後蒙古時期四大汗國上(順便抱怨一下國內的教科書視野都非常狹隘,只教歐洲的那一套(還教不完全),對廣大中西亞到東歐這一大片土地的發生的故事隻字未提)

最近坊間出了一套前所未見的鄂圖曼[1]帝國三部曲,中文書名為《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奧斯曼的黃粱夢》,從鄂圖曼帝國的先祖—還在中亞鹹海到裏海之間的草原游牧、名為卡耶的突厥部落,因為遭受到蒙古西征的壓力,狼狽逃到安納托利亞-現今的土耳其共和國,接受塞爾柱魯姆蘇丹國[2]的庇護,受封現今叫作瑟于特、位於安納托利亞西北角一小塊地方開始談起。

卡耶部隸屬於中央的烏古斯葉護聯盟(Oguz Yabgu State),再往上還能追溯到西突

奧斯曼帝國六百多年的帝業國祚,相當於中國的明朝加清朝的時間,甚至還超過。國境跨歐亞非三洲,全盛時期消滅匈牙利、二度包圍維也納,軍鋒逼得波蘭割地賠款、領土包含烏克蘭草原且獨佔黑海使用權。當進入了十八、十九世紀,帝國對外戰場上開始失利,在十八世紀下半時永遠失去了奧斯曼帝國忠實盟友克里米亞汗國,連黑海的獨佔權也喪失,接踵而來的屈辱與割地賠款,蘇丹無力控制各地的強豪掌控稅賦,甚至埃及總督也獨立了。

截至1683年鄂圖曼帝國最大版圖,為了版面埃及跟阿拉伯半島之南方不納入。

為了帝國的存亡,奧斯曼帝國十九世紀初開始進行改革,改革不但不見成效,還徒然養肥了國內貌合神離的基督教臣民,帝國主體的穆斯林臣民無法從改革獲益,前者還與歐洲列強暗通款曲尋釁鬧事,想盡辦法要脫離鄂圖曼帝國尋求獨立,風風雨雨中進了二十世紀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運氣不好選錯邊,終於迎來帝國的落日。

六百多年的歷史用以上簡短敘述無法讓人滿意,但目前市面上也沒有其他介紹奧斯曼帝國的專書了(《1683 維也納攻防戰》這本相當不錯,內容相當完整也有很多補充敘述,可惜只涵蓋十六到十八世紀,且僅針對土耳其與奧地利的過節),去年跟老婆去土耳其玩回來後逛誠品看到這一套書,正好滿足我對土耳其(突厥)民族歷史了解的渴望,只是家裡還有好多沒看的書,花了半年消化完畢才去把這一套三部曲搬回家好好拜讀。

話說蒙古在分裂為四大汗國後,統治階層不管是信騰格里[3]也好,信十字架的聶斯托里教派[4]也好,最後通通都改信了伊斯蘭教,民族特性也很快的從游牧的蒙古,漸漸被同化為大致上定居於城市的突厥。

在安納托利亞的東邊,伊兒汗國與金帳汗國之間,因為信仰及領土問題在高加索山纏鬥,各自國內又因為汗位繼承問題,使得每次可汗與新任可汗交接之際,總是發生殘酷內鬥(蒙古突厥系游牧民族的通病?)這也再再削弱各汗國的統治基礎。

安納托利亞的西邊,東羅馬朝廷所剩不多的領土上,塞爾維亞、保加利亞等小公國冒出來據地為王,使得東羅馬國力持續被削弱;在北邊隔著黑海,俄羅斯諸公國臣服金帳汗國的統治下,就是所謂的「韃靼人枷鎖」時期,莫斯科公國一面巴結金帳汗,一面虎假虎威地暗中對其他公國進行統戰事業;在南邊,擊敗蒙古第三次西征的埃及馬木留克王朝跟金帳汗國結盟,隔著幼發拉底河與伊兒汗國對峙,並且不時在敘利亞交戰。

在伊兒汗國的壓力下,統治安納托利亞的塞爾柱魯姆蘇丹國失去統治能力,分裂成好幾個突厥小公國,我們的主角鄂圖曼就是其中一個,位置很幸運地在遠離遠離伊兒汗國的安那托利亞西北邊,所以在山中無老虎猴子當大王的情形下,鄂圖曼公國第一代貝伊[5](還不是帝國也不叫蘇丹)奧斯曼就開始了他的帝國大夢,以上就是立國之初的以安納托利亞為中心的國內外情勢。

克里米亞韃靼輕騎兵(中央靠右彎弓射箭者)大戰哥薩克騎兵(畫面中間靠左持長矛者),作為帝國的盟友韃靼騎兵西邊打到維也納東邊打到波斯大不里士,克里米亞國力最強時靠自己就能打到火燒莫斯科,是東歐的重要軍事力量。

奧斯曼帝國第一部曲看到這裡,一方面對即將全面展開、魄力萬鈞歷史場面充滿了想像跟期待,另一方面卻對珠玉上的瑕疵開始無法繼續視而不見,接下來就是想指出我看完第一部之後好幾個明顯的問題。                                           

第一部 29 頁的第二段,拜占庭皇帝打算將一位公主嫁給奧斯曼冊封的君主伊兒汗國合贊汗,但 1301 年那個時代,伊兒汗國可是西亞一等強國啊!也還是安納托利亞個突厥小公國名義上的宗主國,應該是合贊汗冊封奧斯曼貝伊比較合理吧。

第一部 43 頁,奧爾汗一世在維澤城將教堂改建為清真寺,譯註該教堂為聖索菲亞大教堂,但聖索菲亞大教堂是在伊斯坦堡而非維澤城;第 195 頁最後一行,不列顛皇帝查理士五世就其前後文義應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士五世,309 頁最後一行提到的多爾瑪巴赫切宮不是到了十九世紀中葉阿布杜梅西德蘇丹才興建的嗎?還是說只是同名的宮殿?

而名詞不統一也是此書的一大問題,薩法維波斯的皇帝書裡都是統一翻譯為沙赫(shah),但是在第一部 220 頁〈在巴格達我是沙皇…〉跟 280 頁〈俄羅斯人會聯合波斯的沙皇〉都翻譯成專屬於俄國的「沙皇」;289 頁最後一段的德魯茲酋長法赫魯丁‧拉齊跟同段後來的法赫德‧阿爾丁是同一個人嗎?為啥一個逗點以後變成另一個翻譯?第一部 165 頁提到的大維齊爾達烏德帕夏跟同業的叨德應該也是同一個人吧?

譯文的部份也有幾處稍嫌不順暢,甚至給人一種翻譯軟體直譯的感覺,挑出幾個地方敘述如下:第一部 36 頁第一段最後 3 行「奧爾汗一世追隨他的父親,持需封鎖君士坦丁堡,直到城裡的人飢餓難耐終於投降為止。」從前面開始看會知道其實奧爾汗封鎖的是布爾薩,但是這裡會讓人以為封鎖的是君士坦丁堡。

第一部84頁第一段:「一個具懲戒意味的軍事行動穿越鄂圖曼附庸國瓦拉吉亞,進入匈牙利的外西凡尼亞省攻擊塞爾維亞,直到他們新進建造的多瑙河堡壘斯梅代雷沃落入穆拉德一世手中,他的下一個目標,重要據點貝爾格勒要塞,禁不住六個月的圍城,在 1440 年淪陷。」首先要說明打下斯梅代雷沃的是穆拉德二世,穆拉德一世在 1389 年打贏科索沃戰役就在戰場上被刺殺。

至於貝爾格勒要塞要到 1521 年才被立法者卡努尼蘇丹蘇萊曼大帝拿下,這一段對照本書後附年表及往前翻到 81 頁知道匈牙利於 1427 年拿下貝爾格勒,年表又告訴你 1440 年鄂圖曼奪取貝爾格勒失敗,那麼,這裡貝爾格勒到底是淪陷給誰?

約1530年成的蘇萊曼畫像(Source: wikipedia)

以上瑕疵在第二部及第三部雖然都已經減少,還是多多少少會看到,慶幸的是帶給讀者的衝擊感已經開始遞減,程度也沒有那麼嚴重,只是第一部出現的這些缺失多少會影響這一套鉅作的公信力,好在坊間還找不到能提供這麼多完整的奧斯曼帝國的資料。如果讀者想要知道,十七世紀克普呂律家族是如何中興帝國、再度拉起一陣驚駭歐洲的擴張旋風,繁體中文的資料應該只能在這裡找到,與此同時,也再次讓人感慨國內中西亞史資料的貧瘠。

整體而言,這套鉅著可以滿足對鄂圖曼帝國故事有興趣的人,缺點是如果基本知識不足的話,可能會被前述的缺失弄得混亂,還有作者敘事的方式並非順著年代描述,有些事件的發生其實是同時重疊的,但在書中作者分前後說明,因此讀者可能會對時間前後順序有錯亂或顛倒的感覺。

另外,小弟很期待本書中會有驚心動魄、電光火石戰爭場面、戰術戰法,甚至是兵種的精闢說明分析,但很可惜這似乎不是本書的重點,這一方面也是在前面提到的《1683 維也納》較為出色。

但是還是得強調,這是第一本全方位仔細撰寫跨越了七個世紀、六百多年的歷史大戲,作者蒐集資料得要會土耳其文、阿拉伯文、波斯文甚至匈牙利文,還要前後比對校正,準備的工夫必定是超乎想像的,甚至翻譯者也得有足夠的專業去掌握一般人都很陌生、不會去接觸的伊斯蘭世界各種專門名詞,本書的最前面,翻譯者及編輯都有說明這一套鉅作涵蓋的範圍太廣泛,以至於難免會有疏漏不足,也很體貼的幫讀者準備各種鄂圖曼帝國各種政教職稱說明,對於這些我覺得應該是要給予鼓勵而非苛責,也希望能激起國人對後蒙古時期的中西亞蒙古突厥歷史的興趣,也更多了解隱藏在伊斯蘭下、還有蘇聯時代與外界斷絕聯繫的中西亞國家。

[1] 鄂圖曼或奧斯曼其實都是同一個字,只是當初由英文翻譯過來發音從 OSMAN 變成 OTTOMAN,慣例上作為國名是翻譯鄂圖曼,作為人名寫成奧斯曼。

[2] 魯姆係羅馬的突厥發音,因為安納托利亞本來是東羅馬的土地,魯姆蘇丹意既羅馬蘇丹。

[3] 也翻譯為長生天,是從匈奴時代就存在的蒙古突厥民族原始薩滿信仰的上帝。

[4] 天主教早期的教派,在歐洲被斥為異端,因此從敘利亞往東傳教,傳入中國後被稱為景較。

[5] 突厥人對有部落酋長等權勢者之稱呼,意思大致上就是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