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歷史?《想想歷史》與對史學研究的反思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莎拉・瑪札(Sarah Maza)著,陳建元譯,《想想歷史》,臺北:時報出版,2018。

這次要來跟大家介紹一本很有深度的書,由時報出版社出版,書名叫做《想想歷史》,顧名思義,就是討論:什麼是歷史?

或許你喜歡歷史,喜歡中國歷史、日本歷史、歐洲歷史,或是喜歡歷史人物,像是中國的皇帝秦始皇、康熙、雍正、毛澤東,美國的總統華盛頓、羅斯福,或是知名的英國首相邱吉爾。這些都是歷史,但我們再追問下去,歷史是什麼?是來自過去的聲音?還是帝王將相的傳記?

我們先來討論一下,以往所謂的歷史是什麼好了。以往中國有所謂的二十四史,翻開來記錄的都是帝王將相,或是當時的重要人物。所謂的重要,一般指的是在政治上的地位,也有旁及一些知識份子和思想家,但是在二十四史中,我們看不到一般人。不只中國如此,在西方以往的史學傳統中,也是以政治為主,強調國王和貴族的活動,看不到一般人的歷史。

當我們談到歷史時,也常會說歷史的書寫必須客觀,不能加入自己的主觀,敘事必須平衡,而且要建立在事實上。這是十九世紀「蘭克史學」的核心,認為歷史學家必須保持一種超然物外、不偏不倚的客觀態度,不能因為自己的政治和宗教等原因帶有偏見。歷史學家的任務是要搞懂歷史的事實,再用文字將過去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追求真相的過程,不能帶有個人情緒的褒貶,蘭克史學的研究方法,就是史料高於一切。歷史學家必須弄清楚歷史事實的真相,找出原始資料,並且運用科學考證,讓史料本身說話。

利奧波德・馮・蘭克(1795 年-1886 年),西方近代史學的重要奠基者之一,被譽為「近代史學之父」。(Source:Wikimedia

然而,蘭克所研究的材料都是帝王將相,他認為歷史中沒有什麼規律,只是不同偉人間不連續的活動。但是,蘭克所謂的客觀性遭到後來史家的質疑,批評他以政治為主,沒有其他的面向,而且由上到下,沒有一般大眾,只以官方的文獻為主,其他史料,像是口述、視覺或是統計資料,則統統沒有。

從國族史到全球史

蘭克史學雖然強調客觀,但其中一個偏見就在於國族主義。什麼是國族主義?這和歷史之間有什麼關係呢?有國家出現的地方,就會有民族,但兩者不一定是相互關聯的,像以往的蒙古帝國、奧匈帝國,或是羅馬帝國,都包含了很多不同的民族、文化和語言。但在十七世紀中葉以後,「民族國家」逐漸出現,在國家境內強調相同的語言、宗教和文化,這樣的影響力至今還主宰著世界,民族主義的歷史將近代形成的國家看成是相同血緣、文化、語言和宗教的集合體,並且開始追尋在古代的起源。

中國人相信自己的歷史可以回推到五千年前,法國人則從羅馬時代開始找,每個國家都以現代的國家疆域思考古代歷史,而不回到當時的歷史情境思考。近來歷史學家為了矯正國族主義史觀所帶來的偏見,開始有了全球史、中間地帶的研究。全球史觀將整個人類歷史看做一個整體來研究。研究的對象不僅包括歐洲,也包括廣大的亞非拉地區。不是特指某個國家或地區的歷史,而是關注全人類。而且,全球史並不等於國別史或地區史的簡單相加,而是重在揭示不同地區和國家歷史的相互聯繫和影響。

在東亞,我們則習慣將中國文明視為是東亞世界的主宰者,強調她對周邊文化的影響,而忽略周邊文明的重要性。中國與歐洲世界中的周邊文明是哪裡呢?就是夾在中間的草原地帶,由於近代世界民族國家的興起,現代中亞的多民族世界遭到夾殺,而在歷史上缺乏聲音。

然而,中亞世界卻是第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也是讓我們轉換視角的重要場所。當我們跳脫出國族史的狹隘視角,在人類近來 2000 年的歷史上,全球化一直是重要的發展過程,連結東亞和歐洲的思路,其中的絲綢扮演著類似貨幣的角色,可以當成國際貨幣,而在絲路上的每個地區,從地中海、黑海到中國,每個地方都有相關的管理制度,而且每個國家都收取到不少關稅。當我們跳脫出國族史的架構,就可以看到更廣闊的「中間地帶」在人類歷史上扮演的角色。

歷史到底是誰的歷史?

歷史學的發展到了二十世紀,「專門化」的傾向愈來愈高,所謂的「專門化」就是愈來愈由專門的史學工作者從事撰寫歷史的工作。歷史學的研究工作被專業史家所壟斷,另一方面,歷史研究領域的區分愈來愈細緻,一般人愈來愈難以進入這個學科,也就逐漸喪失書寫歷史的條件,歷史變成歷史學家獨占的領域。

有人說:「人人都是歷史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掌握的歷史證據不同,詮釋的方法也不同,並非只有專業史家才能詮釋歷史,或是主宰歷史該怎麼寫。從 1960 年代開始,隨著歐洲、美洲社會運動的開始,像是:黑人民權運動、婦女運動、勞工運動還有同志運動等,大家才逐漸發現,過去的歷史主宰在少部分人的手裡,由他們所寫出來的歷史也相當的局限。少數族群、女人、工人和大眾的歷史在哪裡呢?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遊行。(Source:Wikimedia

社會運動改變歷史的書寫,反應出歷史的書寫是會收到現代局勢的影響,我們對當下的理解,同時也映照出我們如何看待過去。歷史開始寫大眾的歷史,同時也感受到大眾的影響力是如何撼動歷史,甚至改變歷史。除此之外,大眾可以開始寫歷史,或其他行業的人也進來寫歷史,甚至寫的比專業的歷史學家還要好。

以上內容節選自《高效・聽說》節目 
即日起每月於「1 號講堂」上線 
跟著胡川安「聽」一本好書  
本月書目:《想想歷史
你曾經對歷史產生疑問嗎?你知道歷史是怎麼被寫出來的嗎?

如果有人問你:「什麼是歷史?」你會怎麼回答這個看似簡單、實則不易釐清的問題? 
有人認為,歷史並非一門實用的學問,但其實我們的生活處處可見歷史。藉由歷史,我們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看清事情的真相,從先祖的成敗中記取教訓,延伸我們的想像力,進而找到繼續前進的可能方向。

本書從「誰的歷史」、「何處的歷史」、「什麼的歷史」三大面向來探討歷史,藉由不同的史學研究方法,提出許多深具洞見的反思,解決其他學科無法解決的問題。
Follow me

胡 川安

生於台灣,成長之後在巴黎、加拿大、美國居住過,也經常來往中國與日本之間,喜歡旅遊,也是個無可救藥的美食主義者。

大學雙修歷史與哲學、研究所於台灣大學雙修歷史與考古學,目前於加拿大麥基爾大學東亞系撰寫博士論文,嘗試以殖民主義的理論、結合考古學與歷史學,解構中國古代帝國。
胡 川安
Follow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