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鄭成功!史上第一個攻打熱蘭遮城的人是他——海賊王劉香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歷史學家歐陽泰所寫的《決戰熱蘭遮》一書,講述了鄭成功與荷蘭東印度公司之間的戰爭。書的開頭特別描寫了鄭芝龍的崛起過程,鄭芝龍如何先與富商李旦學習經商之道,又如何被引薦為荷蘭人的翻譯,最後在荷蘭人協助下成為海盜。在荷蘭人眼裡,鄭芝龍不只是個平庸的通譯,而是位傑出的海盜。

「但他(鄭芝龍)要徹底稱霸,還必須克服一大挑戰,也就是打倒一個名叫劉香的海盜。劉香差點就打敗了他,但鄭芝龍仍以他一貫的靈活與毅力勝出。到了 1640 年代,出入福建港口的船隻幾乎全都懸掛著鄭芝龍的旗幟。這些船隻不全是他的(儘管他宣稱自己的商船隊擁有一千艘船隻),但幾乎所有人都必須懸掛他的旗幟,並且付費享受各種相關特權。」

決戰熱蘭遮》裡僅僅用一句話就將劉香帶過,但歷史上的劉香其實有著精彩絢爛的一生:他不但與鄭芝龍有著血海深仇,更是擋在鄭芝龍成就東亞海上霸權的最後一塊絆腳石。除此之外,劉香更是被歷史課本忽略的第一位攻打熱蘭遮城的漢人。

決戰熱蘭遮

伺機而動

根據考證,劉香是海澄人(今漳州海澄縣)。海澄的前身叫月港,長年是海盜與走私客的老巢,隆慶元 年(1567)時被明朝劃為縣。1570 年,西班牙帝國在亞洲唯一的殖民地馬尼拉建立,海澄跟馬尼拉的貿易促使新大陸開挖出來的銀礦源源不絕的流入大明國。一位史學家曾經說過:「西班牙帝國用美洲白銀買下了搭上亞洲貿易列車的車票。」也說:「若沒有大明國像是黑洞般的白銀吸收能力,西班牙帝國就不可能存在。」出生於這樣的港口的劉香出生成長,肯定經歷過海澄、馬尼拉貿易的極盛期,雖然我們並不清楚他是否曾經去過馬尼拉,但劉香的義父長年旅居馬尼拉。

因為欠下一屁股債,天性好賭的劉香下海為盜,他是如何成為「海賊王」並攻打熱蘭遮城的呢?

鄭芝龍接受明朝招撫後,一一擊敗當年比他還要強大的海賊王,如楊祿、李魁奇、鍾斌等人,此後鄭芝龍因故離開了沿海。原先以劫掠維生的海盜們頓時群龍無首,長年在海上活動的劉香成了唯一生存下來、且具有領導能力的海盜。劉香迅速吸收了沿海的殘兵敗寇騷擾沿海。

崇禎五年(1632)時,劉香已成為擁有超過 150 艘的船隻和千餘部下的海盜,侵擾範圍從浙江溫州到廣東雷州,甚至一時撼動大明的首都南京。最重要的一次侵擾或許就是劉香攻入鄭芝龍的老家石井鎮的那次。當時,鄭家許多成員被劉香所殺,而鄭芝龍為了報仇,也跑到劉香的老家刨了劉香家的祖墳。雙方因此結下不共戴天的血仇。

此後,劉香和鄭芝龍在廣東、福建大戰數次,造成劉香元氣大傷,於是崇禎六年(1633)劉香決定尋找荷蘭東印度公司合作。當時的荷蘭東印度公司正因鄭芝龍不履行貿易協議而不滿;恰巧旅日的華僑李國助也因鄭芝龍奪取其父舊有利益而對鄭芝龍不滿,三者一拍即合,結成聯盟。

1633 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偷襲廈門,摧毀鄭芝龍龐大的中西混和船隊,鄭芝龍因此正式向荷蘭東印度公司宣戰。荷蘭東印度公司下錨於金門料羅灣後,鄭芝龍聚集三百餘艘各式船隻,不惜一切代價地包圍荷蘭船艦,並且一把火燒毀荷蘭大軍,這場料羅灣之戰結束後,對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傷害很大,連荷蘭的長官都承認短期內將沒有任何力量再與鄭芝龍對抗。

有趣的是,荷蘭大軍慘敗時,劉香的船隊其實近在咫尺,卻以風向不佳為由而不參戰。荷蘭東印度公司為此憤憤不平,指責劉香背叛。打敗荷蘭人的鄭芝龍此時展現了外交彈性,允許中國商人繼續來到大員與荷蘭人交易,荷蘭東印度公司也因此嚐到了鄭芝龍給予的貿易甜頭,暫時不以武力對抗。但另一方面,荷蘭仍積極跟劉香保持聯絡,以備不時之需。

事前準備

1634 年 1 月 7 日,兩艘停靠在大員、屬於劉香的海盜船原先要啟航向南方前去尋找劉香,卻因故暫時停泊在北方沙洲區。船上的幾名日本海盜(沒錯,劉香的部隊裡也有日本人)當天夜裡因為酒醉在北線尾沙洲鬧事,於是二艘船隻於隔日被帶回港內看守管制。

筆者改繪至《決戰熱蘭遮》圖十四,頁144

過了一陣子,一名中國大商人抵達了大員,這名中國商人不只和荷蘭東印度公司長期合作,更是荷蘭東印度公司與大明官員交涉的掮客。當這名大商人聽到了那兩艘被扣留的海盜船後,他立即建議荷蘭東印度公司要長期管制他們,不該讓他們離開大員,荷蘭人於是決定將兩艘海盜船留下,直到大商人再次返回帶來新消息後再作定奪。

後來,一位名叫六哥(Lacco)的翻譯員回到大員,帶回了劉香在廣東擊敗鄭芝龍的消息。這時候還沒有人知道,這位翻譯員六哥在未來將會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被扣留 2 個月後,劉香的海盜船終於被允許離開,兩艘船航向了澎湖。當時澎湖是往來福建和大員之間的中繼點和訊息交換地,不少荷蘭船隻或是中國船隻都會在此稍作停留。此時,劉香也出現了!

荷蘭東印度公司開始擔心強行扣留劉香的這兩艘船隻,也許會讓在名義上仍是盟友的劉香生氣。於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再做了第二個錯誤的決定:派了翻譯員六哥和一名公司的商務員前去劉香那邊,希望他們離開澎湖,並語帶威脅地說:「否則,我們將不再是他的朋友,雖然不得已,但必將成為敵人。」

搭載六哥和商務員的海盜船,還不到澎湖,半路上就遇到了劉香的艦隊,便馬上與劉香,劉香對六哥與商務員表示,到澎湖是希望跟荷蘭簽屬協定,約定雙方繼續合作的事宜。

過了幾天,公司又派了六哥、海盜船和幾名商務員前往澎湖收購劉香的貨物,他們在澎湖受到熱情的款待,也帶回劉香的訊息。劉香表示他希望能帶艦隊前往大員,並將他的父親與兄弟當作人質留在大員,畢竟許多船隻都需要修理,他也希望能親自與大員長官會面交涉,更表示若有必要他可以派人前往巴達維亞見總督。可惜的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沒有立刻答應劉香的要求。

再過了幾天,荷蘭東印度公司又派了同一批人回到澎湖,然而,這批人再也沒回來過了。因為,此時的劉香已經決定要攻打熱蘭遮城。

劉香欺騙荷蘭東印度公司,那批商務員和翻譯員六哥等人會晚一點會回到大員,實際上則是抓了荷蘭的商務員,攔截了另一艘要前往巴達維亞的荷蘭船隻,並且狠狠地使用兩次水刑訊,要他們說出熱蘭遮城的一切狀況,包括糧食存量以及兵力狀況。

這段期間,荷蘭東印度公司終於作出決議,劉香不能前來大員,並且要盡速離開澎湖,以免影響貿易。荷蘭東印度公司為了表示誠意作為交換,願意提供兩桶 50 磅的火藥給劉香。與此同時,熱蘭遮城內發生食物短缺的現象了。

1635年的熱蘭遮城

開戰!

4 月 2 日,海面上突然出現了一批中國帆船往南方前去。這批船隻是誰的呢?當時的荷蘭人仍不知道,這些中國帆船正是劉香的艦隊,因為他們無法穿越鹿耳門水道,因此決定從南邊細長的沙洲處登陸。

荷蘭東印度公司現在才發現事情似乎不太對勁。謠言也在中國人間傳開了:劉香要打過來了。

於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派了 4 名偵察員前往鳳梨園一帶的沙丘守衛,並開始花費大量時間把物資、商品等物件搬進熱蘭遮城內。凌晨時,四名偵察員回來了兩個,其中一人還受了重傷。他們回報說,當他們在巡查時,突然一群中國人偷襲了他們。此時,公司更加確定謠言的真實性,馬上著手把城堡所有棕梠葉屋頂都卸下,以免失火。

此時的熱蘭遮城是一個有四座稜堡的文藝復興要塞,可以說是當時歐洲技術的心血結晶、更是荷蘭人引以為傲抗衡敵軍的利器。

但是,中國海盜明顯在偷襲和攻城技術上技高一籌。劉香派出的 600 名海盜前峰部隊已經隱密地沿著南方沙丘接近熱蘭遮城。等荷蘭守軍注意的到時候,這支海盜的前鋒部隊已經將雲梯架上了城牆,並且蜂擁而上,爬進了炮台內。

然而,荷蘭人也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展開反擊,用火炮轟倒了已經爬進砲台內的海盜。雙方展開二小時激戰後,海盜撤退。

天亮後,荷蘭人開始清點,發現昨晚激戰中爬上砲台被打死的海盜共有 15 具屍體,另外還有一個腿被炸斷但還活著的海盜。荷蘭人對這名海盜進行了審問。文獻上並沒有說明這名海盜的身分究竟為何,但他似乎知道頗多,因為他供出了幕後提供劉香資訊的人:翻譯員,六哥。

除此之外,海盜還供出劉香將在一、二天內率全軍攻打熱蘭遮城,荷蘭東印度公司先前派去的商務員們和其他荷蘭人就都已經被俘虜,而且分配到不同船上看守。

經過前次被突如其來的攻勢,荷蘭東印度打算採用「固守熱蘭遮城」的策略,他們開始加緊防禦工事,拆除城外易燃的棕梠葉屋頂、並加強四方稜堡的防禦、把城外的商人、士兵、水手和工匠都招回城內。此時,以紀律引以為傲的荷蘭人,竟然出了包。之前被扣留的船隻以及 80 名手腳被綁住的海盜,居然在有10名武裝人員看守的狀況下,解開繩索、拿回帆,並且逃跑。縱使熱蘭遮城發現後曾經開砲攔截,卻仍讓這艘船隻輕鬆離開。

兩天後,劉香帶了 50 艘船隻出現在外海,若平均一艘可以如逃跑的海盜船一樣搭乘 80 人的話,他帶來了 4000 名海盜。荷蘭人認為他們會從沙丘地區再次攻來,於是在沙丘處埋了地雷。

劉香大軍最終從今天茄萣一帶的堯港登陸,並且說服當地原住民與他合作。荷蘭人越來越緊張,用竹子在稜堡外圍加強防護,以免劉香的雲梯能再次輕易架設。

然而,出乎荷蘭預期,劉香沒有攻擊。因為,劉香也遇到了日後鄭成功遇到的事情:缺糧。

荷蘭人還得到一則更令人振奮的消息:原住民承諾幫助荷蘭人攻打海盜,但這沒有讓荷蘭東印度公司放鬆戒備。荷蘭東印度公司公司決定放火把海盜登陸附近的城鎮村莊全部燒掉,以防他們得到物品的補給。荷蘭東印度公司此時還發現漢人社群中有劉香的間諜,因此公司決定嚴密監視所有的漢人以防有更多消息走漏。

幾天後,荷蘭人的竹子防禦工事終於完成,但竹子的量只夠圍著南側米德爾(Middelburch)稜堡經過砲台和城門,直到(Vlissingen)稜堡的部份。然而,缺糧的劉香無法再等待,劉香只能帶著大軍離開位於打狗的駐紮地,往廣東移動。

繪於約1644年的地圖,從北線尾往南看去。可以發現下城已經建起、烏特勒支堡也已經蓋好。(筆者改繪之原圖

混亂的局勢持續了幾天後,荷蘭人終於確信劉香離開了,一切的一切終於放心了。

「因此確信,他要來攻擊的凶惡計畫,由於嚐到太大的痛苦,正如大部分的中國人所說的,已經停止了,這個計畫,是個非常凶惡魯莽的事,但我們認為那是該海盜愚純可笑的計畫,沒有大砲,竟想要奪取有四個稜堡,周圍都用磚頭城牆包圍的城堡。」

荷蘭人雖然說的一付自豪的樣子,但他們其實從這場驚險的戰役中學到了最重要的事情:熱蘭遮城其實是有可能淪陷的。於是,荷蘭立即著手建了熱蘭遮城的下城。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判斷完全沒錯,這新建立的下城在 1661 年鄭成功進攻中扮演著關鍵性的防禦角色。

換句話說,鄭成功並不是第一個試圖攻打熱蘭遮城的中國人,劉香才是。

二次熱蘭遮城之役

1661 年,鄭成功花費數個月的圍城後,終於成功逼使荷蘭東印度公司棄城投降。而為什麼同樣是攻打熱蘭蘭遮城,鄭成功勝利了,而劉香卻失敗了呢?

從人數上來看,鄭成功的軍隊高達 25,000 餘人,劉香除了攻城的先鋒部隊 600人外,還有大概 4000 人,雙方有著六倍之多的差距,但劉香事前的準備並不比鄭成功遜色。如鄭成功有何斌作為內應般,劉香也有通譯六哥作為內應;劉香甚至能捕獲荷蘭派往巴達維亞跟澎湖的船隻,進而擄獲並刑求荷蘭人質得知熱蘭遮城物資短缺,因此能快速後展開行動;劉香也有一些中國間諜在大員散佈謠言跟消息。由此可知,劉香有著不遜於鄭成功的軍事部屬和動員能力。

基本上,劉香跟鄭成功的陸上攻擊路線是一致的:都是從鳳梨園的沙丘朝沙洲北方的熱蘭遮城前進。劉香的海盜部隊也許沒有如鄭成功的正規軍一般,有般長年累積的作戰經驗和攻城技術,但是劉香並不是沒有經驗。多年的海盜活動中,劉香多次攻陷有堅固城牆保護的城池。若以熱蘭遮城的接觸戰而言,劉香甚至有著更高竿的技術,能在暗夜的掩護下拿著厚重礙事的雲梯登上城牆、爬進砲台與荷蘭軍隊近距離的接戰。

那麼,鄭成功跟劉香到底差別在哪裡?

首先,一如荷蘭東印度公司自豪地表示,劉香並沒有合適的攻城大砲。根據記載,劉香的艦隊擁有數量龐大的各式大砲,甚至也有當時最優異的紅夷大砲。但在攻打熱蘭遮城時,劉香卻沒有用大砲攻城。當然,在熱蘭遮城前,也許砲擊不是很好的策略。可是鄭成功的勝利因素之一,正是在一名投降的荷蘭酒鬼軍官幫助下建立一個簡易的要塞砲擊熱蘭遮城。

再來,相較於鄭成功,劉香其實是比較幸運的,因為從鳳梨園沙丘通往熱蘭遮城的路上,劉香碰到最大的困難是四名荷蘭偵察員,而鄭成功要面對的是在 1639 年建成的烏特勒支堡,以及荷蘭東印度公司因為劉香攻擊而新建的熱蘭遮城下城。

最後,有一個關鍵性的因素注定了劉香就算成功打下熱蘭遮城,他也無法控制大員地區——氣候,這點也許是鄭成功與劉香之間最大的差異。

1656 年,一場突如其來的颶風吹毀了北線尾海堡,讓鹿耳門海道大開,鄭成功因而可直接進入大員的核心地帶。反觀劉香,雖然時常停泊在北邊沙洲區,但卻從來沒能敢近距離接觸這座能提供強大砲火的海堡。換言之,劉香無法進入大員灣。

在過去數十年,不管在中國或是臺灣、甚至日本,相對於鄭成功的眾所皆知,劉香反而無人知曉,或許是因為劉香身為「海盜」這個端不上檯面的身份,讓劉香攻打熱蘭遮城的這段歷史長期被埋沒了。然而,這正是全球史的意義所在,兼具「宏觀」且「微觀」的看待歷史,讓劉香這類曾經被忽略的角色,再一次站上歷史舞臺。

決戰熱蘭遮:中國首次擊敗西方的關鍵戰役(全新審訂版)  這場戰役,改寫了台灣百年的命運 開創中西軍事史的新領域,史景遷高徒歐陽泰, 以嚴謹的考據、活潑的論述, 揭開近代史上第一場中國戰勝西方的故事。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