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3月21日是伊朗傳統新年,他們是這樣慶祝的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陳立樵

每年的 3 月 21 日是伊朗新年,波斯語發音為 Noruz,no 是「新」的意思,ruz 是「日子」,照字面翻譯就是「新的日子」或「新的一天」。我們固然不見得有機會到當地感受這個氣氛,台灣也沒有夠多的伊朗人能夠聚集某地慶祝,不像印尼穆斯林在台北車站的開齋節能成為新聞頭條,但還是可以在此「紙上談兵」來透過文字及圖片瞭解有關伊朗新年的冷知識與其意涵。

新年活動   

伊朗的第 12 個月波斯文稱為 Esfand,音譯為「艾斯凡德」。在這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三凌晨,人們會以跳火的活動來驅趕厄運。這一天稱為 chahar shanbeh suri,chahar shanbeh 為「星期三」,而 suri 則有「光」的意思。

在伊朗第12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三凌晨,人們會以跳火的活動來驅趕厄運。圖為伊朗年輕人在Chaharshanbe Souri當天於街頭施放煙火。(AP)
伊朗國寶級導演阿斯哈法哈蒂2006年作品《煙花星期三》,片中故事發生的時間即是在chahar shanbeh suri這天前後。(維基共享)

伊朗新年期間,家家戶戶會在家中擺放 7 樣「物品」,稱為「Haft Sin」,而這 7 個「物品」開頭字母均為 S。

一般的情況下,會有個「sabzeh」:盆栽,有重生的涵義;「samanu」:小麥類點心,象徵生活美滿;「sib」:蘋果,是健康與美麗;「senjed」:棗,代表情感;「sir」:蒜,象徵健康;「sekkeh」:銅板,是財富;「serkeh」:醋,則是耐心。

當然,每一家擺出來的 7 個 s 或多或少有些不同,例如 somaq,這一種香料,代表日出驅走惡魔,可與醋替換。而上述每一個物品象徵的意涵,其實有不同的說法與解釋。此外,金魚也是伊朗新年的重要角色,代表著新的生活。

過年期間,伊朗人家中會擺放的7樣「物品」,稱為 Haft Sin。(من به ایرانی بودنم افتخار می کنم :https://goo.gl/QJ2zr6)
盆栽、小麥類點心、蘋果、棗、蒜、銅板、醋,每一個物品象徵的意涵,有不同的說法與解釋。此外,金魚也是伊朗新年的重要角色,代表新的生活。(من به ایرانی بودنم افتخار می کنم :https://goo.gl/QJ2zr6)

到了新年的第 13 天,這天稱為 sizdah beh dar,按照字面翻譯就是「第 13 天出門」,顧名思義就是這一天一定要到戶外走走,或者跟親朋好友聚會。有種說法是這一天會有惡魔出現,人們若出外的話就能夠避開災難。而過年期間那個 sabzeh,就在這時候放水流讓厄運離去。

多數伊朗人愛好聚會、音樂、跳舞,過年的氣氛可說是極度歡樂。然而,儘管現在的伊朗是伊斯蘭國家,上述的 3 月 21 日新年以及一些活動卻已有近 3000年的歷史,可追溯至瑣羅亞斯德時期,不盡然完全與伊斯蘭有關,這也是伊朗新年的特殊之處。

第13天稱為sizdah beh dar,是「第13天出門」的意思。有種說法就是這第13天會有惡魔出現,人們若出外的話就能夠避開災難。圖為伊朗民眾在sizdah beh dar與親友於德黑蘭市區野餐聚會。(outernationalist.net)
伊朗新年以及活動已有近3000年的歷史,可追溯至瑣羅亞斯德時期,不盡然完全都是跟伊斯蘭有關。圖為伊朗瑣羅亞斯德教徒慶祝新年活動。(http://i.alalam.ir/)

年份計算

在今年的 3 月 21 日之前,伊朗還是 1394 年,過了之後就是 1395年。若以西元來換算,2016 減去 1394,差距就是 622。而這個 622,就是西元 622 年年的意思,也就是伊斯蘭元年。

以往伊朗與阿拉伯人一樣都使用阿拉伯陰曆,直到西元 1925年,伊朗第一任巴勒維政府開始,就改用了伊朗陽曆 1303 年,而且這個數字後面會跟著 shamsi 這個字,代表「太陽」的。若是阿拉伯陰曆的話,年份後面跟著的就是 hijra 這個字。

以筆者的研究經驗來說,若看到一份 1325 年的文件時,首先就必須看清楚這是 shamsi 或者是 hijra,假設是 1325 shamsi,那這份文件就是西元 1947 年的東西。一旦誤讀了文件年代,就會完全弄錯事情發生的時間。另一個分辨伊朗陽曆與阿拉伯陰曆的方式,就是看月份的名稱,兩者是完全不一樣的。例如伊朗曆月份排序是 Farvardin, Ordibehesht, Khordad 等等,而阿拉伯曆則是 Muharram, Safar, Rabi al-Awwal 等等。

伊朗日期

不過,既然多數伊朗人是穆斯林,大家也是會注意阿拉伯曆的日子,特別是節日。例如,齋戒月與開齋節。齋戒月期間,日出之後不可吃喝,必須等到日落後才能進食。阿拉伯人的開齋節是新年的意思,所以節慶大、時間也較長,在伊朗則只是單純放個假而已,畢竟 3 月 21 就有自己的新年了,因此不必於開齋節再過一次新年。

此外,阿拉伯曆每年都會比伊朗陽曆少一點時間,所以齋戒月每年的時間都會比前一年再提早一點,假設今年的齋戒月在夏天中旬,來年就會提早到夏季上旬,以此類推。有時候齋戒月在冬天,有時候則在春天。對於伊朗人來說,如果齋戒月正好走到與伊朗新年同一個時間的話,就會出現大過年的卻得在白天無法進食的情況。

對於伊朗人來說,如果齋戒月正好走到與伊朗新年同一個時間的話,就會出現大過年的卻得在白天不可吃喝的情況。圖為伊朗總統羅哈尼在伊朗齋戒月公開活動。(www.upi.com)

這樣一來,伊朗人的日曆刊印,就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日曆紙上,除了中間會印上伊朗日期之外,一側會印上阿拉伯曆的日期,另一側則是西元的日期。外國人到了伊朗要看日期,一下子要辨認三個日期,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

伊朗的日曆紙。(圖:作者提供)

另外,3 月 21 日正好也是 12 星座裡,牡羊座開始的第一天,所以伊朗的月份正巧就落在人們熟悉的12星座上面,可以清楚瞭解自己出生時候是什麼星座。習慣使用西方陽曆的人,要找到自己的星座反而比較不便。

儘管過幾天就是伊朗新年,但主流輿論關注的仍然是伊朗經濟制裁解除後的情況,以及伊朗往後的對外發展會是什麼模樣,其實這些關注面向可能對於廣大的伊朗人來說,並不見得是太過於重要的事情。年關將至,此時此刻沒有甚麼比準備大吃大喝或是瘋狂辦party更要緊的事情了。

作者簡介
陳立樵
英國倫敦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輔仁大學歷史系專任助理教授。10多年前開始接觸伊朗歷史,住過伊朗、寫過伊朗現勢的評論,目前研究20世紀英國與伊朗的外交關係。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