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之航行背後的災難——達伽瑪航向印度之旅(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前情提要:這個世界背後一定有陰謀——瓦斯科.達伽瑪尋找印度之旅(中)
達伽瑪與船員登上卡利卡特的海岸上,扎莫林安排轎子來招待這些陌生人。

1498 年 3 月,印度洋還是一如以往地風平浪靜。

來自印度洋西部的阿拉伯帆船從港口出發,船上帶著非洲的黃金、阿拉伯的薰香、波斯的駿馬等貨物,前往印度和東南亞,以換取東南亞的香料、孟加拉的大米、印度的棉布和中國的瓷器。在貿易風的吹拂之下,商船帶著商品在印度洋流動著。除了貨品之外,商人的流動也帶著他們的文化和宗教,伊斯蘭教和印度教隨船傳播在印度洋。

直到這一刻,從沒有國家或城邦有能力或計劃稱霸這片海洋,哪怕是強大的鄭和船隊。大海是大家的,沒有人能壟斷海上的貿易和文化交流。然而,當達伽瑪帶領葡萄牙船隊駛入印度洋,辛巴達的世界不再是寧靜和自由。葡萄牙人無法理解印度洋世界的複雜性,也不打算去了解,他們需要的是貿易壟斷。

禮物?我差點笑出聲

達伽瑪向扎莫林呈上禮物

1498 年  5 月 28 日,達伽瑪和 13 位船員登上卡利卡特的碼頭,踏上「隱匿多年」的大陸。為了不失祖國的面子,達伽瑪等人穿上最好的衣服,帶上喇叭和旗幟上岸,而扎莫林的部下準備了轎子來接待他們。當然,在熱烈的歡迎的背後,大家都為隨時發生的戰鬥作好準備。

在前往扎莫林的宮廷路上,葡萄牙人盡力去觀察這座城市,他們非常驚訝這裡的人口極多,而人們是「面色黃褐」,與非洲人十分不同。達伽瑪進城後便來到一座「大教堂」,裡面擺放著「聖母像」,但這些聖像多是「形態各異,口中的牙齒伸出一寸長,而且有四、五支胳膊」,這裡顯然是一座印度教的神廟。

經過一番折騰,他們在黃昏時終於抵達皇宮,而扎莫林早已在宮中等待他們。「扎莫林」(Zamorin)是卡利卡特統治者的稱呼,達伽瑪等人見到是一個上年紀的老人,身戴各種各樣的珠寶,穿著精緻的棉衣,口嚼檳榔,他就是葡萄牙人越過萬里尋找的「基督教國王」。達伽瑪向扎莫林講述,他是奉偉大的葡萄牙君主之名前來,而他們花了六十年來尋找印度。經過一輪初步會談後,當地人把達伽瑪等人送回住宿地。

第二天,葡萄牙人帶上禮物來到扎莫林的宮廷。當扎莫林的部下一看他們的禮物時,他差點笑出聲,但還是忍不住笑了。這些「珍貴」的禮物,包括 12 塊帶條紋的布、 4 頂鮮紅色兜帽、6 頂帽子、4 串珊瑚、6 個洗手盆、1 盒糖、兩箱蜂蜜和兩箱油。扎莫林的部下表示,即使是麥加和印度最窮的商販,也能奉上比這些東西更好的禮物,而扎莫林要的禮物是黃金。

看到這一幕還有伊斯蘭商人,他們感到來了一批新的貿易競爭者,於是向扎莫林進言這些人是海盜,而非商人。達伽瑪等人之後被帶到皇宮,扎莫林分開眾人來接見,大家都感覺這是個壞兆頭。當扎莫林拜見達伽瑪時,整個氣氛與前兩天相比,少了一份熱情,卻多了一份冷淡。

你們的目標是寶石還是人?

達伽瑪拜見扎莫林時的情景

「之前聽你所講,葡萄牙是一個富饒的國家,但為什麼你們沒有帶上禮物?而你提過來自國王的書信到底在哪裡?」扎莫林顯然地是盤問達伽瑪來歷,因為他不再相信這是國家使團。

雖然達伽瑪為人火爆,但這一刻他冷靜地回答扎莫林的懷疑。

「我們之所以沒有帶上禮物,是因為這是一場探索之旅,而在將來會有更多的商船到來,在那時候就有帶上豐富的禮物。」

達伽瑪同時呈上葡萄牙國王曼紐一世的書信。當宮廷人員在檢查書信的真偽時,扎莫林繼續盤問達伽瑪:

「你們是來探索的話,那麼你們的目標是什麼?是寶石,還是人?如果你是找人的話,為何你們是空手而來的?」

經過一輪盤問後,曼紐一世的書信被翻譯(全靠書信中的阿拉伯文字),扎莫林才相信他們是葡萄牙國王派來的使者,但他大概對這群陌生人失去興趣。這時候,猜疑和不安已經出現在葡萄牙人和卡利卡特人之間。

回到宿舍處,達伽瑪多次要求返回船上,但扎莫林的部下卻以天氣不佳為由而拒絕,結果大家的敵視愈來愈嚴重。雙方的要求都有自己的道理:葡萄牙人害怕伊斯蘭商人的陷阱,而扎莫林的部下則擔心他們還未交入港稅就離開。現在,達伽瑪等人感覺自己成為人質被軟禁起來,生命受到嚴重的威脅。

就在大家擔心隨時被殺,扎莫林再向葡萄牙人提出要求,下令他們需要賣完貨物後才能離開港口。他們終於從這些「頭腦比野獸強不了多少的人」手中釋放,後來達伽瑪要求船隊運送一些貨物到岸上售賣。扎莫林派人前去查看葡萄牙人的貨品,他們理所當然地嗤之以鼻,達伽瑪要求把貨品運到城內販賣,扎莫林沒有拒絕要求,而且願意承擔運費。

生意慘淡,但情報無價

雖然扎莫林對達伽瑪船隊的態度不太友善,但他依然盡量提供善待這些外賓。事實上,卡利卡特並沒有良好的港口,但它之所以成為馬拉巴爾海岸最富庶的國家,是由於扎莫林的治國有方和對商人的公正,使這個港口成為香料貿易的中心。當鄭和下西洋時,他的船隊亦曾經來到這座港口進行貿易,他們稱為「古里」。

掌握卡利卡特貿易的是城內名為「馬皮拉人」(Mappilla)的伊斯蘭族群,他們是穆斯林水手與低種姓印度人的後代,或是來自阿拉伯半島的商旅。這些伊斯蘭商人成為統治者與外商們的貿易中間人,而他們也是葡萄牙人眼中的競爭對手。順帶一提,馬皮拉人存在於印度洋和東南亞地區的各個貿易港口,日後葡萄牙人在亞洲發展時,他們往往是當地的競爭對手,雖然偶爾也有合作的時候。

葡萄牙人被允許以三人為一組輪流上岸,進入城內販賣貨品;但對這支探險隊而言,他們根本沒有多少商品可以出售,只能賣手鐲、衣服和其他私人物件。在香料、寶石和奢侈品面前,銷量簡直是慘淡得非言語能形容。不過,他們卻在城內打聽到不少消息,包括印度洋和東南亞的貿易情報。

或許,他們還打聽到了半世紀前鄭和船隊的事跡,甚至與有中國血統的當地人接觸。這些珍貴的資訊,為日後葡萄牙在亞洲擴張有重要的幫助,包括如何壟斷香料產地,以及切斷伊斯蘭世界的生命線。

與「基督教國王」的撕裂

葡萄牙船隊在卡利卡特逗留了三個月,達伽瑪認為他們該是時候返國了,而且要早在阿拉伯商船出發前,以免被圍攻。

他派使節再次拜見扎莫林,希望能允許在卡利卡特建立貿易站,讓人員能在城裡繼續從事貿易;同時向扎莫林索取香料,作為禮物的回報。然而,扎莫林依然冷淡地對待他們,在聽過葡萄牙人的要求,甚至反過來要求他們在離開前繳納貿易稅,而且扣押這批使節。原本雙方已經糟糕的關係,現在變得更糟糕。

事實上,扎莫林要求達伽瑪船隊交稅是印度洋貿易的慣例,畢竟他們呈上的禮物也抵不了貿易稅。然而,達伽瑪的解讀卻是「基督徒國王」受伊斯蘭商人所迷惑,而扎莫林手上掌握人質,他決定先以不變應萬變,裝作冷靜地等待使節們的回來。

終於,機會來了。葡萄牙人在熟練的技能又被派上用場……

1498 年 8 月 19 日,一艘小船駛到達伽瑪船隊,船上載著 25 人,包括 6 名貴族。難得獵物親自上門,達伽瑪當然不會錯過機會,馬上綁架了他們作為談判籌碼,然後下令船隊假裝離開港口。翌日,葡萄牙船隊再次出現在卡利卡特的水平線上,雙方開始進行談判工作。達伽瑪擔心來自阿拉伯的援軍隨時到來,於是威脅會炮轟城市,並把人質斬首。

扎莫林此時感覺這幫人惹不得,便向達伽瑪表示願意釋放使節,同時寫一封給葡萄牙國王的書信。達伽瑪先釋放 12 名人質,同時把「發現碑」運到岸上,豎立在卡利卡特,扎莫林亦遵守承諾釋放使節。至於其餘人質,達伽瑪則表示「只要次日把禮物交還,便會釋放他們」。扎莫林當然再一次遵守諾言,把物品帶到岸邊準備交收,但達伽瑪卻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他寧願放棄物品,下令船隊馬上離開。這位發現印度的航海家在臨行前留下一句說話:

「好自為之,我會很快重返卡利卡特,那時他們就會知道,我們是不是賊!」

扎莫林大概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但人質還在他們的手上,哪能怎麼辦?當然是派船隊上去追擊。

3 對 70 的海戰 

達伽瑪船隊嘗試高速駛離卡利卡特,但無奈沒有風,其後他們見到大約 70 艘帆船出現,船上是穿著盔甲的戰士。

論研發科技的重要性

讓我們先了解一下當時葡萄牙船隊的戰力,他們只有三艘破損的克拉克帆船(補給船在非洲海岸時已經被燒燬),船員也是有不少損失,連能否順利回國也成為一大問題。1 比 20 的戰力差距,卡利卡特人怎麼可能會輸,直接衝上去也穩贏的……然而,葡萄牙人卻亮出他們的大炮,教教對方如何打海戰。

當葡萄牙人還在探索非洲海岸時,他們就已逐步提升航海能力,還大力發展火炮的技術。在約翰二世的時代,國王雇用德意志和佛蘭芒(Vlamingen)地區的鑄炮工匠,為探險船隊配上優良的大炮。達伽瑪的帆船上不但配備火力強大的射石炮,還有能快速射擊的後膛回旋炮(即佛朗機炮)。

當然,優秀的兵器也必須要有厲害的操作,才能發揮真正的威力。雖然在顛簸的海上發炮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炮手們卻能利用顛簸來提升射程,以及掌握海浪的節奏來提高命中率。因此,達伽瑪船隊即使人數極為不利,但他們依然能與卡利卡特船隊展開一個半小時的炮戰,直到一場暴風雨到來,把葡萄牙人吹離戰場。

暫時脫險的船隊慢慢地前進,他們於 9 月 15 日來到安吉迪烏島(Anjediva),這裡是不少船隻補給淡水的中轉站。當地居民看到這支陌生船隊,不少人好奇地接近他們,但經歷過卡利卡特一役之後,葡萄牙人徹底懷疑所有當地人是間諜,只要一接近便開炮示警。

不過,一個自稱是「威尼斯商人」的怪人出現,與達伽瑪見面時表示自己是基督徒,正在為一個富裕的領主效力;但達伽瑪認為此人相當有嫌疑,加上他們從當地人打聽到他是海盜,於是捉拿了他。經過一輪盤問後,這位「威尼斯商人」供出自己是波蘭猶太人,由於在歐洲被迫害而離開,直到來到印度,成為果阿(Goa)蘇丹的手下,而這次是蘇丹派他來偵察葡萄牙船隊的情況,看看能否俘虜船隊以作己用。 

達伽瑪船隊在安吉迪烏島停留半個月,卡利卡特的船隊嘗試再次進攻,但他的旗艦被葡萄牙的火炮重擊大破,只好聞風而逃。感覺此地不宜久留的葡萄牙船隊離開印度,在 1498 年 10 月 5 日正式踏上返國之旅。

災難般的返國之旅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只是時辰未到。

假如達伽瑪能和平地離開卡利卡特,現在的災難或許不會發生。在印度洋,沒有船隻會選擇在 10 月至 1 月的時間向西航行,因為這段時間是沒有季風的,但葡萄牙人根本不了解印度洋的季風情況,加上沒有領航員提點,所以犯下這項彌天大錯。

結果,船隊不斷地被逆風吹回原地,或是在無風中漂流,飢渴、疾病和死亡出現在甲板上和船艙裡,一年前在大西洋中心的絕望再一次上演……

或許上天認為他們不能死在這裡,達伽瑪船隊終於在 1499 年 1 月 2 日回到非洲東岸。記得當初葡萄牙船隊僅花了 23 日從非洲來到印度,但返航卻整整用上 90 多日,與在大西洋航行的時間相約!這次航行讓葡萄牙人了解到逆風而行,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回到非洲東岸,達伽瑪船隊在途經摩加迪沙時向港口開炮,這當然不是為慶祝而鳴炮,而是懲罰港口裡的伊斯蘭教徒,畢竟這是伊斯蘭港口。

破破爛爛的葡萄牙船隊在 1 月 7 日來到馬林迪,他們總算能得到友善的接待。馬林迪的蘇丹為了與葡萄牙人打好關係,他還贈送一件象牙給葡萄牙國王,而一個穆斯林少年也登上葡萄牙人的帆船,因為他想到歐洲看看。然而,達伽瑪船隊的損失非常慘重,「聖拉斐爾」號受到嚴重的蟲柱,加上人手不足,達伽瑪下令放棄「聖拉斐爾」號,把這艘陪伴他們冒險的夥伴燒燬。

達伽瑪船隊繼續順風南下,越過好望角,回到熟悉的西非海岸。然而,船隊在非洲岡比亞河入海口附近遇上風暴,「聖加百列」號與「貝里奧」號分散了。達伽瑪所在的「聖加百列」號停留在佛得角群島,但此時達伽瑪的哥哥保羅因病奄奄一息。達伽瑪決定僱用一艘帆船前往葡萄牙統治的特塞拉島,而「聖加百列」號則由領航員的指揮下率先返國。就這樣,船長離開他的旗艦。

1499 年 7 月 10 日在太加斯河上,「貝里奧」號率先回到葡萄牙的港口,向人們報告發現印度的消息,其後「聖加百列」號亦抵達里斯本。至於船隊指揮達伽瑪,他則在八月底才回到里斯本。這時候的他並沒有流露返國的喜悅,反而是穿著喪服登岸,因為他的哥哥保羅在抵達特塞拉島前逝世。

史詩航行之後

早在達伽瑪船隊返航前,曼紐一世就已為下一次前往印度的船隊作準備,他向義大利的銀行家請求注資,並且招攬一批水手,而里斯本的造船廠亦馬不停蹄地工作。經過兩年的漫長等待,達伽瑪和他的船隊非常幸運地歸來,要不是上天多次的眷顧,他們早已航向死亡。

為了慶祝達伽瑪的回歸,曼紐一世下令全國舉行彌撒和巡遊,同時歐洲各國分享成果,特別是隔壁的西班牙國王們。葡萄牙國王亦少不了向教廷報告,因為末日(當時的歐洲人相信 1500 年是世界末日)到來前,他們能發現東方的「基督教國王」,一定是上天注定讓葡萄牙成為大國,把福音傳播到世界各地,而他——曼紐一世是天命所歸的君王。自信心膨脹的曼紐一世在自己的頭銜加上「埃塞俄比亞、阿拉伯、波斯和印度的征服、航海和貿易之主」,他是那片大海的主人。

那麼達伽瑪之後又如何?

某程度上,達伽瑪的航行並不能算是完全成功,他與很多非洲和亞洲的港口之間交惡,使葡萄牙人在亞洲留下相當糟糕的名聲,多年一直影響與其他國家的關係。雖然如此,但他的功勞仍然值得後世銘記,而曼紐一世當然沒有虧待他,他被賜予「阿拉伯、波斯、印度和全東方的海軍指揮」(Almirante dos mares de Arabia, Persia, India e de todo o Oriente),並破格得到領主的稱呼,還有被授予其他不同的頭銜。

1502 年達伽瑪第二次出航印度的船隊,共有二十艘帆船,分成三批先後出發。這支船隊的規模遠大第一次的探險航隊。

達伽瑪與印度的緣分當然不會就此結束。

他在 1502 年率領一支大規模的船隊返回卡利卡特,要求扎莫林把所有伊斯蘭教徒驅逐出城。扎莫林根本無法答應要求,達伽瑪不僅狠狠地對城市進行炮轟,還在俘虜的異教徒和印度漁民絞殺在桅杆上,再把碎屍送回港口。毫無疑問,達伽瑪是一個偉大的探險家,但他並非和平的外交官,而是大海的十字軍、無情的異教討伐者。

達伽瑪的印度之航,開闢了一條歐洲與亞洲的全新航線。半年後,卡布拉爾(Pedro Álvares Cabral)率領一支大規模的船隊前往卡利卡特,葡萄牙人對亞洲的戰略從偵察轉向開拓「印度王國」(Estado Português da Índia)。

發現印度是不是意味著葡萄牙走向帝國之路、成為世界霸主?

事實上,這條航線雖然為葡萄牙皇室帶來相當豐富的收入,但每次航行的成本和風險也極高,幾乎每次船隊都有三分之一的人員和船隻損失。

另外,如何經營在亞洲的貿易航線亦一直是葡萄牙皇室面對的一大困難,同時印度洋上的反葡萄牙勢力也不斷地攻擊。發現印度後的半個世紀,葡萄牙帝國已經處於內憂外患之中;但即使如此,達伽瑪此行改變了世界,不論是向好或向壞。

 

參考資料:

  • 羅傑.克勞利(Reger Crowley)著,陸大鵬譯,《征服者:葡萄牙帝國的崛起》,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
  • 桑賈伊.蘇布拉馬尼亞姆(Sanjay Subrahmanyam),何吉賢,《葡萄牙帝國在亞洲(1500 – 1700:政治和經濟史)》,澳門:紀念葡萄牙發現事業澳門地區委員會,1997。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