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希特勒洗腦,這名19歲的德國青年賭上生命,走出自己的叛逆道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劉百里

在德國,街道以名人、廣場甚至是建築物來命名,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例如慕尼黑有名的路德維希大道(Ludwigstraße)是以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一世(Ludwig I., König von Bayern,1786-1868)命名,或是柏林的羅莎.盧森堡廣場(Rosa-Luxemburg-Platz)則是來自在威瑪時期被極端右派團體所暗殺的著名共產主義行動者羅莎.盧森堡(Rosa Luxemburg,1871-1919)。

然而,在德國卻也有許多街道,取名自一些默默無聞的人。乍聽之下其實有些突兀,既然默默無聞,怎麼又會以她/他的名字來為道路命名呢?

慕尼黑路德維希大道上佇立著一座聖路德維希教堂(Ludwigskirche),教堂旁有一條不起眼的小徑名叫「瓦特.科林恩貝克路(Walter-Klingenbeck-Weg)」。在路牌下的小小告示牌上,寫著關於一個叛逆青年的故事。

瓦特.科林恩貝克路(Walter-Klingenbeck-Weg),筆者自攝。

這位青年名叫瓦特.科林恩貝克(Walter Klingenbeck,1924-1943),他出生於 1924 年的慕尼黑阿瑪利恩路(Amalienstraße[1])上的一戶虔誠天主教家庭。年幼時的他加入聖路德維希教會(Pfarrgemeinde Sankt Ludwig)的少年合唱團,為教會唱歌,也在合唱團裡結識許多童年玩伴。這個再平凡不過的小男孩,當時不會想到自己的生命,將會隨著歷史潮流的脈動而產生劇烈的震盪。

瓦特.科林恩貝克(Walter Klingenbeck,1924-1943),圖片來源:https://goo.gl/2oeH6Y/ (2017.7.29)

1933 年,希特勒納粹政權正式上台,瓦特平凡的生活也自此陷入黑暗。1936 年納粹政權下令將原本隸屬於教會的合唱團改制成「希特勒青年團(Hitlerjugend)[2]」,讓他熱衷參與的生活重心一夕之間全變了調。

獨裁政權強勢執行其社會改造政策──尤其是青年「洗腦」政策;整個德國社會不但被迫噤聲,甚至在黨國一體化政策的強力貫徹下,家中長輩甚至半推半就地讓自己的孩子加入獨裁政權一手打造的「娃娃兵團」。

眼見自己熱愛的團體被解散,生活重心又被國家暴力赤裸裸地霸凌,憤恨不平的瓦特開始思考走上一條叛逆道路,決心盡自己身為公民的義務,不僅要反抗不公不義的暴政,更要向麻木的德國社會發出抗議之聲。

瓦特曾經度過他快樂童年的聖路德維希教會(Pfarrgemeinde Sankt Ludwig),原本隸屬於教會的合唱團改制成「希特勒青年團」。(Source:Wikimedia

1941 年,17 歲的瓦特在慕尼黑的一家機械公司擔任技工學徒,一邊學習機械相關知識,同時憑藉自己的專業技能組裝收音機,利用調頻轉發外國電台頻道。在那裡,他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常常聚在一起收聽外國電台,並思考如何以實際行動衝撞不義的納粹國家體制。

叛逆青年瓦特在收聽 BBC 時,得知盟軍鼓勵德國本地的反抗者在德國街頭塗上象徵同盟國勝利的「V」字,藉以打擊德軍士氣,因此他也不怕死地與幾個朋友上街塗鴉。

象徵同盟國勝利的「V」字,圖片來源:https://goo.gl/GQVl7w(2017.7.29)

除此之外,他還自組放送器轉發外國電台的放送訊號,希望喚醒陷入對戰爭恐慌和對獨裁政權麻痺的德國人。瓦特與他的朋友們衝撞體制、挑戰權威,透過自己的興趣和技能,在社會一隅奮力盡著自己所認知的公民義務。可以想像,他們在行動時必定面對著擔憂被逮捕的恐懼,但又會對自己的小小成果感到驕傲吧!這樣的矛盾情緒,伴隨著瓦特度過一段年輕的日子。

然而,隔年的一月,瓦特與他的朋友們被逮捕了。

三個 18 歲上下的年輕小夥子迅速被移送人民法院(Volksgerichtshof)受審,以「通敵罪」及「意圖叛國罪」起訴,並遭求處死刑。[3]由於三人年紀還小,依法不能處以極刑,因此他們懷抱著一絲希望,提出了減刑請願申請,力求免於一死。三人中有兩人免於一死,但幸運之神並沒有眷顧在瓦特身上,被認定為「首謀」的瓦特申請的減刑遭到駁回,在被羈押了 11 個月後,最終仍被送上斷頭台。

在瓦特和他的反抗同志們的死刑判決書,第一頁便大大地寫上了「以德意志人民之名」(Im Namen des Deutschen Volkes),以此作為宣判死刑的正當性。在這裡值得思考,我們還希望一個恣意以國家或人民之名,就可以輕易剝奪個人性命的國家嗎?判決書全文:https://goo.gl/AxAhPm (2017.7.29)

1943 年 8 月 5 日,臨刑前的瓦特寫了一封訣別信給幸運逃過一死的同伴:

「親愛的 Jonny,我剛剛得知你被減刑的消息了,恭喜你!不過我的減刑請願被駁回了,因此就到此為止吧。不要太過悲傷,你撐過去了,我們的努力已經很值得了。我剛剛做完聖禮,現在已經做好準備。如果你想為我做些什麼的話,就以主禱文禱告吧。永別了。瓦特。」[4]

這封信完成後,重達 15 公斤的刀片垂直落下,斬斷了這個叛逆青年勇敢追逐理想的道路,他的生命也永遠凝結在 19 歲這個本該青春洋溢的美好歲數。

在獨裁政權垮台後的好幾十年後,人們開始強迫自己回想起那段晦暗的過去,有意識地思考:「我們希望未來是一個怎樣的社會?」或許是一個人人都可以大方做自己、在思想與行動上,都不會遭受國家暴力蠻橫霸凌的社會;又或許是一個讓年輕人可以懂得獨立思考、拒絕接受任何權威、以行動追求公平正義,而不會遭受生命威脅或輕視的社會。

於是,他們誠實地面對歷史,發現在那個晦暗動盪的時代裡,曾經有一個不願向主流社會低頭,為了自己的良知負責,並努力將思考付諸實踐的叛逆小夥子,卻在他 19 歲那年被國家謀殺。

這個真真切切在歷史上成長、掙扎,並努力往美好未來前進的年輕人,正是在人性被扭曲,尊嚴被暴政踐踏的時代裡,為人們指出價值的先驅者。

巴伐利亞邦政府在 1998 年將聖路德維希教堂旁的一條小徑,以這個叛逆青年之名命名為「瓦特.科林恩貝克路」,一方面是出於對這短暫生命的愧疚與歉意,另一方面則是讓瓦特展現出的人性和道德勇氣繼續存在於日常生活周圍,也存在於我們的記憶裡。

路牌下的小告示牌,介紹瓦特的生平,筆者自攝。

他的犧牲對今天的我們有什麼意義嗎?如果我們選擇遺忘、忽視,或是用一種現實主義的口吻,透過對比在獨裁政權下犧牲的人數來合理化他的犧牲,他就不過是個被簡化為的冰冷數字。

然而,當一些德國人選擇記憶與紀念,透過不斷的書寫讓瓦特的犧牲反覆出現在每個世代人的記憶中。瓦特的生命也就從一個虛無飄渺的數字,轉化成無所不在的生命價值。

或許會有人說,街道命名或是立紀念碑(像)是過去威權政府的造神手段,但我們不應該因此徹底否認這種「抗拒失憶」的方法。要讓遠去的年輕生命繼續存在下去,仍必須不斷地和歷史對話、自我反省,進而實踐在行動上,我們才可能真的了解犧牲的「意義」何在。

慕尼黑這一條屬於叛逆青年的道路,值得我們好好思考,面對自己不堪的過去,我們應該要如何提起勇氣面對、認錯、反省,並攜手打造一個尊重人性、開放自由的社會。[5]

—寫在林冠華先生逝世兩週年之際

[1] Amalienstraße位於慕尼黑大學主建築的後面,距離「瓦特‧科林恩貝克路」並不遠。

[2] 「希特勒青年團」(Hitlerjugend)是納粹政權之下唯一合法的義務性準軍事青少年社團,主要由10-18歲的成員所組成,青年團除了舉辦一些活動外,隨著戰爭的發展,成員們也都必須接受國家的徵召從事一些後勤、補給的工作,在戰爭的晚期,這些青少年甚至必須要上戰場「保衛政權」。參見: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2017.7.28)

[3] 在瓦特與他的朋友的死刑判決書上,判死的罪名是:叛國通敵(landesverräterische Feindbegünstigung)、意圖顛覆國家(Vorbereitung zum Hochverrat)以及非法撥放電台訊號(Schwarzsenden)。見死刑判決全文(2017.7.29)

[4] 內文為筆者自譯,原文如下:„Lieber Jonny. Vorhin habe ich von Deiner Begnadigung erfahren. Gratuliere! Mein Gesuch ist allerdings abgelehnt. Ergo geht’s dahin. Nimm‛s net tragisch. Du bist ja durch. Das ist schon viel wert. Ich habe soeben die Sakramente empfangen und bin jetzt ganz gefasst. Wenn Du etwas für mich tun willst, bete ein paar Vaterunser. Leb wohl. Walter“ 摘自慕尼黑納粹檔案中心(NS-Dokumentationszentrum München),條目Walter Klingenbeck。 

[5] 除了Walter-Klingenbeck-Weg外,慕尼黑還有一間「實科中學(Realschule)」是以 Walter Klingenbeck 命名。在學校介紹 Walter Klingenbeck 的網頁上以這句話作結:「Walter Klingenbeck 是一個堅持將自己的知識與良知貢獻給正義的事情上的人。他激勵了其他人,也為他自己的作為結果負責。」“Walter Klingenbeck war ein junger Mensch, der sein Wissen und sein Gewissen für eine gerechte Sache einsetzte. Er inspirierte andere und stand zu den Folgen seiner Taten.“摘錄自Walter-Klingenbeck-Realschule Taufkirche網站(2017.7.29)

參考書目:

  1. Baumgärtner, Ulrich: Deutscher Widerstand in der NS-Zeit, Braunschweig 2016
  2. Bäumler, Klaus: Walter Klingenbeck : zum 60. Todestag ; 5. August 1943 – 5. August 2003, München 2003.
  3. Zarusky, Jürgen: Walter Klingenbeck : 30. März 1924 … 5. August 1943 ; Dokumentation zur Einweihung des “Walter-Klingenbeck-Wegs” in der Maxvorstadt am 24. Januar 1998, München 1998.
  4. http://www.walter-klingenbeck-realschule.de/walter-klingenbeck.html
  5. http://www.gdw-berlin.de/vertiefung/biografien/personenverzeichnis/biografie/view-bio/walter-klingenbeck/?no_cache=1
  6. http://www.was-konnten-sie-tun.de/themen/th/informieren/
  7. https://www.ns-dokuzentrum-muenchen.de/dauerausstellung/muenchner-biographien/detail/?tx_ttnews%5Btt_news%5D=22&cHash=5235d1068a857060ba7a474c7c6638cb
  8. https://www.dhm.de/lemo/kapitel/ns-regime/ns-organisationen/hitler-jugend.html
  9. http://www.tagesspiegel.de/weltspiegel/ueberraschender-fund-guillotine-der-geschwister-scholl-im-museum-entdeckt/9317914.html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