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男輩出的魏晉時期,美男子的標準是什麼?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作者:賴慶芳

魏晉有不少著名美男子,筆者據《三國志》及《晉書》所載,粗略統計得魏晉時期美男子三十七人,同時期屬別朝別國的則有十人(見本章末附錄),共計四十七人。

眾多美男子之中,韓壽及潘岳可謂箇中表表者,但史籍同樣少有仔細描述他們的外表面容。究竟魏晉的美男子長得怎樣?作為魏晉美男子,必須具備什麼樣的條件?以下就《三國志》《晉書》、《世說新語》等相關的文字記錄,窺探美男子具有的外在條件。

外形身高──慕容廆、嵇康、張光、李雄

魏晉時期出現很多著名的美男子,其中尤以潘岳最為人熟悉。因其字「安仁」,故世人以「潘安」稱之,後世更以「潘安」代稱美男子。

然而,魏晉美男子的外形身高如何?對潘岳的外貌,《晉書》僅云:「岳美姿儀」,寥寥數字形容他,無身高之記錄,亦沒有樣貌之描述。若非異常高大或矮小,史書多不記錄。

歷代史家甚少就男子的高度評定美醜,文學家則以「氣宇軒昂」形容男子氣度不凡。「氣宇軒昂」暗示男性精神飽滿、身段挺拔,非垂頭喪氣之貌。此四字詞尤見於宋朝以後的文學作品裏,專門形容美男子。

舊時文人又好用「玉樹臨風」描述男性。「玉樹」一詞的來源,正與魏晉的男子有關。《晉書》卷七十九云:

安嘗戒約子姪,因曰:「子弟亦何豫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諸人莫有言者。玄答曰:「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於庭階耳。」

謝安曾告誡約束其子侄說:子弟何以要參與人事,又想他們變得優秀?眾子弟沒有人回答。謝玄答:這就芝草蘭花玉樹,總想它們生於自己的庭院台階。

玉樹,將男性之美比喻為玉。「臨風」,即迎風或當風之意,「玉樹臨風」四字正好描述男子高大挺拔的身形,迎風而立。
玉樹,將男性之美比喻為玉。「臨風」,即迎風或當風之意,「玉樹臨風」四字正好描述男子高大挺拔的身形,迎風而立。

劉義慶《世說新語》亦有相近的記載。後世因此以「芝蘭玉樹」喻優秀子弟,以「玉樹」稱賞俊美出色的子弟。玉樹,將男性之美比喻為玉。「臨風」,即迎風或當風之意,「玉樹臨風」四字正好描述男子高大挺拔的身形,迎風而立。然而,美男子之身高一直未有確實之數字。

古人對高大的外形有崇敬之心。《說文解字》解析「美」字乃「從羊從大」。現代學者認為由文字可見中國古時已有以羊大為美——以大為美的審美觀點。古代以羊大為美,對高大的外形有崇敬之心。

史家似乎特別喜好記錄身形高大的男子,如《三國志》:「〔趙〕雲別傳曰:雲身長八尺,姿顏雄偉。」東漢時期,一尺等同今之 23.75 厘米,漢末三國及晉朝,一尺則等於今之 24.2 厘米,故此,趙雲身高等同今之 1.94 米。

《晉書》亦好記錄男子之高大,如記載以孝義聞名的文士王裒(?-311)云:

王裒身長八尺四寸,容貌絕異,音聲清亮。

以晉代一尺等於今之 24.2 厘米計算,八尺四寸即今之 2.03 米,可見王裒身形高大魁梧,容貌獨特不凡。高大的外形,殊異的外貌,配以高尚的情操,令王裒百世流芳。然而,王裒是否美男子則不可得知,史書云其容貌奇特而已。

王裒以外,與東晉同期的前燕慕容廆(269-333)亦乃高大的男子,且長得俊俏。〈慕容廆傳〉云:

慕容廆幼而魁岸,美姿貌,身長八尺,雄傑有大度。

八尺的身高,等同今之 1.936 米,可謂「玉樹臨風」。另外,西晉都尉張光身長八尺,即約今之 1.94 米;十六國的李雄身長八尺三寸,即今之 2.03 米。史家傾向記錄人物高大之身形,如劉義慶記述美男子嵇康之身高云:

嵇康身長七尺八,風姿特秀。

嵇康身高等同今之 1.887 米,是身材高大的男子。美男子慕容廆、嵇康、張光、李雄身高皆由 1.89 至 2.03 米,皆可謂「玉樹臨風」。魏晉時期,則以「魁岸」形容高大的男子。

史家似乎特別喜好記錄身形高大的男子。或許會問高大是否美?從「羊大為美」的原意而論,美的定義確實有高、大的成份。那麼,男性怎樣才算高大?在魏晉時代,七尺八寸已算是高大的身段。
史家似乎特別喜好記錄身形高大的男子。或許會問高大是否美?從「羊大為美」的原意而論,美的定義確實有高、大的成份。那麼,男性怎樣才算高大?在魏晉時代,七尺八寸(約 189 公分)已算是高大的身段。

大凡美男子,最好能予人高大威猛、風姿秀美之感,如裴楷(字叔則,約240-299在世)之玉樹臨風。《晉書》云:

裴楷容儀俊爽……時人謂之「玉人」,又稱「見如近玉山,映照人也。」

史家以「玉」形容裴楷,表示其俊美如玉;以「山」摹狀裴楷,暗指其高大英偉,暗合以「大」為美之審美標準。高大的男子確予人一種軒昂挺拔、雄偉傲岸之感;故魁梧之身,似乎成為魏晉美男子的審美標準之一。

或許會問高大是否美?從「羊大為美」的原意而論,美的定義確實有高、大的成份。

那麼,男性怎樣才算高大?在魏晉時代,七尺八寸已算是高大的身段。在現代的社會,此高度對中國男子而言亦算高大。在眾多現代公認的俊美男子之中,據聞影星劉德華的身高是 1.74 米,而黃曉明則是 1.8 米。

高大的外形重要嗎?

現代的影視紅星裏,長得俊俏而身型矮小的大有人在,為了讓自己看起來高大一點,會訂製及穿着鞋跟較高的鞋屣。由此觀之,現代男性對高度確實頗重視。

北京大學一位教授夫人向筆者推薦內地著名相親節目《非誠勿擾》,筆者十分留意男女的擇偶條件,以審視男女的審美觀點。結果發現來相親的男子,若長得矮小,在場廿四名女子很快將「心意燈」滅了。看到如斯情況的男觀眾,難免相信女性的選擇對象,亦以高大為要旨。

皮膚白──何進、王衍、夏侯湛

古代美女以白為美,美男子亦然,以白皮膚為美。魏晉美男子的條件,亦以皮膚白光滑,予人潔白光明之感為上乘。

此以白為美的審美觀,早在先秦時代已形成。莊子所論的藐姑射神人,綽約美麗,具冰肌雪膚,亦成為千古以來對美人的審視標準。有譯者視莊子所描寫的神人為男子。不論莊子所述的神人是男是女,其審美標準皆是冰雪肌膚,即是俊男美女,在古代皆以白為美。

男子以白為美,早見於漢代。漢哀帝(前 27-前 1)在宮殿看中美男子董賢(前 22-前 1),皆因他美麗白。《藝文類聚》云:

賢傳漏在殿下,為人美麗白,哀帝望見,悅其儀貌。

董賢因皮膚白,故得漢哀帝的注目,繼而獲得寵幸,出現斷袖之癖的故事:「〔皇〕上欲起,〔董〕賢未覺,不欲動賢,乃斷袖而起。其恩愛至此。」漢哀帝寧可割斷衣袖,也不想驚醒董賢。董賢的妻子因他受寵而得遷入宮殿,其妹獲封昭儀,爵位僅次於皇后。以白為美,從先秦開始一直至兩漢亦不衰。

以白為美,從先秦開始一直至兩漢亦不衰。董賢因皮膚白,故得漢哀帝的注目,繼而獲得寵幸,出現斷袖之癖的故事。
以白為美,從先秦開始一直至兩漢亦不衰。董賢因皮膚白,故得漢哀帝的注目,繼而獲得寵幸,出現斷袖之癖的故事。

魏晉時期的著名美男子,其共同特點可謂乃皮膚白。魏國大將軍何進(?-189)之孫何晏(字平叔,195-246)長得俊美而面白,魏明帝(曹叡,206-239)一度懷疑他塗粉。《世說新語》云:

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

連魏明帝(206-239)亦懷疑何晏潔白的面容非真實之肌膚,乃塗粉所致,可想而知何晏之雪白程度。魏明帝刻意請何晏吃熱湯餅,令他熱得出汗,要以衣袖擦拭,結果卻顯得更潔白俊美。

晉代男子亦以擁有白的皮膚為美,如王衍(三世紀)、裴楷、潘岳、夏侯湛(243-291)等皆以白膚色聞名,仿如無瑕之潔白美玉。《世說新語》曾記錄美男子王衍的白淨,指出容貌俊俏的他,雙手與白玉柄塵尾色澤相同:

王夷甫王衍容貌整麗,妙談玄,恆捉玉柄麈尾,與手都無分別。

裴楷有俊美的容儀,不論穿冠服或粗服亂頭,外表皆好看,故當時人以「玉人」稱之。《世說新語》云:

裴令公有儁容儀,脫冠冕,麤服,亂頭皆好;時人以為「玉人」。見者曰:「見裴叔則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裴楷之美,不論衣飾如何粗糙,有沒有戴冠帽,頭髻如何凌亂未整,同樣俊俏好看。他俊俏如玉,「光映照人」。究竟「光映照人」是指怎樣的膚色?明顯是指雪白得明亮照人的膚色。

又如潘岳及夏侯湛兩大美男子,因天生俊美,兩人同行時被人譽為「連璧」,皆因兩人白光滑的膚色,仿似無瑕之白璧。劉義慶云:潘岳、夏侯湛皆有俊美容貌,喜歡同行,時人稱他們做「連璧」。《晉書》亦有相類的記載:

夏侯湛美容觀,與潘岳友善,每行止同輿接茵,京都謂之「連璧」。

潘岳及夏侯湛是要好的朋友,時常出入同車馬坐同席,仿如一雙璧玉。「璧玉」一般指乳白色的玉,非青綠色的翡翠。以「璧玉」形容美男子,意謂他們給人潔白光亮的感覺。潘岳與夏侯湛擁有白淨的膚色,予人白璧無瑕的感覺。

眼睛閃亮──杜弘治、裴楷

美男子的面容該如何?要具備什麼儀容條件才可稱作「美男子」?

除皮膚白淨以外,魏晉對美男子的基本要求乃臉部光滑如凝固的脂膏,眼睛明亮有神,予人美的感覺。一如王羲之(303-361)讚賞美男子杜弘治(疑乃杜乂,四世紀)云:

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

王羲之本身已是俊俏的男子,但他見杜弘治而驚為神仙,足見杜氏之美。

「凝脂」乃凝固之油脂,其色與璧玉之色相近,而玉與凝固的油脂皆平滑淨潔。「眼如點漆」暗示眼珠黑而亮,遠而能見;或眼白空間廣闊,黑白分明,清楚能見宛如在白絹上的一點漆墨般的眼珠。不論眼珠遠而能見,還是眼白較廣,雙目必須大而明亮才清楚顯見「點漆」。眼睛因大才易見黑白分明,清澈明亮,正合古代以「大」為美的審美標準。杜弘治臉孔滑溜如凝固的油脂,白淨滑溜,眼睛大而明亮,讓人感覺仿如遇見神仙。

古代對眼睛的重視,體現於歷史的記載。早於漢末魏初之時,曹操欲將愛女嫁給丁儀(字正禮,?—220)為妻。他問兒子曹丕的意見,曹丕因為丁儀乃弟弟曹植之謀士,刻意阻止。

他提出一個堂皇理由:「女人觀貌,而〔丁〕正禮目不便,誠恐愛女未必悅也。」(意思是:女人看人外貌,而丁儀眼睛不方便,我恐怕你的愛女未必歡喜。)結果,曹操將女兒轉嫁他人。丁儀之所以錯失娶曹操女兒成為魏王女婿的機會,原來因為眼睛問題。

他的眼睛有什麼問題?

《資治通鑑》寫得比較清楚:「〔曹〕操欲以女妻丁儀,〔曹〕丕以〔丁〕儀目眇,諫止之。」注解:「眇者,一目小。」原來,丁儀不是眼盲,只是有一眼睛細小而視力有問題。

後來,曹操與丁儀議論時政,發覺他確是優秀之士:「丁掾〔丁儀〕,好士也,即使其兩目盲,尚當與女,何況但眇?是吾兒誤我。」(意思是:丁副官是優秀的人,即使他兩目盲了,尚且應當給女兒作夫婿,何況只是眼睛細小。是我兒子誤導我!)可惜已無法挽回。男子的外觀,尤其眼睛,若說不重要,曹操也不會中計。

晉人對美男子裴楷雙目之描述,顯見電眼乃源於古時,非今之潮語。《世說新語》云:

裴令公裴楷有俊容姿,一旦有疾至困,惠帝使王夷甫王衍往看。裴方向壁臥,聞王使至,強回視之。王出,語人曰:「雙眸閃閃若岩下電,精神挺動,體中故小惡。」

裴楷抱病之時,向壁而臥,強行回望晉惠帝(259-307)派遣而來的使者王衍(256-311),王衍見他雙目依然閃閃發光,如岩石下之閃電,精神靈活,估計身體只是生小毛病。以現代語而言,「閃閃若岩下電」乃「閃閃發光如岩石下的閃電」之意,即乃廣東俗語所謂「會放電的眼睛」,簡稱「電眼」。

首位獲得康城影帝榮譽的華人——香港影星梁朝偉先生,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香港公認的美男子,一直獲得傳媒讚賞,云他擁有一雙會說話及演戲的「電眼」。

魏晉時期,人們視為俊美的男子,似乎皆具備白肌膚、閃亮雙目、凝脂臉頰。然而,史家對男性美髯鬚的記錄亦不少,可見其時的審美觀。

例如《三國志》記述管寧身高八尺,有美鬚眉;程昱身高八尺三寸,有美鬚髯;太史慈身高七尺七寸,亦有美鬚髯。又如《晉書》記述羊祜身高七尺三寸,有美鬚眉;王繇無身高記錄,但有美鬚髯;郗恢身高八尺,有美鬚髯——

管寧

字幼安,北海硃虛人也。長八尺,美鬚眉。

程昱

程昱字仲德,東郡東阿人也。長八尺三寸,美鬚髯。

太史慈

慈長七尺七寸,美鬚髯,猨臂善射,弦不虛發。

羊祜

博學能屬文,身長七尺三寸,美鬚眉,善談論。

王繇

美鬚髯,性剛毅,有威望,博學多才,事親孝,居喪盡禮。

郗恢

恢身長八尺,美鬢髯,孝武帝深器之,以為有籓伯之望。

由此看來,除了身段高大之外,有一撮秀美的鬢髯或胡鬚,可予人俊美的形象,甚至富有才能的觀感。例如身高八尺的郗恢,有秀美的鬚髯,晉武帝十分器重他,認為他有「籓伯之望」──即予人感覺有藩鎮一方、獨當一面的領導才能。

除了身段高大之外,有一撮秀美的鬢髯或胡鬚,可予人俊美的形象,甚至富有才能的觀感。
除了身段高大之外,有一撮秀美的鬢髯或胡鬚,可予人俊美的形象,甚至富有才能的觀感。

魏晉對髯鬢之審美,類同人們視女子有一頭秀密的長髮,予人漂亮美麗的感覺。《國語》高度讚美荀瑤(又稱智瑤,公元前 506-前 453年)云:「美鬚長大則賢,射御足力則賢,伎藝畢給則賢,巧文辯惠則賢,強毅果敢則賢。」

高度讚美荀瑤:秀美鬚髯長大而儀表堂堂,射箭騎馬等武藝超群又身體強壯,擅長文辭又能言善辯,而且堅強果斷又敢作敢為,所以認為他賢明過人。可見先秦時代對男性的審美觀,亦從外表開始,再推及才華及個性;外表的吸引除了容貌,亦始於長而好看的鬚鬢。

  1. 風度儀表──王羲之、衛玠

美男子的風度儀表如何?典籍僅有抽象的形容,如《世說新語》云:

時人目王右軍(王羲之):「飄如遊雲,矯若驚龍。」

「遊雲」「驚龍」乃抽象的比喻,暗示古人重視男性風度儀表之美。《漢語大詞典》解析兩詞為「浮動的雲」及「形容舉止飄逸灑脫」。浮雲飄渺不受羈絆,無拘無束,暗示男性的美在於瀟灑之舉止。龍乃歷代帝皇的象徵,矯健而具威嚴。似乎男性的儀表若如白雲般飄逸,如躍龍般矯健,已是有美男子風範。

男性的美除了外形的吸引,亦源於舉手投足的風度儀表。然而,有學者認為此句乃指王羲之的書法而言,非論其外表。為此,不可以此兩句作為對美男子的審美要求。

王羲之,〈遠宦帖〉。(Source: Flickr)
王羲之,〈遠宦帖〉。(Source: Flickr)

劉義慶說:驃騎將軍王武子(王濟)「儁爽有風姿」。「儁爽」乃指「才華出眾,性格豪爽」;「風姿」則指「風度儀態」。劉義慶明顯讚賞王武子個性豪邁,才華出眾,言行舉止風度翩翩,是富有魅力的美男子。

可是,王濟每次見到自己的外甥衛玠,會自慚形穢。劉義慶云:「〔王濟〕見〔衛〕玠輒嘆曰:『珠玉在側,覺我形穢。』」衛玠之風姿,連美男子王濟亦自愧不如。「珠玉在側」後來變成「珠玉在前」之典故。另外,《晉書》誇讚裴楷氣度高雅、脫俗不凡。可見魏晉的美男子,美在外表容貌並不足夠,風度儀表乃令人感覺俊美的重要元素。

美男子能吸引萬千婦女,受文士敬重,風度儀表是箇中源由之一,亦是構成俊美的要素。

後世文人評論美男子儀表,會用「瀟灑不凡」(不受世俗禮教拘束的氣質)、「風流倜儻」(灑脫放逸的氣質)、「器宇軒昂」(雄糾糾而自信的特質)、「風度翩翩」(優雅有禮的舉止)、「溫文爾雅」((斯文而談吐雅正)等等詞語,顯示文人抱持的審美標準。從常見評論美男子儀表的文詞,可見歷朝人們抱持的審美標準。

不可不提的是流露於外的儀表風度,是由內在修養及品德培育出來的,然而,士子要有瀟灑不凡的氣質,必須擁有不同凡響的哲學思想觀念。而超脫的哲學思想觀念,除了天生異稟的少數人外,大多由飽讀詩書典籍而來。

男性若要有雄糾糾的自信,一般會有異於常人的能耐,如學識或才華。士子若要有風度翩翩的優雅舉止,必須有學識修養,而學識修養是由書籍烘培出來的。至於溫文爾雅的談吐,不論男女,也是因為久浸於詩書史籍之中,用字遣詞才可斯文雅正。故此,男性儀表風度的吸引,最終或歸結於人的知識深淺豐薄。

本文摘自香港中華書局出版《千古美人物》:中國歷史上的俊男美女 中國歷史上的俊男美女封面完全 絕色美女俊男總能在歷史上佔有一席位, 因為君王或在上者的決策行事, 往往因他們的出現而改變。 本書從史料及文學作品中取材, 重現中國歷史上美女俊男的形象與事蹟, 以歷史研究角度, 深入分析各朝代對外在美和內在美的要求, 以及歷史美男女的心理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