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心病靠養動物?18世紀的療養院證明:有時候一個擁抱就能拯救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如果有一天你生了病去看醫生。醫生沒要你吃藥、沒有幫你排手術,反而給你一隻小貓小狗叫你跟他玩,你會不會覺得他是來亂的?

事實上,近半個世紀以來,「動物輔助治療」(Animal-assisted therapy,AAT)已經被證明有其療效。與動物互動過程中建立的信任感,可以幫助患者從治療中得到喘息和放鬆。抱抱毛茸茸的溫暖身軀,凝視關愛的眼眸,寵物能讓人重燃明天會更好的希望。但現在有個問題了: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開始把與動物相處視為一種真正的治療法?

這一切,都得感謝威廉・塔克以及許許多多的先驅者,多虧他們無懼眾人的嘲諷與訕笑,「動物輔助治療」才終於一步步的走到今日…..

說起威廉・塔克(William Tuke)應該大多數人都沒聽過,但他的確改變了世界的一部份,特別是在精神治療與動物輔助治療的方面。

他是英國一位虔誠的貴格會教徒(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是的那個大燕麥片的確就是一名貴格會成員創立的),這個教派最重要的教義是:每個人都具備「內在的光芒」。事情的發生起源於 1792 年,一位塔克的教友漢娜・米爾斯因為精神疾病被送進約克郡的看護所,但奇怪的是連續幾個星期過去了,院方始終不准任何人探視漢娜,過沒多久後,眾人接到了更令人震驚的消息:漢娜過世了!

好端端的治療怎麼會把人治死呢?威廉・塔克對漢娜的死極為震驚,但更令人吃驚的還在後頭。

在鍥而不捨的調查後,他發現當時治療精神疾病的方式極不人道。原來在當時,人們普遍認為精神病是一種惡魔附身,也正因為如此,看護所通常也會用一些極端的方式來驅逐惡靈、達到治療精神疾病的效果。比較普遍的作法有長時間的拘束療法、「水療」──用冷水和熱水對患者輪流猛澆,以求讓病患老實下來,甚至有些看護所會按照當時興盛的體液學說採用放血治療。總之,當時的看護所無所不用其極,讓精神病患者受盡肉體的折磨。

「考克斯搖擺」(Cox’s swing)是19世紀一種精神治療法:醫務人員將精神病患穿上束縛衣、然後瘋狂旋轉直到病患嘔吐、昏迷與休克。

發現自己的教友竟然就在骯髒及不人道的治療過程中過世,威廉・塔克在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心。他向自己的家人發誓,從此以後,沒有任何一個貴格會成員會被這樣對待。身為貴格會虔誠信徒的他始終堅信人們心中的「內在光芒」,相信一個人不管如何,這種存在於內心的光輝都不會消失。治療所要做的,就是要用一種溫和的方式,重新把人性的光明引發出來。

為了實行自己的理念,他花了整整四年的時間籌措資金,最後終於在 1796 年建造了「the Retreat」(直接翻譯叫「撤退」)。這所療養院是貴格會治療信念的具體實現:工作人員從不體罰病患,甚至不限制病人的行動。整個療程著重在鼓勵病人的自我控制,並在關愛中恢復病人的自尊。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整個療養院看起來跟當時的其他看護所完全不同。

整個設施沒有手銬、鐵鍊和各種強迫治療手段。病人在這裡可以穿自己的衣服、散步、從事手工藝、寫作和閱讀。然而,整個設施最引人注意的部分,則是附近廣大的花園和各種漫遊其中的小型動物。人們可以透過與動物的互動,來讓自己重新社會化。

而對於這樣一個「渡假村」,當時的人是怎麼看待的呢?

York Retreat在1769年的原始風貌

當然是嗤之以鼻了。威廉・塔克的做法遭到大眾的嘲笑,他說:「看起來,似乎所有人都在拋棄我。」而療養院的人數也證明這種作法在一剛開始並不被大眾接受:在1796年開設以後,原本威廉・塔克預計接納 30 名病患,結果只來了 3 個。

無論如何,威廉・塔克的兒孫繼續了他的志業。到了他的孫子山謬・塔克(Samuel Tuke)時,這種治療法終於得以普及,1813 年,他說服了一名醫生在書中記下療養院的治療法。他在書中詳細解釋了這種道德治療法能夠幫助病患恢復自尊、並促使他們進行自我控制。再加上貴格會許多成員的鼎力相助,到了 1860 年時,英格蘭的伯利恆醫院也開始在院中放養動物,病人的康復率有逐漸提升。

「the Retreat」奠定了這種治療法的基礎。但治療法的完善,還要等到整整一個半世紀後的 1960 年代,兒童心理學家坡里士・萊文森(Boris Levinson)才真正發表了「動物輔助治療」。他在治療一位飽受精神障礙折磨的孩童時,意外發現當他的寵物狗在身旁時,可以讓整個治療過程變得順暢許多。但是當他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時,他的下場就跟許多先驅者一樣:被同業大肆嘲笑,甚至還有人問他支付狗兒多少比例的治療費。

被當成笑柄的坡里士・萊文森非常沮喪,但是很快歷史便證明他的遠見:十年後,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開始第一個寵物輔助的治療計劃。大量扎實的數據證明動物可以減輕病人壓力、改善療效,還可以促進心理健康。1980 年代這類動物輔助治療案例不到 20 起,等到了 2000 年已經增加到一千多件。而治療範圍除了心理疾病以外,更擴大到復健等物理治療方面。

一名曾經接受動物治療法的患者,曾經這麼說:「我從騎馬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像是耐力、合作,以及與動物和諧共處。騎馬大大改善了我的身體狀況、它保持了我的靈活度,並增加肌肉功能。」靠著騎馬時的動作,她找回了自己的健康。這種復健法幫助患者重新熟悉自己的肌肉如何活動,並提升肌肉的控制與協調性。

多年來,人類文明在醫療方面大幅進展,但也許就是這類太過快速的進步讓人們忘記:自己真正需要的其實是什麼。人們不理解自己的靈魂、不理解能治癒自己的就只是一段簡單單純的關係,這是人的悲劇。所幸這許多被嘲笑的先驅者,動物輔助治療終於被視為一種真正的治療法,並且取得了今日這樣的成果。

*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

神奇海獅

神奇海獅先生,漢堡大學歷史碩士。
往研究之路狂奔十年之後,發覺自己的志向是天橋底下說書人;
研究的是共產黨、過的卻很資本主義;
擅長的是中世紀、卻離不開現代科技;
說嚮往自然、蚊子卻特別愛叮。
總之是一個,集各種矛盾衝突元素於一身
卻可以泰然與之共處的一個人。
神奇海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