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網路梗圖源頭的小探險── 「釘仔摃頭殼」的故事怎麼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我在史料中常會看到近代以降的歐洲人帶「鐵釘」(nail)給不同地方的原住民。因為在我的印象中,鐵釘是五金行賣的細細小小的東西,所以無法理解史料中為什麼常拿鐵釘來交易。直到看到這幅中世紀手稿的插畫,才知道古時的鐵釘原來滿大根的,可以把人的頭刺穿。

但這張圖說的是什麼故事呢?雖然圖上似乎有標人名,但看不大懂。所以我改用 Google 以圖搜圖的功能,結果只找到一堆說中世紀手稿上的插畫多變態的內容農場,不然就是把這張圖當梗,看圖說故事的搞笑網站。

  • 「如果有人跟你說『地球是平的』,就該修好他的腦袋 」
  • 「這肯定就是你穿耳洞的方法。」
  • 「這天過得糟透了,路邊卻有個老兄叫你『要微笑』」
  • 「生動良好的家庭關係。」
  • 「只是件小小的家暴。」
  • 「家庭暴力的復仇。」

六張梗圖的圖說中,四個和女性處境有關,三個把背景設定在家裡,結果這張圖就被解讀成某種家庭暴力了。但真的是這樣嗎?

因為以圖搜圖只找到梗圖,那我只好用文字來問 Google 了,所以我就輸入「woman hit a spike into man’s head」,結果馬上就出來了。原來是《舊約聖經》裡頗有名的故事:雅億擊殺西西拉。原來的故事是這樣的:

西西拉逃到基尼人希百的妻子雅億的帳棚,因為夏瑣王耶賓和希百的家友好。雅億出來迎接西西拉,對他說:「閣下,請進我的帳棚,不要怕。」⋯⋯西西拉非常疲倦,就倒下睡著了。雅億拿了一把錘子和一個釘帳棚的木釘,悄悄地走到西西拉身邊,把木釘打進他的太陽穴,釘入地裏。西西拉死了。(士師記 4:17–21)

所以圖中的婦女根本不是男人的妻子,這怎麼會是家暴呢?明明是描述以色列婦女超強悍,直接把逃跑路過的敵將討取了啊~~!至於在網路流傳的原圖,出自中世紀晚期的宗教故事書《人類解救之鏡》(Speculum Humanae Salvationis)第三十章的插圖原圖版本現由德國 Darmstadt 大學圖書館收藏,索書號 Hs 2505, fol. 57r,大約在公元 1360 年前後於德意志的科隆或西發利亞繪製。

剛好這一頁都是女人戰勝男人的故事。接在「雅億擊殺西西拉」下面的,是中亞遊牧民族 Massagetae 人的女王 Tomyris 率軍幹掉波斯帝國的居魯士二世,然後把他的腦袋砍下來的圖。

不過「雅億擊殺西西拉」的聖經故事畫中,最有名的可能是十七世紀義大利巴洛克時期女畫家 Artemisia Gentileschi 的作品。


Artemisia Gentileschi 年輕時曾被家庭教師強暴,這樣的痛苦經驗可能使她畫出一系列展現女性力量的畫作。看看圖上的雅億似乎帶有微笑,舉起鐵鎚,藏著怨念往渣男的腦袋摃落去,Nice Boat

但中世紀並不需要開好船來和諧。滿滿的「釘仔摃頭殼 」被傳抄、創作,拿來宣揚基督教的婦女風範,果然是個跟現在有點不一樣的世界。

支持簡宏逸的文章,請到:簡宏逸 FreeLeaf
城邦印書館出版之《台北亂走
時光流轉,還記得十年前的台北是什麼模樣嗎?
時間帶走了什麼?又留下了什麼?
在變與不變的光景中,這個城市也許超乎想像地耐人尋味。

我在美國留學期間,幾乎每年寒暑假都回台北。長則兩個月,短則兩星期的停留期間,我就像個外來的觀光客,每天帶著相機出門走走看看,原本熟悉的事物也因此而變得新奇。

當時亂走台北的隨筆,如今變成幫助記憶的歷史紀錄。好些景物已不復存在,只剩下過往的回憶在時間之河裡閃閃發光。

除了具體的事物,還記下一些1990年代學生生活的大小事,宛如時空膠囊一般被保存了下來,蘊藏著等待被重新記起的過去。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w
Avatar

簡 宏逸

外表是黃恐龍,內心是被飼養的家貓。不抓老鼠不吃魚,只會埋首做研究。念過語言學,研究過傳教士漢學、台灣地名、知識建構的歷史。目前正以貓的角度研究阿姆斯特丹運河旁的文抄公和東亞海域的唐人話。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