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戰一百週年,爆發地餘恨猶存

Print Friendly

百年前此時,第一次世界大戰揭幕。這場大戰是因 1914 年 6 月在塞拉耶佛市發生的暗殺案引起:一百年前,奧匈帝國的王儲斐迪南大公在塞拉耶佛被刺殺,歐洲因此陷入史上最血腥的衝突之中,世界的地圖也因此而重畫。

巴爾幹半島的人對於此一重大事件所帶來的結果,依然有相當深的歧見,今年六月,各族分別舉行自己的百年紀念儀式。

1914 年 6 月 28 日,在塞拉耶佛的一個街角,一位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舉槍射殺了奧國大公弗朗茨.斐迪南(Franz Ferdinand)以及公爵夫人,引發了連鎖效應,將歐洲的主要強權吸進前所未見的四年劇烈衝突之中。今年六月,當年參戰的仇敵多選擇於歐盟高峰會的舉行地點──比利時的伊珀爾(Ypres),低調舉行紀念儀式,此地也是德軍在 1915 年首度使用芥子毒氣的地點。

但是一百週年再度掀起巴爾幹半島各族群的歧見,使得各國的政府與領袖無法齊聚波士尼亞首都的刺殺地點。

波士尼亞的歷史學者、外交官索亞(Slobodan Soja)表示:「讓塞爾維亞、穆斯林、克羅埃西亞人在 6 月 28 日齊聚塞拉耶佛,是不可能的。」

此區各族人對於二十世紀的歷史詮釋有極大的歧見,一九九零年代南斯拉夫分裂時所爆發的戰爭,釋放出各民族數世紀以來的嫌隙與仇恨,所留下的傷痕到今依然未癒合。

最引起兩極看法的歷史人物,乃是當年刺殺斐迪南大公的刺客,十九歲的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加夫里洛.普林西普(Gavrilo Princip)。今日塞拉耶佛的穆斯林多認為普氏是個造成大災難的恐怖份子,但塞爾維亞族卻認為他是英雄,為了解放斯拉夫人免受奧匈帝國佔領者的宰制。

Gavrilo Princip. source: wikipedia,

波士尼亞的塞爾維亞族領袖,認為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被怪罪為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罪魁禍首,是極為不公平的事,因此拒絕參加6月28日塞拉耶佛的主要紀念儀式,而另外舉行自己的儀式。他們除了在塞拉耶佛東部為普林西普的兩米銅像揭幕外,還在波士尼亞東部與貝爾格勒分別舉行紀念儀式。

今年 6 月 28 日塞拉耶佛市的主要紀念活動,包括請來一度被巴爾幹半島所憎恨的前帝國首都的古典樂團──維也納愛樂──表演。

一直到波士尼亞戰爭為止,普林西普是塞拉耶佛市最自豪的人物──他 1920 年死於獄中,他的屍骨之後被挖起來,被帶回塞拉耶佛重葬,市政府還把一座橋以他的名字重新命名,並且立牌紀念。

但是在戰爭期間,包圍塞拉耶佛市的波士尼亞塞爾維亞族崇奉他為英雄,引起同市的穆斯林與克羅埃西亞族的反感。

一位穆斯林歷史學者坎伯洛維奇(Husnija Kamberovic)表示:「在炮轟塞拉耶佛市的軍隊之中,加林里洛.普林西普是個偶像級的人物。」

波士尼亞戰爭結束後,紀念他的牌子被拆掉,以他名字命名的橋又再度改名,回歸 1914 年以前的舊名字。

普林西普一百年前大膽的攻擊,把世界幾乎一半的人口捲入有史以來最慘烈的暴力循環之中。後世所稱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歷時五十二個月,造成一千萬人死亡,兩千萬人在戰場受傷、失去肢體,還有更多人因佔領、疾病、饑饉、種族清洗而失去性命。

世界四大帝國──俄羅斯、日爾曼、奧匈、奧圖曼土耳其──因此而土崩瓦解,世界地圖因此而重畫。歐洲的殘敗,代表歐洲的榮光將被新崛起的超級大強權──美利堅合眾國──所取代。

第一次世界大戰也煽動了二十世紀許多主義與意識形態的崛起,如反殖民主義、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與納綷主義。

http://www.telegraph.co.uk/history/world-war-one/10932487/Sarajevo-marks-100th-anniversary-of-Gavrilo-Princips-shot-which-started-First-World-War.html

原文刊於: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座標

觀念不只是認同表態,也是價值的確立,理性分析的抉擇:透過資訊瞭解世界,我們追尋觀念的理路,試圖描繪知性的座標。
觀念座標